好像这个主题已经不是第一次写了。
所以打算不怎么罗嗦,直接进入正题。

最近由于历史特殊时期,所以能看到微博和微信上有各种“有趣”的内容出现。
又由于我的朋友和同学比较传统,所以当公务员的不少,在国外的不少,各行各业的都有,于是这些“有趣”的东西出现的频率就特别高——话说,这么多成功人士里,怎么就没有最传统的成功人士出现呢——肉身移民海外,从此不管国内洪水滔天,这不是中华人民光荣传统么?
有一位朋友的说法很有意思。
他说,不听中央不听政府,就说明那些占中的已经不是中国人了。既然是外国人,那还踏入到中国的土地上,就是入侵。而面对入侵者,中国人应该团结起来,以下省略好莱坞动作片情景若干千字,大家可自由脑补。
我发现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我觉得,面对强拆的人我们也可以套用相同的逻辑——政府让你拆迁走人,你不拆迁,就是不听政府的话,所以你就不是中国人,所以你是入侵者,所以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所以啦啦啦。
我发现这套逻辑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可是,国家是什么呢?政府又是什么呢?

那位发明这套伟光正逻辑的同学是一名公务员,我想以他的申论功底,上述两个问题他绝对是可以提供伟光正的答案的,而且我看了答案以后肯定会再次感觉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中国人别的或许行也或许不行,但背诵并歌颂标准答案的功力大概在地球上能甩开第二名阿伏加德罗常数个数量级的。

可是,标准不就是用来打破的么?

国家,在我看来,是大宗资源范畴的集合。
一个国家需要人口,需要土地,需要社会经济文化历史,需要军事科研外交和政治,还需要一个政府,一套法律,以及一堆口号。
现代民族国家和过去的帝国在很大程度上对同一个“国家”单词有着不同的内涵定义,但大体来说,国家都可以认为是一大群人为了能生活下去而必须持有的若干类大宗资源的集合。
但这些都是表面上的东西。
就深层次来说,国家就是一个特定范畴的人群为了群体自身可以延续下去而必须依赖的资源的总和。
国家以人群的延续为基本目的,换言之,如果你一个个人不需要任何你自身以外的资源就能活下去的话,那你自己就是一个国家——但很可惜,这点实际上是没人可以做到的。
部落,邦联,帝国,共和国,这些形式上存在截然不同差异的组织形式,本质上都可以被归纳进“国家”的概念里,当然必须是广义甚至泛义上的“国家”,因为就现代定义来说,部落和国家不是一个层级的东西。但就它们的根本目的来说,却是共同的,剩下的差异也就是当人群的规模和所掌握的科技文化宗教和军事力量在什么程度的问题了。
如果说生物的根本目标为群体延续和个体延续的话,国家就是第一目标的体现——在《社会契约论》中,卢梭认为在这种生物第一性之上,人类以契约为根本建立了比生物性更高的国家的存在意义与形式,但这其实同时也等于说,如果没有了这第一性,那么国家什么都不是,因为根基已经没了。
于是,让我们记住,国家的根本任务是为了保证人群的延续——为了这个目的,国家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反过来说,如果国家的某个行为无法保证人群整体大多数的延续,那么这个所谓的“国家”就在渎职。

在以前的几篇文章里,我提到由于各种原因,当人群足够庞大的时候,要做到希腊或者罗马式的全民投票式的民主是不可能的,所以必然会出现权力的层级结构,因此要么是封建集权要么是郡县制集权要么是代议制民主,或者诸如此类的东西,总会出现——于是,在最大的范畴里,一定程度以上的人群就会自然演化出统治者和被统治者。而统治者就形成了政府,被统治者就成了民众。
政府和民众的关系与互动是多姿多彩的,但说到底,无论这个政府是被选举出来的,还是世袭来的,它都有一个内在属性——保持自身的延续。
任何一个由人群构成的集团都会渴望整个集团的利益不衰落甚至更上一层楼,不会有某个集团其存在的目的是希望看到自己逐渐被人瓦解。
所以,政府作为一个集团,本身就会渴望更多的权力与利益——就算你用再怎么伟光正的话来描述这事,这事都是必然存在的。没有一个政府的存在目标是设定为让自己倒台的。
可,你看,政府所代表的人群仅仅是国家所代表的人群的一个真子集,因此两者的利益诉求一般而言总是有偏差。
这在理论上就说明了一件事——整个国家当下最渴求的利益,和这个国家的政府当下最渴求的利益,一般而言总是有所偏差的,个别的时候甚至还是相互矛盾的。

所以,不听政府的,怎么就不是这个国家的人了?政府和国家本来就是两码事啊。

如果说国家是一辆车,那么民众就是乘客,政府就是司机。整辆车可能要开往的是人民广场,但司机个人想去的却是中山公园。那么,部分乘客说他们要去静安寺,这个时候到底是听司机的,还是看这辆车的路线安排呢?
更有意思的是,如果这辆车其实压根就没有路线图呢?别的乘客是随便司机带到哪都行,还是有自己想去的目的地呢?

如果真要较真起来的话,我们就会发现没有一个国家和政府是如其自身所宣称的那样的。
国家的形成和政府的形成,必然伴随着各种暴力与腐败——世界上不存在毫无腐败的政府,现在没有,未来也不可能有。
有人会说法律可以约束政府。
毕竟,在一个分权的国家里,政府不得干预立法,而法律可以规范政府行为,于是法律可以成为关押权力的牢笼。
但实际上在我看来这是不可能的。
这就好比皇帝给的免死金牌,它能免死的唯一理由,是皇帝把这句话当真了——换言之,皇帝如果当这块牌子是放屁,你要死就还是得死。
同样的,法律在人们想遵守,并有力量强制人们遵守的时候,是法律。如果政府不想遵守,也没有强制力量要求政府一定要遵守,那法律就是一纸空文。
而,国家概念里唯一的强制力量,军队,是在政府手里的——或者,特殊时期正好反过来,政府是在军队手里的,也或者两者是在某些个人手里的。
1993年,叶利钦炮轰议会大厦。
是真的开炮,不是口炮哦。
相对于有形的武力力量,法律这种抽象力量行之有效的唯一理由,是人们还打算相信法律。
或者说,因为法律还能作为挡箭牌。
如果法律不再能作为挡箭牌,那就只能呵呵了。
所以,你真的以为法律可以永远锁住政府么?
对政府来说,国家的一切都是其为了满足自身的延续与壮大而可以被使用的资源——包括民众在内。
从这点来看,政府和民众可以看作是两个不同物种,且这种共生关系大概更像是寄生关系。就好比人肠胃里的寄生虫。
民众为政府提供各种资源,包括自己,政府则提供了能让民众活得更好的许诺。
任何别的内容都不过是政府让自己看上去更伟光正的一些花招和手段罢了。

所以,你真的还认为不听政府是一件大事么?

现在的情况是,有一部分刚上车的乘客,觉得自己坐错车了。
而司机保持沉默,默默地继续开往中山公园。
原来上车的乘客自己也不自己自己要去哪,好像听说是要去人民广场,但你就是开到滴水湖他们也不介意。
他们反感的是,那些新上车的人真的很吵耶,不去静安寺又怎么了?滴水湖有什么不好?听司机的不就好了么?你们不听司机的就没资格上这辆车,我就是踢你下去也是应该的。
至于到了中山公园,司机会不会开着自己的奔驰走人留着他们在公交车里傻等?这个问题不重要,只要现在不惹司机就好了。

全剧终。

2014-10-04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