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8

中国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10月18日,在山东临沂监狱获妻子李文足探监。当局派出大批便衣维稳,并以高音喇叭阻挠媒体采访。李文足表示,王全璋的健康状况令人担忧。

多名人权活动人士透露,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儿在三位709律师妻子的陪同下,再次到山东临沂会见王全璋。而山东方面亦动用各种手段,在监狱内外维稳,并再次用流动的高音喇叭车和高压除尘车的噪音干扰记者采访,意图“灭声”。

据维权人士野靖环透露,周四(10月17日)下午,李文足在709妻子王峭岭丶袁珊珊和牛二敏的陪同下,带同儿子到山东临沂。周五上午10点开始会见,大约半个小时后结束。事后李文足试图前往监狱办公室就王全璋的保外就医问题进行交涉,但被监狱方面拒绝。

她表示,相比起前几次,这一次会见的暴力色彩有所减少,没有像前几次那样遭到官方暴力对待。

野靖环说:“王全璋的会见时间是不确定的。她们每次去,高音喇叭宣传车都会在现场,而且以前还停在她们身边。以前都是发生一些暴力,比如说打记者丶抢记者手机,还有抢王峭岭和袁珊珊她们的手机,把手机摔坏。很多男的大晴天的时候打着伞,阻挡她们和记者见面。还有像恶霸似的那种人,在她们身边拿大扫帚扫地,原来都是这样的,骚扰非常厉害。这次比较平静,但是呢,相当多的便衣在那个马路牙子上坐着。”

李文足:王全璋突然发胖

李文足则表示,这次会见发现王全璋皮肤黑了很多,并且迅速发胖。她担心,这是因为王全璋的身体出了问题,而突然发胖无论是因为身体浮肿,还是监狱方对他突击增肥,都让人担忧。

李文足说:“他的脸特别黑,黑得特别厉害。然后我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晒太阳黑的。我觉得这很不正常,因为一个人关在监狱里面,为什么会晒得那么黑?还有就是他那个身体呀,感觉就是比刚开始见面要胖了很多。然后我就担心他的身体,因为其它的那些被放回来的就是消瘦得很厉害嘛,他就是突然胖回来。我就担心,他不管是身体浮肿,还是暴饮暴食让他增加体重,都对身体伤害是很大的。还有一个身体状态的话,他比以前两次的焦躁和恐惧稍微有一点变化,就是平静一点。”

李文足还表示,尽管丈夫的精神状态比前几次看上去好了一点,在面对孩子时也有互动,但还是相当的平静。

李文足说:“今天我要求说,他们能不能把那个判决书给我。但是他说,这个判决书他们(当局)都收起来了,锁在柜子里面,说是只能等他出来之后再给他。孩子也见了,孩子给他朗诵了一首诗。我觉得对他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吧。”

曾被羁押人士:王全璋或出狱在即 狱方增肥掩盖虐待证据

而据曾有被羁押经历的人士透露,王全璋的身体突然发胖可能显示他的出狱日期已经不远,监狱方往往会突击对政治犯进行增肥,以显示所谓的“监狱的人道主义”,并掩盖虐待被囚人员的证据。但这种做法,本身对身体也会造成伤害。

临沂监狱方面则一直没有回应采访要求,该机构的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

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4年半的王全璋,是709事件中,唯一一位被秘密关押超过1000天,并禁止律师和家属会见的人权律师,他的命运也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他的妻子李文足在官方打压下,坚持抗争超过4年。

记者:黄小山 吕熙 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RFA

李文足第五次会见王全璋 官方疑对其催谷增肥疑掩饰酷刑证据

2019-10-18

709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周五(18日)再次赴山东临沂监狱会见王全璋,当局派出大量便衣在现场维稳,并用高音喇叭阻挠采访,而王全璋本人亦疑似在出狱前遭官方催谷增肥。(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据多位人权活动人士透露,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儿,在三位709律师妻子的陪同下,周五再次到山东临沂会见了王全璋。而山东方面亦动用了各种手段,在监狱内外实施维稳,并再次用流动的高音喇叭车和高压除尘车的噪音,干扰记者的采访。

据维权人士野靖环透露,周四(17日)下午,李文足在709姐妹王峭岭、原珊珊、刘二敏的陪同下,带著孩子前去临沂监狱。周五上午10点开始会见,大约半小时后结束。事后,李文足试图再前往监狱办公室交涉王全璋保外就医,但依然被监狱方拒绝。

相比前几次,这次会见的暴力色彩有所减少,没有像前几次那样遭官方的暴力对待。

野靖环说:王全璋的会见的时间是不确定的,她们每次去,高音喇叭宣传车都会在现场。而且,以前还停在她们身边。以前呢都是发生一些暴力,比如说,打记者,抢记者手机,还有抢王峭岭和袁珊珊她们的手机,把手机摔坏。很多男的,大晴天的时候打著伞,阻挡她们甚么和记者见面。还有像恶霸似的那种人,在她们身边拿大扫帚扫地,原来都是这样的,骚扰非常厉害。这次比较平静,但是呢,相当多的便衣,在那个马路牙子(行人路边)上坐著。

据李文足表示,她此次会见中发现王全璋黑了很多,并且迅速发胖。她担心这是王全璋的身体出了问题,并且,突然发胖,无论是因身体浮肿还是监狱方在对其突击增肥,都让人担忧。

李文足说:他的脸特别黑,黑得特别厉害,然后我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晒太阳黑的,我觉得这很不正常,因为一个人关在监狱里面,为甚么会晒得那么黑。还有就是他那个身体呀,感觉就是比刚开始见面要胖了很多,然后我就担心他的身体,因为其它的那些被放回来的就是消瘦得很厉害嘛,就是突然胖回来,我就担心他不管是身体浮肿还是暴饮暴食让他增加体重,都对身体伤害是很大的。还有一个身体状态的话,他比以前两次的焦躁和恐惧的话,稍微有一点变化,就是平静一点。

李文足还表示,尽管丈夫精神状态比前几次看上去好了一点,在面对孩子时的也有互动,但还是相当平静。

李文足说:今天我要求说,他们能不能把那个判决书给我,但是他说这个判决书他们都收起来了,锁在柜子里面,说是只能等他出来之后再给他。孩子也见了,孩子给他朗诵了一首诗,我觉得对他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吧。

而据曾有被羁押经历的人士透露,王全璋的身体突然发胖,可能是其出狱期已不远,监狱方往往会突击对政治犯进行增肥,以显示所谓的监狱的人道主义,并掩盖虐待被囚人员的证据。但这种做法本身对身体也会造成伤害。

但临沂监狱则一直没有回应采访请求,该机构的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

被判刑4年半的王全璋,是709事件中唯一一位被长期秘密关押达1000多天禁止律师和家属会见的人权律师,他的命运,也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其妻子李文足在严厉的打压下坚持抗争4年多。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