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犯出狱后人身自由受限 仍被剥夺各项公民权利

Share on Google+

2019年10月15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中国公民因维护公民权利、推进宪政民主被控罪入狱,出狱后仍受到严密监控、骚扰,因人身自由受限,严重影响了日常生活、正常工作及访友、就医等基本人权。

广东劳工维权人士孟晗因涉发布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信息,于8月30日傍晚被广州市南沙分局警察抄家带走后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37天后虽然从南沙区看守所获释,但却被禁止在网上发言、禁止与其他敏感人士来往,不能随便去某个地方,警方还要求用微信定位,随时汇报行踪。孟晗被羁押期间,其与父母一起租住的房屋曾被逼迁及断水断电数日。

四川“成都六四酒案”当事人符海陆,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五年,虽于2019年4月1日获释回家,但被强制带定位手表,不能自由离开当地旅行和会见朋友,近日租住的房屋遭到逼迁,一家人面临无处安身的困境。

据符海陆的妻子刘天艳介绍:因为工作需要,我们于今年7月7日在成都市宽窄巷子附近找到了一个居所,跟房东签定了一年的租房合同。可是不久房东就找上门说要解除租房合同关系,理由是黄瓦街派出所施压让其收回出租房。其后房东及黄瓦街派出所多次逼迫赶紧搬家。10月10日下午房东和黄瓦街派出所警察强行闯进我家强抢东西,并且把东西扔出门外。警察和房东态度强硬,逼我们必须搬家不可。

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自2019年2月28日获释后,从未获得过真正的自由,目前被软禁在河南信阳市的老家,受到24小时的监控,甚至连生病了都无法自主看医生。不仅如此,当局还在江天勇父母家、妹妹家还有他出门的必经之路上都装了监视器。

江天勇获释后被限制人身自由,剥夺了其正当的就医权利,自由迁徙的权利和自由出入境的权利。

中共十八大以来,当局调整了针对良心犯的迫害手段,狱中的良心犯普遍面临自主聘请律师难、律师会见难、狱中的真实现状无法传递给外界等困境。出狱后仍被禁言禁行,无法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阅读次数:1,16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