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Share on Google+

最近,中共中央公开举行了纪念前总书记胡耀邦的活动。这个活动突破了十五年来的禁锢,应予肯定。不过,这个“纪念”本身的问题却更多。

权力垄断导致历史舆论垄断

历史是过去发生的事实,是不可抹杀也无法改变的事实。可是,执政集团要垄断权力,就必然要垄断历史、垄断舆论。就胡耀邦的历史来说,一些不知情的人看来,曾庆红讲话对耀邦说了不少好听的话,在遣词造句方面也煞费苦心。但是,他却回避和掩盖了胡耀邦在改革开放中的许多先进思想和重大贡献。

回避和掩盖的方法有三种。第一种是不讲。例如:胡耀邦兼任中央宣传部部长时提出的“创作自由”和“学术民主”,废除书报和文艺作品的事 先审查制度,提倡“文责自负”;一九七九年上半年,反对取缔“民主墙”和逮捕魏京生等民主人士;一九七九年十月,发动“关于社会主义生产目的”的讨论被叫 停;一九八○年,提出国内生产总值年增百分之七和“以消费促进生产”的战略;一九八二年,在中共十二大政治报告中,提出民主建设和法制建设的新的要求;一 九八三年,提出“全面改革”的方针和“三个有利于”的标准;同年还抵制了“清除精神污染”;后来又消极抵制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大力提倡植树种草, 保护绿色植被,改善生态环境;正确解决西藏问题;保护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等等。

特别重要的是,不讲胡耀邦在一九八七年一月被邓小平以非法手段进行残酷斗争,并强迫他辞职下台。

第二种是抽象化。例如:曾庆红讲话虽然提到了胡耀邦主持制定了《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指导方针的决定》,但却不讲这个决定中创造性 的观点和决策。例如:“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定不移地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坚定不移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坚定不移地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并且使这几个方面互相 配合、协调发展。”“在人类历史上,在新兴资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反对封建专制的斗争中,形成民主和自由、平等、博爱的观念。是人类精神的一大解放。”“社会 主义法制,体现人民意志,保障人民的合法权利和利益,在公共生活中,要大力发扬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精神,尊重人、关心人,按照宪法的规定,实行创作自由、学 术自由、讨论自由、批评与反批评自由。”

第三种是篡改历史。例如:“胡耀邦同志担任主要领导职务期间,积极参与制定和贯彻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大决策和战 略部署”,这几句话是伪造历史。第一,胡耀邦担任主席和总书记期间,在中共的文件和新闻报道中,从未出现“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提法,直到江泽民执政期 间,邓小平才把自己封为“第二代领导核心”,把江泽民封为“第三代领导核心”。

对纪念胡耀邦实行垄断

现在的问题不在于中共现任领导人怎样评价胡耀邦,而在于中共中央还在垄断历史,垄断舆论:第一、把原定二千人参加的纪念会改为三百人的座谈 会;第二、不让最了解胡耀邦事迹的人参加座谈会;第三、座谈会变成了坐听会,除了曾庆红讲话以外,只让现任的中组部、中宣部、中央党校负责人和湖南省委书 记发言,不让其他人发言;第四、《炎黄春秋》二○○五年底十一期,发表了于光远、田纪云、李锐、任仲夷、杜润生、朱厚泽、阎明复等十余位耀邦生前最亲密的 朋友和助手怀念耀邦的谈话,却被国家文化部奉命查禁,尚未发出的五千册刊物被封存了;第五、中央和地方的传媒被迫保持沉默,有些只发新华社通稿,有些连通 稿都不发;第六、耀邦生前曾经主政并建立了丰功伟绩、被称为“胡青天”的陕西省,有几个学术团体准备开一个纪念耀邦的小型座谈会,在请示中共陕西省委时, 省委领导人说“这是个很敏感的问题”,结果,纪念会停开了;第七、公安、安全部门不许记者采访一些知情者,香港有线电视记者准备采访我时,在我家门前被安 全人员带走了,听说北京一些境外记者的采访,也没有一个成功的。

反对新“凡是”是当务之急

对毛泽东的“两个凡是”虽然早已打倒,但是近十五年来,江泽民等人又实行了对邓小平的新的“凡是”:凡是邓小平作出的决策,都要坚决拥护; 凡是邓小平犯下的错误和罪行,都不能加以纠正和平反。新的“凡是”,不仅阻碍着对胡耀邦、赵紫阳和“六四”的正确评价,而且阻碍着中国大陆政治改革的实 行。所以,现在反对新“凡是”已是当务之急。

《争鸣》2005年12月号

阅读次数:70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