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富起来的沿海地区,有一部分农民和城市贫民并不满足於拥有生存权,在专制腐败的国度里,在人格上政治上总觉得欠缺些什度,这就是小资产阶级对民主与人权的一种低层次的向往……

最近两年来,从华南地区偷渡至美,港、台、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的难民潮,一浪高过一浪。乘巴拿马货船东林号的华人就有五百三十多人,由於行驶在马绍尔群岛附近海域,机器发生故障,船上难民染病,不得不发出急救讯号,美国海岸防卫队前往搭救,才引起了各方的关注。

据二月十六日的一条法新社电讯,报道大陆非法移民抵达美国的,一九九一年多达八万八千人,本月十五日,新加坡将一百二十名中国非法移民交还中共,他们是乘台湾一艘货轮抵达新加坡的,十六日,泰国警方逮捕了六十八名大陆华人。

香港政府官员说:今年一月,遭扣押的大陆难民即达三千八百九十八人,而一九九一年遭警方逮捕的大陆难民为两万四千零八十七人;一九九二年又增至三万三千七百人。

这条电讯的标题是:“昔为越人今华人,亚太重掀出国潮。”

(刊於 九三年月十七日《世界日报》)

另据台湾内政部的统计:自一九八七年至九二年五年间,共查获大陆偷渡客二万一千四百七十六人:估计潜藏各地的亦超过两万人:内政部警政署处理大陆流民的三个中心和各地警局拘留所已人满为患?当局建议中共应透过管道有效防止偷渡走私,才是治本之道。

在越南十五年中连绵不绝的船民潮平息后,中国大陆的难民出国潮又步其後尘,接踵而至;这是中国人的耻辱,又是联合国难民专署面临的一大难题,也使美国以及中国近邻地区深感头痛的外来干扰问题,很有讽刺意味的是,曾经接纳数万名越南难民的中国,而今变成了大量输出难民的国家了。

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这一转变是如何发生的?

试将当年越南人的船民潮,与近年兴起的中国船民潮作一番比较:越南人外逃是由於连年战乱频仍,人民对战争消耗的不堪负担;死亡枕藉,他们是为了逃命和谋生,冒著生命危险,集体驾著渔舟逃往异邦。

中国特色的逃亡难民,大都来自广东、福建先富起来的地区,他们并非因战乱与贫困,而是被一种理想所躯策,其中有个体户小业主,炒股票的失败者等等,他们是在人蛇提供中型货船大规模地输出至大洋彼岸,每个难民上船前先得交付一万以上美元,抵达目的地后在限定的时日内再付另一半酬金,有的难民每人须付四~五万美元。“人蛇”者,即专门组织亚太地区非法移民的国际性黑社会团夥的牵线人。

根据台湾陆委会去年所作的问卷调查,调查逃亡至台湾的大陆难民的主要动机;百分之八十二点三认为台湾谋生容易,被人蛇讲得天花乱坠,发觉自己受骗上当者占百分之十四点四;认为台湾自由制度合理者占百分之三十点六,逃难者占百分之一点五。

从上述的调查统计里,可以看出百分之八十难民是到海外淘金的,付出三万以上美元不过是淘金的一笔投资。这一点大体上反映出广东、福建等地受改革开放之赐,已凑得出上万美元的小康水平,而这两省居民的祖先都有闯海外而发迹的传统,同时也显示着先富起来的沿海地区,有一部分农民和城市贫民并不满足於拥有生存权,在专制腐败的国度里,在人格上政治上总觉得欠缺些什么,这就是小资产阶级对民主与人权的一种低层次的向往。在上述统计里,认为台湾自由制度合理者占百分之三十点六,逃难者一点五是指政治上受迫害或政治犯思想犯受株连的家属等。这里所说的一部分农民和城市贫民对民主与人权有一种低层次的向往,实际就是这些人是用脚投了中共政权的反对票,如果不是“低层次”的,他们也许会加入反共的民主运动行列了。

一面是大陆的经济年增长达到两位数,一方面出逃的难民达二十万人;前面的两位数被国外的经济学家惊呼“好得很!”而后面的六位数被美国移民局和亚太邻邦惊呼为“糟得很!”这两种不相容的中国特色的社会现象如何统一起来呢?

只须揭示大陆的经济繁荣后面的若干真相,便能理解民不聊生才是大陆大量难民外流的本质,而市场经济繁荣只是它的表面现象。

试举几件事例:㈠在中国真正富起来的必须依靠海外关系或官僚关系,兼而有之则更加保险,而拉上官僚关系必须付出沉重的代价,许多衙门官僚分成和受礼等,无疑是一种超经济剥削;两脚向海外逃亡的是什么关系都没有的平民,而他们向往的是自己冒险到海外去开拓海外关系。㈡外间公布的经济踊跃投资的数据不可信,在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的一次讲话中,他不得不承认:去年一至十月,引进外资的合同金额是四百七十九亿美元,涉及两万三千五百余项,实际投资只有一百三十七亿元,成为协议的只有八千五百七十项。在中港,中澳(门)合资企业中,就有百分之二十八是大陆驻港机构的资金回流至国内,作为“假洋鬼子”与内地国营企业合作的。更加出奇的现象,一些部级省级机构和单位出钱给港商,然後由港商用这笔钱变为外商没资;更有甚者,用金钱贿赂工商行政部门和公安部门,搞中外合资假批文和公司执照。在广东、海南、深圳等地,查出这样的冒牌中外合资公司有二百三十多家。㈣西方国家市场经济正常的发展过程,农业生产转向现代化,大量农民离开土地,被城市工商业自然吸收,台湾二十多年来就经历了相似的过程,以致今日从事农业经济的人口只占百分之五,接近美国的水平。大陆发展市场经济,却使沿海十二个省的农村青壮年纷纷离开土地,涌向城市被吸收做临时工的为数不多,这样就有一千万以上的流民闯南迁北在经济开发区流动。(据一九八八年北京“社会科学”上的估计自一九九一年以后,这个数字更为膨胀了),近年来兴起的出国难民潮正是蜂涌而至的大量流民的一个支流,是它的一小部分。至於分析大量流民的出现,海内外已发表相当多的探讨文章,皆谈到这是由於新兴的工商业,大多是皮包公司和短期投资,大多为娱乐消费房地产,生产性投资偏枯,除建筑业吸收一部分农民外,它所需要的劳动力很少;另一个原因,农村青壮年没经过技术培训;农村的乡镇工业虽吸收了相当多的劳工,但它能吸收的大多是妇女,儿童。这就是所谓社会主义市场。

经济因受着戴有社会主义帽子的体制层层束缚,它不是正常的健康的发展,还带有毛时代的搞政洽运动的特征:另一条共识是:抑制中国人口的增长,指望用行政手段节约生育,事实证明并不能解决农村人口过剩的问题。中国的人口问题仍然是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与生产力脱节所致。

出国难民潮后面的上述两条根本性弊害如不能解决,今后若干年内的农民出国潮就很难煞得住,而且还会从沿海诸省蔓延到内地省分。对此输出难民的母国,政府只是袖手旁观,死活不管,乐得把国内的矛盾转嫁至国外,虽然他把“为人民服务”整天挂在嘴上。

诸君有所不知:最近二十年中,世界范围输出难民最多的都属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先后有:越南、东德,罗马尼亚、匈牙利,南斯拉夫、古巴,缅甸(它也是实行的社会主义)阿尔巴尼亚等国,后起之秀是中国与独立国协。

姓社的难民最向往的恰恰是姓资的发达国家和地区,如美、德、法、义、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香港、台湾、新加坡等。

想起毛泽东当年的两句名言:“东风压倒西风,资本主义一天天烂下去,社会主义一天天好起来。”从上述的对照里,这两句话正是时代的绝妙的讽刺!

《联合报》1993年3月23日;(《光华月刊》转载)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