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主义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糟粕之一。它反映在各个方面。经济上的平均主义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是清汤寡水的大锅饭和铁饭碗。对这种平均主义的批判已经够多了。其它方面的平均主义似乎未见提及。

比如,人才上的平均主义是不患愚而患不齐。新的优秀人才脱颖而出,常常遭到两种情况:一种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为优秀人才的继续发展,设置障碍、制造困难、甚至进行诽谤、攻击,把他们从大有作为的岗位上拉下来。另一种是:采用职称、职位齐步走的所谓“保持平衡”的办法,把人才同庸才拉平,把真正的专家、学者、作家、艺术家同炒作出来的半真半假的专家、学者、作家、艺术家拉平。现在,中国职称之滥世界罕见。许多有真才实学的人并不在乎那种不能反映实有水平的职称。

还有人格上的平均主义──不患恶而患不随大流。一些贪污腐化、专横霸道、狂嫖滥赌、为非作恶的人可能在一时一地“独领风骚”,控制舆论,使那些“众人皆浊我独清”、众人皆贪我独廉、众人皆昏昏我独昭昭的正面人物陷于孤立,以至某些单位、某些地方公开或不公开地出现笑廉不笑贪、笑贫不笑娼、笑有理想有道德、有公民意识的人而不笑拜金、媚俗、迷恋和滥用权力的人的歪风邪气。

以上这两种,可以归之于文化平均主义。其它方面也还有平均主义现象。

这种中国特有的平均主义,就是反对冒尖,反对在经济上冒尖,也反对在文化、学术、办事才能方面冒尖。一些嫉贤妒能之士恨不能调动起推土机、开山机、剪草机、挖树机把冒出地平线的一切尖子铲平,在落后面前人人平等、人人整齐划一。这是中国经济、科学、文化长期落后的原因之一,也是中国社会长期落后的原因之一。现在,经济上的平均主义被经济开放冲刷得差不多了,又出现了贫富差别过大的社会不公现象;而人才、人格方面的平均主义还相当严重,有待于加以克服。

民主论坛2000.11.21 c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