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10月21日-10月27日)

Share on Google+

2019年10月27日

编者:本周再有独立记者黄雪琴因参与、记录香港反送中运动被抄家并刑事拘留;另一位云南公民徐昆已被批准逮捕;还有上海网络活跃人士张展被失踪已逾40天,这一切表明当局并未停止对声援、支持香港反送中社会运动的公民的打压迫害。与此同时,持续了四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在本周末仍在香港继续示威抗议,抗议警察暴力。

本周广州维权人士梁颂基和张五洲被判刑;北京媒体人李新德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苏州维权人士陆国英出庭受审,抓捕、关押、判刑已经被越来越多地施加在一切反抗者的身上。在中共治下的这个国家,只有你还心存良知,只要你还会独立思考,只要你还有勇气向强权说不,那么总会有一个“罪名”在等着你,不知道会在哪一天,也不知道会因为哪件事,你就会失去自由!

一党一人领导一切的中国,哪里还能奢谈人权和法治!哪怕你只是一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百姓,只想过自己的小日子,噩梦也会随时闯进你的生活。本周正在发酵的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村3千余住户面临没有任何补偿和安置的强拆,这个在二十年前由村、镇、区三级政府签字同意并由国土局盖章的“违章建筑”,这个涉款达数十亿,这个曾被称为“示范村”作为样板的地方,很可能在一夕之间将化为废墟。于是,上千业主站出来维权到镇政府抗议,有的业主甚至留下“誓与房屋共存亡”的遗书。

人权不彰,谈何家园!不要以为人权侵害离你很遥远,也不要以为只要跪下来做臣民就可以平平安安。多少因家园被毁、土地被占、遭遇司法不公而走上信访之路的访民们,已经意识到了一党专制下任何人的权利都是没有保障的,不管你是一个普通的百姓,还是高高在上的掌权者!

该如何让社会变得公正,让政府受到监督,让司法不为一党一人服务,让世界人权宣言中载明的公民权利不再是一个梦想,只有拿起你手中的选票!而争取选票的过程,需要每一个人都付出切实的、持续的努力!

一、因发布香港反送中信息 云南公民徐昆遭逮捕 独立记者黄雪琴被刑拘。云南网络活跃人士徐昆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37天后,已经被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批捕,这是目前已知的因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而遭到逮捕的第一位公民;另外因在中国推动#Metoo运动而受到关注的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因撰写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文章于10月17日被广州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成为因支持香港反送中社会运动最新被抓捕的公民。

香港反送中爆发以来,大陆公民因支持香港已有数十人被行政拘留、刑事拘留或逮捕,中共在严控网络因言治罪的同时,更惧怕香港的社会民主运动会延烧至内地,从而引发反抗运动,因此大肆监控、威胁、传唤、抓捕传播、支持香港社会运动的各地公民。

二、上海网友张展失联超四十天或已被刑拘后批准逮捕。上海网络异议人士张展自2019年9月9日中午传出被上海警察扣押的消息后,外界至今无法与其取得联系,截止目前张展已失联超过四十天,很可能已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后批准逮捕。近几个月来张展在微信等平台大量转发香港抗议活动的视频图片和文字信息,还曾以行为艺术等方式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

张展失联超过四十余天仍毫无消息,很可能其家人受到了当局的威胁和欺骗。张展的遭遇并非个案,良心人士遭遇强迫失踪和抓捕后,律师如何才能及时、有效地介入案件,外界如何在第一时间了解信息并实施救援,是在打压日趋严酷的情势下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三、为阻外界关注黄琦 四川多名维权人士被威胁传唤。四川当局为了阻断外界关注黄琦,不仅非法限制其母亲蒲文清的人身自由及通讯自由,还对关注黄琦及其母亲的维权人士进行威胁、调查及传唤。本月中旬蒲文清前往四川省高院递交控诉材料时,武素云等成都维权人士试图将律师的委托书交给蒲文清签字时被监控的警察当场带走。另有陈明玉、胡贵琴、危文元等维权人士相继被警方传唤。

当局如此费尽心机阻断其母亲与外界联系,一方面在违法剥夺黄琦聘请律师及上诉的权利;另一方面是为了严防黄琦在狱中的真实情况被外界所知,鉴于刘晓波、杨天水、曹顺利等人都是在被羁押期间罹患不治之症而失去生命,外界有理由怀疑黄琦的健康及生命安危已经受到严重的威胁。

四、广州梁颂基与张五洲分别被判刑一年半及一年四个月。2019年10月25日广州维权人士梁颂基、张五洲被控“寻衅滋事罪”案宣判。梁颂基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张五洲被以“寻衅滋事”判处有期徒刑1年2个月、以“妨碍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两罪合并执行1年4个月有期徒刑。梁颂基和张五洲不服枉法宣判当庭表示上诉。

公民在有人受到人身侵害时勇敢地站出来制止、作证,本该受到赞赏,然而当警察打一位维权律师时,梁颂基、张五洲作为证人公开真相却成为“罪犯”。这一事件说明,当公权力没有监督和制约时,侵害的不仅是公民基本人权,更在公然践踏法律。

五、陈家鸿被控“煽颠罪”羁押半年后首获律师会见。广西维权律师陈家鸿因为言论于2019年4月29日被抄家刑事拘留至今6个月,近日终于首获律师会见,被羁押的陈家鸿律师坚称无罪,并坦言因为言论自由并不惧怕被判刑入狱。而另一位代理律师卢思位律师会见未被批准。陈家鸿律师的手书,成为当局抓捕的直接理由和罪证。

一份“清算邪恶官僚”的书法惹祸,陈家鸿律师因此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其辩护律师的受到威胁处罚、参与营救的公民王默被抓捕。一党之下,人民哪里有自由言说的权利?

六、艺术家追魂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退回补充侦查。长期居住在北京宋庄的艺术家追魂(实名刘进兴)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案,已经于10月18日被玄武区检察院退回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补充侦查,这是自2019年9月4日追魂寻衅滋事案进入审理起诉阶段后的第一次退回补充侦查。

敢于反抗的艺术家们,因参与公共事务、关注公民维权、追求宪政民主而获罪,不仅是艺术家,这也是每一个中国人所面对的命运,“寻衅滋事”的罪名,可以任意扣在所有不服从的公民身上。

七、中国舆论监督网创始人李新德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拘。10月23日,资深自媒体人、民间中国舆论监督网创始人李新德在北京被江苏省邳州警方带走后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另外他在安徽老家的儿子亦被警方带走。目前李新德被抓捕的具体原因不明。创办于2003年10月的《中国舆论监督网》,办公地点设立在北京,以披露官员贪污腐败、关注社会热点为主,网站自创办以来多次被封锁,李新德亦受到官方压力。

和其他维权网站不同的是,李新德创办的中国舆论监督网是一家自主营利的网站,在网络管控趋严、“媒体姓党”的天下,李新德被抓捕成为必然。

八、苏州维权人士陆国英 “寻衅滋事”案审理完毕。苏州大抓捕案中维权人士戈觉平的妻子陆国英,被控“寻衅滋事罪”案周五在法院审理完毕,将择日宣判。陆国英的丈夫是著名的维权人士戈觉平,戈觉平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关押逾两年,庭审后正在等侯宣判。

2016年“G20峰会”期间,苏州当局相继抓捕有十几位维权人士,戈觉平、陆国英夫妇也未能幸免。陆国英于2017年4月27日被取保候审后,因为她坚持为丈夫发声,对自己在被关押期间遭到的酷刑虐待提出控告,当局并未中止对她的指控。苏州大抓捕一案完全是当局借机打压民间社会的一个缩影。

九、刘萍、魏忠平刑满出狱 基本人权受关注。2019年10月27日新公民运动的主要参与者刘萍、魏忠平刑满出狱分别回到家中,与分别了6年半的亲人相拥而泣,被称为“新余三君子”的刘萍、魏忠平是新公民运动中获刑最重的两位公民。

近年来良心犯虽然走出监狱的大门,但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尤其是今年相继出狱的陈云飞、江天勇、唐荆陵、郭飞雄、董广平、周勇军等良心犯,其言论自由及人身自由仍受到种种限制。刘萍、魏忠平的朋友希望外界关注他们出狱后的生存状况,尤其是关注他们是否可以自由地出行会友,是否可以自主地选择工作地点, 是否可以不被检控地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等基本人权。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阅读次数:97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