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报》创刊号发出去不久,就收到山东“不结社”核心人物牟传珩先生的来函。牟先生除了给《议报》高度评价和期望外,还把他两年前完成的近三万字的大作“中华圆和宪政变革论”交给《议报》发表。这篇尚未公开发表的力作,对未来民主中国的宪政原则、政体与国体结构以及民主化的道路提出系统的构想,是作者和他周围的朋友近十年来在极端艰难的政治环境下,认真思考的思想结晶。虽然将圆工具和转动圆工具的发展归结为宪政民主发展的重要导因并以此划分后者的层次阶段缺少充实的哲学论述而显得有些牵强,但是,作者所提出的崇尚自然,以人为本,共同妥协,全民和解,民主无类,主权在民、大家都赢等“新文明圆和思想为价值”的原则以及由此引出的具体制度与社会建构设想,无一不是我们中国人在进行民主变革和宪政民主建设过程中必须认真思考的重要课题,其理论和实践价值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将这篇长文分八次连载,期望引起读者的热烈而深入的讨论。

在此,我禁不住要告诉读者朋友,牟传珩先生在两个星期前被捕,已被当局定性为“颠覆国家安全罪”。望读者朋友关注牟先生的命运。这样一位倡导圆和、全民和解的温和知识分子,竟遭到如此的残酷迫害,可见,阉割独立人格和独立思想的手在中国依然活跃而狠毒。今天当局的每一个类似的恶行都为全民和解制造了一份困难、都在宪政民主道路上设置了一个障碍。

还有一件事我也和读者朋友分享。最近,山东青岛三位青年学生控告教育部违宪,因为教育部长期在不同地区设定不同大学录取分数线,违反中国宪法所规定的教育机会平等的原则。我为他们的行动而欢呼。他们的行动给中国的宪政提出了开启思路的挑战,比如说,中国的违宪督察机制在哪里?如何运作?还有,它将刺激关心未来宪政结构的人们思考诸如公共教育与地方自治、联邦制的关系,中央及各级政府的纳税范围及相应的义务,公民的纳税义务与机会平等等重要问题。也许更重要的是,民众可以学习这三位山东学子的榜样,随时检视和自己的利益有关的政府机构有没有违法和违宪,并采取法律行动。无疑他们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甚至危险,自然也会触及到那些极不合理的宪法和法律条文,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在这个领域行动,修宪、制宪的话语和思想就会越来越有市场,最后形成潮流。当然,现在我们最应该做的是,关注这三位年轻人的命运,保卫他们的行动空间,创造走上和平宪政变革道路的新契机。

《议报》第4期 2001082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