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案秘审半年后无结果 其妻子再会见法国外长吁向中国施压

Share on Google+

2019-11-07

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因提出修宪建议遭报复,今年5月该案秘密开庭后迟迟未现结果。法院向余文生妻子许艳透露,本案依然在审理中。许艳继周一与欧盟、英德等多个驻华人权官员会面后,周三与到访北京的法国外长、法国驻华大使等再会面,请求西方各国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中国政府向家属交待案情及尽快履行法律程序。多位维权律师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文字狱冤案。(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据目前被羁押的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向本台透露,周三(11月6日),她与到访北京的让-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法国新任驻华大使罗梁(Laurent BILI)、法国驻华使馆人权官员等人会面。

今年1月,被羁押中的余文生获颁2018年度「法德人权法治奖」,该奖是德国和法国外交部于2016年联合设立的人权奖,旨在表彰全球范围内富有勇气的人权捍卫者。

许艳感谢法国外长将该奖授予余文生,并请求法国政府明确向中国政府提出:余文生案于今年5月被秘密开庭后,已经过去6个多月,属于超期羁押,应该立即作出判决。她明确要求,中国政府要尊重国际普世价值。

许艳说:昨天我见到了法国外交部长、法国大使、法国人权官员,介绍了余文生案件情况,我也提到了余文生律师是2018年「法德人权法治奖」的获得者,请法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能够尊重国际的普世价值。法国外交部长表示很关注。

本周一(11月4日),许艳与余文生的代理律师也会见了欧盟、德国、英国、加拿大、荷兰、瑞士驻华使馆人权官员。许艳介绍了10月31日她与代理律师们一起到徐州中级法院查询案件的情况,亦请求西方多国政府促中共当局履行法律程序,尽快公布余文生案的结果。

许艳向本台介绍,在她和律师早前多次查询无果后,10月31日徐州法院并未正式通知结果,但有工作人员透露本案依然在审理中。

许艳说:徐州中院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覆,但是有不同的人也会出来说几句话,他(们)说案件还在审理中,应该现在还没有判决,是被最高法延期还是甚麽?没有告诉。希望国际上能够要求中国政府、包括徐州中级法院,依法告诉家属余文生案的情况;如果还没有判决,立即要求他们给予判决。因为他被秘密开放已经六个月,已经属于超期羁押了。

709获释律师谢燕益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余文生案是一个典型的文字狱冤案,即便如此,当局还是不肯履行表面上的法律程序。

谢燕益说:余律师这个案子里面,(近)两年没有一个消息,不知当局是故意为之,还是有甚麽原因?余文生案本身是因言获罪,是文字狱;另外以一种人没有任何声息的这种审判方式,到现在不知他的死活。即使是以言治罪,也应该按照相关的程序。我们也知道最近这几年整个法制的倒退。

在709大抓捕事件中最早一批被捕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前行政助理、法学博士刘四新也就此接受了本台采访,他指出余文生于19届二中全会前被捕,到19届四中全会结束仍无进展,这是一起典型的打压公民宪法权利的案件,预计当局在不久的未来会采用「假期宣判」模式。

刘四新说:余文生律师公开发的呼吁、文字都纯属宪法的表达自由、言论自由的范畴,但在中国这个比较特殊的时期,官方肯定就要用刑法的手段来解决行使公民、尤其是律师的宪法表达权利这个问题,如果国际上继续帮助,肯定对解决他这个案子有很大帮助。按照以往的案例,很有可能在2020年元旦前后、农历春节期间应该会有结果。

余文生是北京人权律师,曾代理多起宗教迫害及其他人权案件;2014年因声援香港占领运动被拘近百天;709大抓捕之后,因代理王全璋案遭当局打压被注销律师执照。

2018年1月18日,余文生公开发表修宪建信,要求国家主席由差额选举产生,取消军委主席及军委制度等。第二天即遭国保抓捕并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2019年5月9日,余文生案被秘密开庭,至目前仍无结果。德国、欧盟、美国等西方国家在余文生被捕后多次向中国政府提出释放要求。

RFA

阅读次数:81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