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柏林墙垮、六四启示与中共百年老店的前景

Share on Google+

——柏林墙倒塌30周年社会探索笔录(二)

廖天琪与格哈德·威尔博士。图/潘永忠

柏林墙坍塌于1989年深秋,这一改变世界历史的事件的发生,有其必然性也有其偶然性。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个中原因极多。提到1989,中国人都心中隐隐作痛,因为北京春夏之交的和平示威活动原来以一种欢乐、激情出发,百万民众参与的大规模群体社会运动,竟然被中共政府暴力镇压,出动军警、坦克,血洗京城,三十年过去,许多具体细节至今被官方密封禁锢,世界无从了解到全面的真相。

笔者就柏林墙倒三十年之际,到柏林来跟几位德国专家谈论柏林墙事件当时发生的场景和前因后果,它跟数月前发生在北京的六四惨案有怎样蛛丝马迹的关联。接受采访之一的是位跨领域的学者,他的视野广阔,深谙东西文化之间的差异和雷同之处。

德国人不会忘却著名诗人、歌手沃尔夫·比尔曼,他是柏林墙倒塌的第一个裂缝。图/潘永忠

格哈德·威尔博士(Dr. Gerhard Will)是政治学和汉学研究科班出身,但是他后来转向于研究东南亚国家(比如ASEAN东南亚国家联盟),特别是越南的政经变化和社会转型。他在七十年代曾到中国留学,对于中国有深入的了解和感性的牵绊。1989年11月9日晚间,他在西柏林和一位东德友人一同从电视里听到柏林墙戏剧性倒塌的消息。在第一时间里,他还懵懵懂懂,但是东德朋友立即触电一般腾跳起来,拉着他冲到柏林墙边去。接下来他们就目击了欢庆的东西柏林民众,眼看着尴尬地站在墙边的边防警卫,他们都没有带武器,只是很僵硬而无作为地站在岗位上,任由人们围着他们跳舞欢呼。他也看到一位东德德高望重的作家兼文化官员斯特凡·海伊姆(Stefan Heiym,1913-2001),这位当时已经76岁的老人,老泪纵横地说,没有想到我还能活着看到这一天。

1989年11月9日,电视直播东德政府举行的新闻发表会,东德政府宣布了新的旅行法,发布会现场。图/潘永忠

为何二战后东欧建立起来的共产主义政权捷克、波兰、匈牙利,南斯拉夫、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波罗的海三小国都在这时如多米诺骨牌纷纷垮台,而苏联老大哥也早些年就开始了戈巴契夫的改革和开放政策,对这些变色的小兄弟国家都不横加干涉?回头看看1921年就建党的中国共产党,从窃国以来就犯罪累累,和平时期就让将近四千万中国人饿死、斗死、冤死,全是白白地丧命黄泉,这百年老店如今还成了经济大国,对外颐指气使,嚣张狂妄,对内则声色俱厉、镇压噤声,人民生活水准提高了,但是精神、思想和言论的自由被剥夺了。两相比较,真是令人不解,也令人感叹。威尔博士就这些问题谈了他的看法,虽然只涉及较小的领域,但是依然有令人借鉴和思考之处。

民报2019-11-22

阅读次数:1,14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