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晨:我诚恳向中国人民道一次歉

Share on Google+

我们中国人大多都是在被代表中长大的。

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就有人时常代表我发言,第一句话就是:“我代表全校师生……”。我当时听了或激动,或漠然,但从不认为这有何不妥。

进了工厂,穿上藏蓝的确良工装,成了“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中的一员,仍有人继续代表我:“我代表全厂职工……”。这时候我也认为理所当然。心里想:人家是领导嘛,领导不代表我,难道我还能代表领导?

在另一些更庄重更宏大的场合,更大的首长会用更高的嗓门向我们呼喊:“我代表全市人民……”,或者,“我代表全省人民……”,再或者,“我代表全国人民……”。由于这些代表我们的人离我们实在太遥远,况且他们压根就不认识我们,更不知道我们的真实想法,对他们的话,我就只有麻木的感觉。

就这样不断地被人代表着代表着,我一天天长大了——成青年了,成中年了,如今成了老家伙,且老气横秋了。

可是我现在知道,一个人想办一件事,由于自己抽不开身,或感觉自己力有不逮,需要别人代办,他就得找个“代理人”。这“代理人”其实就是“代表”。

比如张三有一块地产,他无暇经营,就找来李四代为管理,为明确相关权利义务,张三就写了一份委托书给李四,将代理事项及李四的权限写得清清楚楚毫不含糊。有了这个委托书,李四经营张三地产的行为就有了依凭,这个委托书,就是李四做代理人(代表)的凭证。

也就是说,要代表别人,得有人家的授权,得有被代表人的同意。没这个授权,没这个同意,强行代表别人在文明社会是很怣的一件事,而且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跌入强奸民意遗臭万年的深渊。

我下面说说我为什么要向中国人民道歉。

前一阵子,我忽然鬼迷心窍心血来潮,向那些在娘胎里就立志为人民服务,一出生就有代表他人的冲动的仁人志士学习了一把,在我一个网文的跟贴里,擅自代表了一次中国人民。

我把我那个跟贴引在下面,大家看一看:

“有人怕人民做选择,所以恐吓人民说:你们这样的素质,一定会选一个更坏的家伙统治你们。我斗胆在这里代表人民回答这种人:我们如果选出一个更混蛋的家伙统治我们,我们认命!”

现在不管我说的话是否有道理,也不管有多少人看了我代表人民的回答“拍手称快”、“举双手赞成”,我没征得13亿人民的同意就擅自代表人民,就是一个极为严重的错误。何况,不愿自己做自己命运的主人,不想认“这样的命”的人,又何其多呢。

我有什么资格代表别人、有什么资格代表“这样一些人”呢?

在这里,我诚恳的向中国人民道歉,尤其真诚真挚地向不想认“这样的命”的中国人道歉!

末了,放一段旧闻在下面——

延安有一幅老照片让人印象深刻:一张长桌上,放着8只碗,农民们争相向自己看好的候选人碗里扔黄豆,投上神圣的“一票”。从1937年5月至1946年3月,陕甘宁边区共进行了三次民主选举。边区人民以“一颗豆豆要顶一颗豆豆事哩”的严肃态度,选出自己信任的“官”和政府,领悟到“民主就是咱大家来当家”的真谛……正是通过这种普选、竞选和豆选等,根据地建立起了真正的民主政权。(摘自《陕甘宁边区的“投豆”选举》)

看了这段旧闻,我想弱弱的——不,我想大声的——问一句:指责中国人素质低,所以不适合民主选举的组织,当今中国人的素质,低到连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人都不如吗? 自你们执掌全国政权至今,全国大小媒体都掌握在你们手中,全国所有学校的教材都由你们审核编制,被你们殚精竭虑一丝不苟一刻也不松懈教化了大半个世纪的中国人,其素质竟然不如“解放前”,你们相信自己的鬼话吗?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9年11月26日

阅读次数:4,5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