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在广州,现在长沙工作,每次回家都是坐火车,不坐高铁,一来省钱,我宁愿把省下的钱捐出去,也不愿给铁道部;二来坐火车可以找机会跟车上的人聊天,高铁那环境不适合聊天。虽然我这人不善于跟陌生人搭讪,总觉得唐突地找人聊天不太好,但想点办法还是可以找到机会聊起来的。

今天在火车上,看见警察过来查身份证了,我就装睡,那警察叫我很久,还拍我肩膀,我不理他,照样装睡。叫了好一会没叫醒我,他只好先去查其他人。整趟列车查完了,他竟然还不放过我,又过来拍我。我觉得差不多了,估计这会儿周围人都在看着我们,于是我就“醒”了。那警察说拿身份证出来看看,我说先把你的证件拿出来看看。他说我这身警服、警号就是证件。我说这哪能算,这身衣服谁都可以穿,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警察。他说列车员、列车长都知道,我说他们知不知道是他们的事,按规定,警察执法首先要出示证件,何况,还必须是不少于两名警察,看来你根本就没学过《警察法》。他愣了一会儿,说:你意思是要我把他们都叫过来?我说那是你的事。他说好吧,你等着,就走了。旁边一个列车员说,他要查就给他看一下呗,还不是为了大家的安全。我说:执法者首先要遵守法律,任何理由都不能作为他不守法的幌子。何况进站时就查过了,还有什么好查的?我就不信查个身份证就能查出坏人来了。我就是要遏制他们胡乱执法的恶习。那列车员也悻悻地走开了。

我见大家都看着我,就拿出名片来,笑着说:“我不是什么坏人噢,给大家看看我的名片吧。”然后把名片发给周围的人。他们看了都投来敬佩的目光,有人还念出名片上的内容:“自由民主人士、高级工程师、诗人……了不起!”还有人问我“民主的三个基本条件”是什么意思,我就解释给他听。

坐我对面的一个老头特别感兴趣,一聊,原来他是个访民,正要去北京上访,因为他种的一大片果树被当地政府强行霸占了,打官司法院也不主持公道。我跟他说:你要上访我也不反对,但这是一条非常艰难又没什么希望的路,甚至还可能遭受更大的迫害,我跟他讲了唐慧的故事,还有其他很多访民的悲惨遭遇。我说,访民都是仍然相信共产党是好的,以为中央会替自己主持公道,这完全是错误的认识。接着就讲了共产党的欺骗本质,讲了专制制度的邪恶,讲了民主的好处,等等,基本上都是网上那些启蒙帖的内容,我也多次在火车上和其他场合跟人讲过。然后我又把《站在正义这一边》的歌曲视频放给大家看,那个老头看到视频中有举牌的照片,就说,我也要举牌,我现在举,你能帮我拍下来发到网上吗?我说可以啊,他就把他带来的一个写着字的编织袋拿出来,举在胸前,我给他拍了照。但是他那内容太多,字太小,我说要精简一点,他说他没什么文化亲戚又不敢帮他。

聊着聊着我就到站了。这趟旅行不寂寞。

2014年11月10日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