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会 2019-11-21

本文讲的是波斯立宪的故事。波斯就是今天的伊朗。波斯立宪运动发生在1905-1906年,这一年俄国也爆发了一场革命,波斯立宪运动多少受到了它的影响。

当时波斯的国王名叫穆扎法尔丁,民众对他有很多不满:人们认为国王奢侈浪费,总爱出国旅游;国王引进了从比利时来的官员,这些官员不仅征收关税,还傲慢自大,人们认为这些有特权的外国人正在剥削自己;国王的首席大臣阿博都·哈米德大维齐尔(也就是首相)也是个专横暴虐的人,人们认为他与比利时人和俄国人合作损害波斯的利益。

4月份的时候,国王去马什哈德朝圣,却从俄国的领土上走过,还有一名俄国官员陪同。波斯首都德黑兰有很多人对此感到不满,于是有许多商人隐居到了德黑兰附近的一所圣殿中(这所圣殿名叫沙阿阿博都阿齐姆),集市也关闭了五天。

后来,人们的不满越来越多。例如,马什哈德有一群毛拉(伊斯兰教师)和商人抗议地方长官的苛捐杂税,然后他们躲到伊玛目礼萨圣殿的圣地内去寻求避难。地方长官却命令士兵向人群开火,还对毛拉和商人们施以笞刑(抽打脚掌)。

结果,1905年12月,大量商人来到叫做沙阿清真寺的皇家清真寺寻求避难。随后许多大毛拉也加入了进来。沙阿清真寺的伊玛目(带领会众祈祷的人)朱马是国王的亲戚,阿博都·哈米德大维齐尔要求他驱散人群。朱马的拥护者用暴力把人们赶了出去之后,被赶走的毛拉和其他人离开了该市,到沙阿阿博都阿齐姆的圣殿去寻求避难(圣殿要比清真寺神圣得多)。这些人在圣殿里避难的时候,其他许多毛拉和学生们也加入了进来,其中包括波斯立宪运动的创始人之一谢赫·法兹卢拉。这次行动的目标是罢免大家不喜欢的大维齐尔阿博都·哈米德:这个目标得到了人们的广泛支持。

人们在圣殿里避难的时候,有三位名人(其中包括王储穆罕默德·阿里殿下)捐出了大笔金钱,用来给避难者购买食物和其他补给品。据报,王储还敦促大不里士的毛拉支持避难者。尽管阿博都·哈米德大维齐尔努力防止新的志愿者和供应抵达避难地,但是志愿者和供应还是来了。毛拉、神学生、店主和商人们都加入了避难的队伍。国王的威逼利诱都没能说服他们回到首都德黑兰,军队司令官巴哈杜尔·张亲王在三百名骑兵的陪同下亲自到访,也没能说服避难者们回来。

后来,国王给避难者们寄去了一封亲笔信,承诺把阿博都·哈米德大维齐尔免职;召开人们要求成立的正义院,正义院由教士、商人和地主选举出来的代表组成,由国王本人主持;废除不公正的法律,让所有波斯臣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这封亲笔信的复本在全国传开之后,避难者们隆重地返回德黑兰,运动的领袖们乘着皇家马车,受到了国王的接待,国王口头重申了他的承诺。不过,国王很快就企图曲解自己做出的让步;据说,国王并不打算让“正义院”成为立法会,只打算让它成为一个法院。

几个星期过去了,人们又有了新的不满,其中包括货币问题。1906年4月底,德黑兰的毛拉们向国王递交了一封请愿书,要求国王实施自己承诺的改革,用符合法律的方式行使行政权力。官方报纸发表了这封请愿书,但没有下文。波斯的局势持续恶化。街上到处都是密探和士兵。政府还宣布太阳落山三小时后实施宵禁。针对阿博都·哈米德大维齐尔的抗议更多了。伊斯兰教的领袖们发表各种反对专制暴政的布道。人们还组建了一个秘密社团。

就在这时,国王中风发作了。阿博都·哈米德大维齐尔决定趁这个机会实施镇压。大维齐尔听说有一位名叫赛义德·贾迈勒的宗教领袖在讲坛上谴责自己,他恼羞成怒,把赛义德·贾迈勒赶走了。后来,赛义德·贾迈勒隐居到了库姆的神学中心里。阿博都·哈米德大维齐尔还决定赶走谢赫·穆罕默德。谢赫·穆罕默德是一位成效卓著的宣教师,在平民百姓中间非常受欢迎。有一群人聚集在宣教师和士兵们周围,防止他被赶走。后来,谢赫·穆罕默德被关在一间有卫兵看守的房子里的时候,有一名学生冲向房门,企图营救他。士兵们拒绝服从军官的命令,不肯向这名学生开枪,但是一名军官亲自打死了这个年轻人。这件事发生在1906年6月21日。随后,人们抬着死去的赛义德·侯赛因的遗体穿过街道和集市;民众与企图阻止送葬队伍的士兵发生了冲突。士兵向人群开枪,十五人被打死。士兵们占领了整座城镇。但是随后,大量的毛拉、学生、店主、商人、工匠和平民百姓都到市中心的礼拜五清真寺去寻求避难。他们在那里埋葬了死去的学生的尸体。士兵们把清真寺包围了起来。然后,国王批准了人们的请求,允许他们离开城市,隐居到140公里以外的库姆去。

7月21日,人们前往库姆。成千上万的人加入了从首都前往库姆的队伍;一名波斯作者说,两地之间的道路“就像城里的街道一样热闹”。这就是波斯人众所周知的“大逃亡”。由于波斯国王的权威来自宗教,因此伊斯兰教领袖们的避难行动抽空了国王的统治权的宗教基础。

国王准许避难者离开礼拜五清真寺前往库姆,条件是穆智台希德们(在波斯占优势的伊斯兰教什叶派的“最高宗教法官”)要单独离开清真寺。这些穆智台希德在前往库姆的路上发出了一个警告,威胁除非国王履行其承诺,否则他们就要全部离开波斯。如果他们真这样做的话,波斯所有的法律业务都会停顿下来。

与此同时,集市和商店也由于抗议而关闭了。阿博都·哈米德大维齐尔用抢劫来威胁商人们,企图迫使他们开业。7月19日,几位银行家和商人得到了英国代办的保证:如果他们向首都的英国公使馆寻求避难,英国会保护他们。马上就有几个人在英国公使馆的花园里安营扎寨。7月23日,人数增加到了858人;三天之后,人数达到5,000,大家都住在公使馆的地上。商人们提出,他们回家恢复正常工作的条件是把大维齐尔阿博都·哈米德免职,颁布《法典》,以及把宗教领袖们从库姆召回。

国王非常苦恼,也非常困惑,7月30日,他决定在一定程度上屈服于民众的要求,把阿博都·哈米德大维齐尔免职,任命受欢迎的自由派人士纳斯鲁拉汗阁下接替他的位置,还邀请毛拉们从库姆返回首都。

但是人们不再相信国王了,他们要求有一部正式的宪法,一个代议制国会,还要有令人满意的担保人来保证国王的善意。到了8月1日,已经有13,000人在英国公使馆内避难,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最多的时候英国公使馆里至少有14,000-16,000人在避难。据一位英国目击者说,公使馆内到处都是帐篷,人们“用最不同寻常的方式”来维护治安,很少带来麻烦;他们用巨大的锅来烹饪三餐,晚上还会讲述古老的故事。很长一段时间里,避难者们拒绝直接与政府谈判。最后,在英国代表的斡旋下,他们起草了一个文件。8月5日(这一天是国王的生日),穆扎法尔丁批准了避难者们的所有要求,然后,避难者们离开了公使馆。遭人痛恨的大维齐尔被免职了。国王这一天颁布的文件被称为“波斯大宪章”。

国王让步之后不久,宗教领袖们返回首都。这是欢庆“民族胜利”的伟大日子。8月19日,生病的国王召开新议会,最高宗教权威出席了会议,国王邀请他们做客三天。几天之前,国王还发布了一份公告,宣布建立国家咨商会议。

1906年9月8日,新的摩擦出现了:毛拉们拒绝接受首相起草的法令,国王也拒绝批准他们所要求的改革。避难者们再次到英国公使馆寻求避难,集市也关闭了。国王在有关选区、议员资格和选举资格的要求上做出了让步。9月17日,国王接受了他们提出的有关议会组成的条例,建立了一个由156名议员组成的议会。议会每两年选举一次(首都地区由直接选举产生,各省由一群选举人选举产生),代表不可侵犯。波斯仍然存在许多问题,但议会宪政从此建立起来了。

老鼠欢迎投喂!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