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武汉肺炎”、“武汉病毒”首先是中共官媒自己说出来的

Share on Google+

“武汉病毒”(Wuhan virus)一说也是中共官媒自己最先说出来的。(汤森路透)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多种场合直呼新冠疫情为“武汉肺炎”、“武汉病毒”。对此,中共官员和官媒多次反驳,斥之为污名化,是抹黑武汉抹黑中国,等等。

中共这一反驳根本站不住脚。

其实,“武汉肺炎”这种说法首先是中国官媒自己说出来的。网上一查就能查到,去年12月31日,中国新闻网和新浪网等多家官网都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标题就是:“武汉肺炎不能断定是SARS,病例大部分为华南海鲜城经营户”。“武汉肺炎”一说,就是从这儿来的。别人说“武汉肺炎”,都是跟中国官媒学的。

大家都是跟中国官媒学的

“武汉病毒”(Wuhan virus)一说也是中共官媒自己最先说出来的。例如:1月19日,英文版环球时报,Wuhan virus preventable,controllable:commission ;1月22日英文版新华网:Wuhan virus sees Olympic football qualifiers moved .

既然“武汉肺炎”和“武汉病毒”(Wuhan virus)这种说法都是中国官媒首先说出来的,所以这种说法绝对没有污名化的嫌疑。你总不会认为中国官媒自己在污名化自己吧?众所周知,中共的宣传纪律十分严格,如果在中共一级官媒上竟然出现了污名化中国的词汇,那就是严重的政治错误,一定要严加惩处的,可是中共当局并没那么做。不错,后来中共当局不再说“武汉肺炎”、“武汉病毒”了,但是从它自己带头说“武汉肺炎”、“武汉病毒”可以证明,它并不认为那是污名化中国。

中共也没使用世卫的正式命名

中共官员说,既然世卫组织已经正式命名了,大家,尤其是政府官员,在正式场合,就都应该采用世卫组织取的名字。这话也不对。因为中国政府自己就没有这么做。查看中共官媒报导,绝大多数都没有采用世卫组织取的那个“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名字,尤其是习近平的历次讲话,更是一次都没用过。在绝大多数相关文字中,中国政府仍然把它叫做新冠肺炎,或新冠病毒,或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有人说,新冠肺炎或新冠病毒肺炎就是COVID-19的中文译名。不对,COVID-19的中文译名是“2019冠状病毒病”。这和新冠肺炎或新冠病毒肺炎有两点不同:第一,世卫的名字有年份,新冠肺炎或新冠病毒肺炎这个名字没有。第二,新冠肺炎或新冠病毒肺炎都有个“新”字,世卫的名字里没有。起初世卫命名有“新”字,叫2019-nCoV,后来去掉了。理由是,这个“新”字并不能代表该病毒的实质性区别,没有长期保留价值。这话倒也不错。如果你把这次发现的冠状病毒叫新冠状病毒,明年又发现了一种新的冠状病毒怎么叫呢?叫新新冠状病毒吗?后年又发现了一种新的冠状病毒,是不是该叫新新新冠状病毒?这样下去,新新新新冠病毒、新新新新新冠病毒,那还不把人搞糊涂了?

新冠肺炎或新冠病毒肺炎这种说法确实不高明。不过中国政府因为用惯了而愿意继续用,当然不是问题。问题只在于:既然你中国政府在绝大多数场合也没有采用世卫组织的命名,那你凭什么要求别人必须用世卫组织的命名呢?

有些人坚称,“武汉肺炎”、“武汉病毒”一类说法就是污名化中国。这些人所应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中共当局开炮,要求中共当局公开认错道歉。如果你对始作俑者不置一词,凭什么却要对跟着学的别人横加指责呢?

最后,提起大家注意:中共当局正在偷偷地篡改历史。近日,环球时报英文网偷偷地把1月18日报导中的“武汉肺炎”(Wuhan pneumonia)改成“新的与冠状病毒相关的肺炎”(Novel coronavirus-related pneumonia )。被网友抓包。请看下图:1、原来的报导;2、篡改后的报导。类似的篡改不止这一处。这说明中共做贼心虚。它清楚地知道,既然“武汉肺炎”、“武汉病毒”一类说法本来都是它自己说出来的,因此,它就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再回过头来指责这些说法是污名化中国。

——————

附带说明:“病毒”和“病”不是一回事。世界卫生组织(WHO)将新冠病毒病(或曰新冠肺炎、武汉肺炎)命名为COVID-19.其中,CO代表corona(冠状),VI代表virus(病毒),D代表disease(疾病),19代表年份;中文意思为“2019年冠状病毒病”。病毒的学名是由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CTV)命名。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将新冠病毒或曰武汉病毒命名为SARS-CoV-2.这个命名强调了新病毒与2003年发现的SARS病毒的相似性。很多人在表述时,常常将“病毒”和“病”混为一谈,不加区分。这是需要提醒的。

※作者为《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

上报2020年04月02日

阅读次数:2,21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