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会 2019-11-24

近日,教育部发布《中小学教师实施教育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该规则禁止教师使用击打的方式惩戒学生,但是可以让学生罚站、面壁、跑步或者做俯卧撑等等。

有些教师总爱嚷嚷手里没有惩戒权就教不好学生,现在这个《规则》终于听取了他们的意见。这些教师喜欢说一句话:遇到那种不打就教育不好的学生,你怎么办?这个问题其实可以这样回答:要是打了也教育不好,你又怎么办?这个问题其实预设了一个前提:对待有些学生,说服教育不管用,只有打管用。但是他们并没有提出任何证据来证明以下论点:那些不打就教育不好的学生打了就能教育好。

那些反对非暴力的人也经常提出一个类似的论点:如果非暴力不管用怎么办?这个问题也可以这样回答:要是暴力也不管用怎么办?

从未使用过暴力的人往往喜欢意淫暴力,他们幻想暴力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终极手段,一切无法用其他方法来解决的问题都可以用暴力来解决。事实果真如此吗?

就拿教育问题为例,试想,老师敢打一个人高马大、参加帮派的高中生吗?恐怕不敢,因为如果学生敢于还手的话,老师很可能打不过他。老师真正敢欺负的也就是那些尊敬老师的好学生,而教育这些学生本来就不需要使用暴力。再拿《规则》中说的,老师不能打学生,但是可以让学生罚站、面壁、跑步或者做俯卧撑等等为例,这些其实都需要学生主动配合,如果学生不配合,老师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在这两个例子中,真正发挥作用的都是老师的权威,而不是暴力本身。如果老师缺乏权威却滥用暴力,导致学生不配合甚至反抗,老师只会进一步损失自己本来就不多的权威。总之,如果老师有权威话,不需要暴力也能教育学生;没有权威,有了暴力也没什么用。

政治问题也是同样道理:当你使用暴力的时候,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你所指望的都不是用暴力彻底消灭对方,而是指望对方由于合法性、权威、制度等等因素而不能或者不敢反抗,甚至主动合作。如果你只有暴力而没有这些其他的手段,那么只要对方反抗或者不合作,你就会发现暴力所能发挥的作用其实非常有限。

例如,特奥多尔·埃伯特在有关平民防卫问题的文章中写道,篡权者在通过政变或者入侵等方式掌握了国家机关之后,公务员、政府官员和普通公民们应该坚定地执行合法的政策、计划和职责,无视篡权者的法律和政策:

“每个人都应该留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按照法律和自己国家的传统来履行自己的职责,直到被占领国肉体消灭或抓走为止。”

“……在各个方面都要严格拒绝承认篡位者的合法性,并且拒绝服从其命令。应当把本国的宪法和法律视为合法,加以捍卫,而把占领者们视为未经授权的个人,其命令必须无视。倘若遭到占领,每名议员、部长、公务员和普通公民,都要变成保卫自己的工作场所的士兵。”

“应当无视新的政府当局的免职令,人们应该专心工作,直到身体受到限制无法这样做为止。一名领导人被消灭或抓走之后,其合法代表应接替其职位;找不到这样的人的话,其下属和助手们应当履行自己的职责,篡位者的任命应当被无视。”

这样,篡权者要么只能不干涉合法的职位拥有者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要么就要更换整个政府中的所有人员。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占领荷兰之后,荷兰的政府官员们就是这样做的。面对这样的全面不合作,暴力又能起到多大作用呢?

暴力的最佳使用方式就是用作威慑手段;一旦真正付诸实施,暴力就是一把双刃剑,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很有可能会大过对对方的伤害。甚至就连威慑也不能经常进行,因为频繁炫耀武力只会损伤自己的权威和合法性。

最后,我还是要劝说教师们不要体罚学生。除了前面提到的理由之外,还有一个理由:教师也是公民,也要遵守每个公民都要遵守的刑法和民法;如果对学生造成了伤害,例如有学生因为被罚跑步或者做俯卧撑而心脏病发作死亡,教师一样要承担法律责任。即使是有权合法使用暴力的警察,如果对犯罪嫌疑人造成了伤害,也一样要面临赔钱、开除甚至坐牢的后果,教师就更不用说了。《规则》允许你惩罚学生,恐怕并不能使你在给学生造成伤害的情况下免除刑事和民事责任。哪怕是为了保险起见,也请不要体罚学生。

还有人会问:如果暴力非暴力都不管用,我应该怎么办?你还可以选择让步啊。如果孩子“不好”,不符合你的期望,你也不一定非要改变他或者“教育好”他,你还可以选择给他自由,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人。别的事情,也是同样道理。

老鼠欢迎投喂!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