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过程

存在的意义别样
我是忽然笼罩内的水
我的身体流着向黑中。

一只手自来从虚无。

在我居留地林海
像火一样饿饭动物。

织网了把隐没的蜘蛛
时间是它的无显示网。
好像我层层语言网里在
闪烁着了孤独的光亮。

在雪的树

像鹿角
在树枝上
雪。
纯白与深厚。

她说 “厚脸皮”
胡说了她
撒娇对我

大雪纷飞
我下沉在雪中
它变成使情人


像冰冷,美丽,静静
它的长腿
陷入朝雪

树的羽绒毛
胳肢我的身……

使迷醉我。

挥发了纯白忧愁……

走向喀什噶尔

我走向喀什噶尔
它像吃着把自己的身体,
或在那位
躺在天使的尸体。

地线上妃色帘
永远,寂静,熄灭着
在如此时刻
巴士是铁军队不断的猖狂
入侵了把大漠-戈壁。

石头是石宫殿的废墟。
石头是烈士的截头。
石头已经枯萎,
石头是变硬的身体。
欲望喷涌的把石人之中
迷失的人你是或者我。

喀什噶尔——
它是一座不干性伤口,
我们出生越来越。

我迷茫看一看它
在星星充满天空与大地。

清清过着
在如此瞬间
真主你在,
但我不在把自己身。

来源:豆瓣

编注:阿迪力·吐尼亚孜(Adiljan Tuniyaz)是著名维吾尔诗人,新疆人民广播电台前编辑,新疆作家协会会员,现被关入“再教育营”。他于1970年出生在叶城,1993年毕业于新疆大学维吾尔文学专业,大学时就出版第一部诗集《如果我爱上你》,此后又出版几部诗集,并发表评论和随笔,其诗歌《向苹果发问》曾获2014《民族文学》年度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