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从复旦大学修改章程说开去

Share on Google+

12月17日,教育部在官网上发布了关于同意复旦大学章程部分条款修改的批复。从内容公示中可以看出,复旦大学的这次章程修改,决不是虚以委蛇,而是动了真格、确有干货的。在这次修改中,复旦校方破字当头,立在其中:破——将原版章程中的“思想自由”、“师生治学、民主管理”、“学校是以学术为核心的共同体”和绝大部分“独立”字样删除了;立——增加了“学校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坚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师生员工头脑”和“以思想政治教育为根本”等内容。

对复旦校方和教育部共同完成的上述章程修改,我首先将给出严厉差评,然后会真心赏个点赞。

我的差评为:那些改章程者是铁了心不学好了。21世纪的地球人都知道,思想自由是个好东西。没有思想自由,作为基本人权的言论自由、学术自由、出版自由都将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没有思想自由,人格无法形塑,无从谈起;没有思想自由,人将不人,校将不校。在大学章程中抹掉“思想自由”,是向人类常识宣战,向现代文明宣战,向普世价值宣战,是表明他们铁了心一条道走到黑,不学好了。

我的点赞是:他们就此能够终结虚伪人生,活得比较实在了。他们在章程中信誓旦旦,要用某个人的思想武装复旦大学师生员工的头脑。这项活计具体操作起来就是:他们要把教授、讲师、研究生、本科生和学校编制内各类人员的头脑进行格式化,不让任何另类思想存活下来,然后将某个人的思想灌输进去。而这么做的话,他们就必须把“思想自由”生生打入冷宫没商量。如果在章程中依然保留“思想自由”的刺眼提法,第一是逻辑上明显说不通,第二是做人上的确不实在。撸起袖子,删去“思想自由”,就不必再假装什么,不必再搞虚的伪的那一套了,只须以本来面目为定于一尊而向自由开战就行——不论我对他们的作为多么不认同、不看好,但多年活得不实在的他们,开始做一回实在人了,这就值得我点个赞么。

在这个世界上,做个实在人,委实不容易。朝鲜的金正恩,堪称如假包换的当代牛人。他在国内一言九鼎,手执生杀予夺之柄;在国外与大国首脑周旋,玩得风生水起。但是,这个牛人却并不实在。谁都知道,朝鲜这个国家,哪里有半点民主主义?又哪里有什么共和的影子?但是,朝鲜的全称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当然,这个全世界最为响当当的国名,是金正恩的爷爷金日成定下的;但是,如果孙子金正恩是个实在人,则理应有自信、有底气地将国名改为:朝鲜独裁主义金家王国。这个名称虽然难听,但名实相符,不虚不伪。明明是独裁王国,却伪称民主共和,金正恩做人不实在之底色,尽显无遗耳。

在中国大陆,也颇有些人不实在。其中,很有必要拿来点评的,是“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有机统一”论的炮制者。

什么是党的领导?就是东西南北中,一切姓党,一切由党发号施令,人民只能“听党话、跟党走”。

什么叫人民当家作主?就是一切姓民,一切由民作主,党必须听命于民。

显而易见,“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互不相容、不能并存。也就是说,在党的领导下,人民只能是听喝的小跟班而已,根本无从当家作主。而一旦人民当家作主,党的领导也就随之吹灯了。由此可知,那些炮制者们可不是什么实在人。如果他们是实在人,就不会刻意违反事实违背逻辑,煞费苦心去编织忽悠人的“有机统一论”,而只需一根直肠子,有啥说啥:在中国,就是共产党说了算,谁也别想和共产党争高下,谁也别想和共产党争头把交椅,谁也别想取代共产党去当家作主。

的确,21世纪的地球人都知道,在中国大陆,大权独揽、当家作主的就是共产党。在中国大陆,要是人民当得了家作得了主,特权至上、等级森严的官本位体制,还能安然无恙吗?在中国大陆,要是人民当得了家作得了主,上上下下各级官员还能有恃无恐、拒不公布财产吗?在中国大陆,要是人民当得了家作得了主,还能出现神州之内贪官恒河沙数、清官无处可觅的制度性腐败奇观吗?在中国大陆,要是人民当得了家作得了主,医疗保险、退休养老、丧葬待遇等等方面彰显官贵民贱、与公平正义对着干、让民众气不打一处来的双轨制,还能大行其道吗?……

在这篇短文中,我用大部分篇幅说了一件事:做人要实在,不要虚伪。然而,我最后必须加上一句话——同为实在人,为自由而战(fight for freedom)的实在人,较之向自由开战(fight against freedom)的实在人,乃有天壤之别,云泥之分。

2019年12月21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12月22日播出)

阅读次数:2,0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