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12月16日-12月22日)

Share on Google+

2019年12月22日

编者:本周中国多家大学先后决定修改学校章程,其中复旦大学修改章程的消息震动学术界及各界,章程中“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的相关内容被修改或者删除,并增加了大学为党服务等内容,一时间复旦大学的校歌被广泛传播,以表达对中共侵蚀学术自由和禁止独立思想的不满。

本周习近平访澳门,澳门全程戒备,香港社运人士被拒绝入境,澳门记者被谈话。新安装1620个“天眼”监控录影镜头,包括出入境口岸周边区域、主要道路、旅游景点、还有800个“僻静及存在安全隐患的地方”;引入50部“后台人脸识别技术”,还另外安装50部做车牌识别。外界评论习近平访澳“如入敌国”,成为天大的讽刺。这更令人想到香港自6月份以来爆发的反送中社会运动,港人经过6个月的顽强反抗终于阻止了逃犯条例立法,而港人的抗争并未停止,在守护自由、反抗专制的道路上,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后的香港,需要全世界的民主力量的支持,尤其需要大陆的自由民主战士们与他们并肩。

本周3名广东劳工NGO人士被带走后失联;环保学者王展在入境中国时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陕西上访维权人士陈艳群在维权时被控“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这些新增的人权个案,再次表明中共打压公民社会决不可能心慈手软,中共为了一党一人之私,将公器私用任意构陷罪名抓捕公民。迫害任何形式的抗争者。

本周重点关注的狱中良心犯黄琦,被羁押逾三年,自2018年12月至今,外界毫无任何消息,为了阻断外界的关注,其老母亲被软禁达一年之久;陈建芳被羁押9个月以来,律师从未获准会见,其丈夫受其牵连也遭短期关押,外界甚至不确定她被关押的具体地点;王全璋突然被推迟家属会见,令家人怀疑是身体出了状况。在中共的监狱里,良心犯的权利没有任何保障,被迫害致死的刘晓波、杨天水、曹顺利、彭明等良心犯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在一个政治溃烂、经济畸形、社会断裂、正义缺失的社会,中共为了继续维持其统治,必然强化对社会各层面的控制。在超过“1984”的社会大监狱里,作为一名反抗者,需要的是沉下来做一名战士,是战士就必须要坚守战场,在保存实力的同时,去拓展战场的长度和宽度,以期彻底打碎“1984”的藩篱,为着自由、平等、民主、法治、宪政的美好愿景,最终让每一个中国人都告别动物庄园式的没有尊严和自由的悲惨生活!

一、广东劳工NGO人士陈伟祥等3人被警方带走后失联。12月17日下午,中国劳工行动研究者、微信公众号“心环卫”的创办人陈伟祥在广州的住处被十数名警察带走,另有今年刚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曾为教师的“心环卫”志愿者卢浩菊及台湾某大学研究所陆生张某也被警方带走,三人失联至今。陈伟祥被带走的原因疑因正在关注两起清洁工人的维权个案,一宗涉及清洁工人被拖欠工资,另一宗是一位清洁工人被辞退后死亡涉及到赔偿问题。多名添加了“心环卫”微信的工友,在陈伟祥等人被带走后,被环卫站站长告知第二天会找他们问话。

近年来,中共对公民社会呈零容忍的镇压态势。因关注尘肺病人权益的“新生代”三名编辑,2019年1月被抓捕的杨郑君和3月被抓捕的危志立、柯成兵被羁押至今仍未获释。此外,2018年7月深圳佳士工人抗议事件后,因此相继被抓捕的中山大学硕士沈梦雨、北大岳昕、北京希望社区的李大君、清华大学社会学博士后梁自存、深圳青鹰梦工厂贺鹏超和王相宜、深圳清湖学堂李长江等人至今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二、环保学者王展入境中国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为公义及乡土发声的公民、就职于芬兰Finnish Meteorological Institute的环保学者王展,于2019年10月15日入境中国时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羁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中共当局不仅严控国内异议反抗人士,也将境外任何批评者列入黑名单。2019年7月,大连警方以在“境外网站大肆散发反华辱华漫画”为由,在卢姓公民从境外回国时将其抓捕;2019年1月19日,杨恒均自澳大利亚入境中国时被被控涉嫌间谍犯罪抓捕至今未获准律师会见,有消息指杨恒均身体健康状况恶化,甚至失忆,像死刑犯一样被戴手铐脚镣接受审讯,引发外界担忧。

三、陕西维权人士陈艳群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陕西省城固县上访维权人士陈艳群因找工作组反映问题,于2019年11月20日被城固县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汉中市汉台看守所。陈艳群被刑拘后,警方两次到陈艳群的父母进行家中搜查,将陈艳群放置在父母家中的上访材料和反映冤情的大字报抄走。

陈艳群原是陕西省城固县龙头镇卫生院职工,2008年因举报卫生院院长的贪污腐败行为遭到打击报复,其劳动报酬被克扣,造成高职低薪的尴尬局面。之后,陈艳群找到院长办公室,要求公开卫生院的财务收支明细,做到同工同酬,被院长夫妻打成重伤。陈艳群住院治疗期间受到人为干扰,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后经鉴定为六级伤残,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陈艳群伤情好转后开始上访,要求依法追究打人者的刑事责任及其贪污公款的法律责任,结果遭到劫访人员多次殴打、非法拘禁、拘留的处罚。

四、黄琦被羁押逾3年,母亲长期遭软禁及虐待。12月20日上午黄琦87岁的老母亲蒲文清在居所楼下遭到4个身份不明者推搡。19日被软禁中的黄琦母亲说要去北京和省高院反映黄琦冤案的事,征得警察口头同意后,第二天出门时再次遭到一直监控她的4个不明身份者阻止,在几人的不停推搡中蒲文清老人身上紫一块青一块几次险摔倒在地,其中一人扬言“老子就是代表共产党来的”。

黄琦是“六四天网”创办人,2019年7月黄琦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秘密宣判,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这是他第三次入狱。黄琦被抓捕后,老母亲蒲文清一直多方奔走呼救,希望能让蒙受冤狱的儿子早日获释,自2018年12月8日在北京信访时被当地政府绑架,蒲文清老人至今都没有人身自由及通信自由。关注黄琦案的民间人士呼请各界,关注身患多种重病的黄琦的健康及蒲文清老人的人身自由权利。

五、上海人权活动人士陈建芳被羁押9个月 律师会见再次受阻。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的陈建芳的律师近日要求会见再次受阻。2019年3月20日被上海警方抓走并刑事拘留。5月22日检察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其批准逮捕,8月30日公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

陈建芳被羁押至今9个月从未获律师会见,外界甚至不知道她被关押的具体地点,在陈建芳被抓捕后,亲属也受到株连,其丈夫被短暂关押,女儿的工作和生活受到骚扰,饱受威胁恐吓的亲属不敢再与外界联系。

六、王全璋会见日期被推迟 家属怀疑其健康出状况。被关押在山东临沂监狱服刑的709律师王全璋家属接到通知,王全璋本月的会见日期由19日推迟到26日,家属询问推迟会见的原因遭到工作人员推脱,其家人怀疑王全璋是否身体健康出了问题。王全璋于2015年 “709事件”期间被捕,在被指定住所监视居住半年后转入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羁押,2018年12月26日被秘密开庭,2019年1月28日王全璋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随后转入山东省临沂监狱服刑。期间,从未获准家属委托的律师会见。

王全璋在临沂监狱服刑超过七个月,家属每次会见都会遭到维稳人员和监狱管理方的阻挠刁难。王全璋春节前将刑满出狱,监狱方在不说明理由的情况下推迟会见,家属及外界有理由怀疑王全璋的身体健康状况。

七、山西人权律师郝劲松因言论被数次传唤后行拘;709律师李春富欲出境旅游受阻 被带手铐搜查。著名人权律师郝劲松于2019年12月10日、11日连续两天遭到户籍地山西省定襄县晋昌镇派出所以“寻衅滋事”为由传唤后,17日再遭该派出所莫名传唤,随后因网络言论被依据“反恐法”行政拘留15天,关押在沂州市拘留所。

12月16日上午12点左右,709案被抓捕的人权律师李春富在乘坐景洪告庄到老挝磨丁的商务班车过境,在中国磨憨口岸安检后出示护照检查时被带到一个小房间,对其全身进行检查之后给李春富带上手铐,其行李箱被翻了个底朝天。后被告知“被北京市公安局边控,限制出境。”

近日,中共打压律师的节奏再次加快,距12月15日河北人权律师卢廷阁被以“寻衅滋事”为由传唤并遭到律师立案调查后,因实地记录香港反送中社会运动的陈秋实律师,几天前准备前往日本旅游时亦受阻,被告知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八、湖北人权活动人士刘家财被传唤 手机遭扣押。人权活动人士刘家财近日因生存前往福建等地推销宜昌土特产,宜昌国保追到福州,强制刘家财一同返回宜昌,然而在出站时刘家财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传唤,并扣押了他的苹果手机和三星手机各一部,U盘一个,“看守所侵犯律师权益现状及维权手册”一份,甚至连一次性的黑色口罩也被扣押。

刘家财曾因组建独立工会组织工人维权及参与公民运动,先后两次被捕入狱,2018年第二次出狱后,因仍坚守信念受到严密监控,经常被软禁及限制人身自由,工作和生活受到严重影响,甚至波及与友人合开的淘宝网店生意。因被中共直接或间接的干扰,中国的反抗者常常会面临生存的困境,不久前上海独立作家小乔刚就职仅一周的外企高管工作就因国保警察的调查而被迫辞职。

九、四川轻化工大学副教授李志因言受罚调离教职“下放”图书馆。四川轻化工大学12月13日的一份“行政记过处分决定”显示,1971年出生的李志,系民盟成员,副教授,“近年多次发表或谈话不当言论”违反了《新时代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相关要求,决定给予行政记过处分,并调离马克思主义学院。18日一份教职工调动通知单中,李志已被人事处调入图书馆,并督促其办理报到事宜。

近两年来,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吕嘉、山东工商学院李默海副教授、重庆师范大学副教授唐云,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湖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厦门大学周运中教授、厦门大学尤盛东教授、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副教授谭松、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北京建筑大学许传青副教授、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柴晓明,等等,皆因行使言论自由权利被指“发表不当言论”而遭停课或解职。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阅读次数:3,36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