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监狱欲盖弥彰? 王全璋健康堪忧

Share on Google+

2019-12-26

卷入709事件而被判刑入狱的维权律师王全璋,健康状况一直备受外界关注。周四(26日)他向探监的妻子李文足重申,自己一切正常,但种种迹象却显示情况刚好相反,而山东临沂监狱却刻意掩饰。

周四,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在儿子与好友陪同下,到山东临沂监狱探望丈夫。王全璋的口吻和以往数次探监没有分别,仍然坚持自己在监狱生活一切正常。李文足听了以后却更担心。

李文足:“见到王全璋我觉得他这个状态很疲劳、很疲倦那种感觉,然后脸色也不好看,脸色很差,比上一次见他时候那个精神状态要差很多,那我就说起监狱推迟会见的这个事情,然后他就很生气,然后就说我不要跟监狱之间闹什么矛盾,就是说他们(狱方)都挺好的,他们(狱方)推迟会见时间,一定是他身体不方便,或者生了病出了问题。”

李文足原定上周四探监,当局却无故把会面推迟了一个星期。这一天她带着满腹疑团到达会见室,发觉在场的囚犯和家属非常少,与以往数次会见有明显差别。

李文足说∶“ 几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今天我去会见的时候,会见大厅是有一个大的显示屏的,以前会见的时候,一楼大厅都是有很多人在下面等着,然后那个显示屏也是开着的,上面有号,叫号码,一个一个叫号,这次都没有,今天一个人都没有,然后因为王全璋每次都坐在靠近门口的第一个,以前的时候在里面有很多会见的人,但是这一次只有两个,黑着灯,就那种黑漆漆的,没有人。”

不寻常的氛围使李文足确信,当局押后会面并非偶然,而是针对王全璋刻意安排,估计是为了隐瞒他的健康状况。

本台致电临沂监狱查询,但电话无人接听。曾被关押的709大抓捕涉案律师谢燕益估计,临沂监狱安排王全璋家属在圣诞节期间探监,是希望转移外媒视线。

谢燕益说∶“(当局)这种用意应该比较明显,圣诞节和新年前后,大家可能注意力都在休假、都在生活上面,这个时候,他们(当局)可以把影响降到最低,达到他们一些非法的目的。”

在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工作,专门处理维权案件的王全璋,在2015年7月的709大抓捕中,是首批被带走的维权律师。今年1月,天津市法院裁定他“颠覆国家政权”罪成,判刑4年半,4月被移送至山东服刑。家属对于他近期明显发胖表示忧虑,担心狱方为了掩盖他健康恶化,刻意为他增肥。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许书婷、嘉远 网编:瑞哲

RFA

李文足探夫疑被故意拖延 料狱方图掩饰王全璋病情

2019-12-26

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囚四年半的709案律师王全璋,他的妻子李文足周四(26日)再次到监狱探望,表示看到丈夫面色很差且显得非常疲累。她指每次探监时,会见室都挤满探监的家属,但今次现场就显得冷清,她怀疑狱方早前个别推迟王全璋的会见日子,是希望掩饰他身体转差的情况。(黄乐涛 报道)

王全璋今年年初被判刑后,一直于山东的临沂监狱服刑。她的妻子李文足周四(26日)对本台表示,原本是上周四(19日)会见丈夫的,但当局在没有说明具体原因下却延迟到一周后(26日)才批准会见,早上到会见室看到丈夫时,认为他精神状态很差,但王全璋仍坚持自己在监狱内生活很好,一切正常,又要求李文足行事保持低调,不要再管他在监狱内的事情,这使李文足更担心丈夫的情况。

李文足说︰见到王全璋我觉得他这个状态很疲劳、很疲倦那种感觉,然后脸色也不好看,脸色很差,比上一次见他时候那个精神状态要差很多,那我就说起这个监狱推迟会见的这个事情,然后他就很生气,然后就说我不要跟监狱之间闹甚么矛盾,就是说他们(狱方)都挺好的,那个会见的时间他们(狱方)推迟,一定是他身体不方便,或者生了病出了问题。

李文足表示,早前狱方表示因为工作原因,整个监狱的在囚人士会见的时间都要推迟。她周四到达会见室时,情况跟以往不同,以往探监的时候,都有多名囚犯及家属挤满会见室,但这次会见室空荡荡的,只有很少人会见,这就令她更相信只有王全璋被押后会见日子,这次会见是当局特意个别安排的,认为当局想隐瞒王全璋身体转差的情况。

李文足说︰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今天我去会见的时候,会见大厅它是有一个大的显示屏的,以前会见的时候,它一楼大厅都是有很多人在下面等着,然后那个显示屏也是开着的,上面有号,叫号码,一个一个叫号,这次都没有,今天一个人都没有;然后因为王全璋每次都坐在近门口的第一个,以前的时候在里面有很多会见的人,但是这一次只有两个,黑着灯就那种黑漆漆的就没有人,很确定就是他们(狱方)这一次对王全璋这个会见时间(更改)只有针对他。

本台致电临沂监狱希望了解王全璋的情况,但电话无人接听。

在709律师大抓捕事件中,曾被关押的律师谢燕益对本台表示,由于王全璋的事情受到国际社会关注,当局不想有外媒报道事件,所以就特意将会见时间更改在圣诞节期间,希望外国传媒在节日期间减少关注这类维权的事。

谢燕益说︰(当局)这种用意应该比较明显,就说圣诞节和新年前后,大家可能注意力都在休假、都在生活上面,这个时候,他们(当局)可以把这个影响降到最低,然后来达到他们一些非法的目的。

王全璋是709案最后一位被判刑的被告,他在2015年的律师大抓捕事件后失踪。直至去年2月,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同年12月在天津二中院秘密开庭;到今年1月28日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半。李文足早前在探监后表示,发现王全璋黑了很多,并且迅速发胖,她担心这是丈夫身体出了问题,突然发胖,又怀疑监狱方在对王全璋突击增肥,在他出狱前使他外表看来健康一点。

RFA

阅读次数:3,0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