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反渗透法》如一面照妖镜 照出台湾人间百态

Share on Google+

2019-12-30

台湾,执政的民进党在立法院推动《反渗透法》.年底就在即将进入三读之际,却突然遭到在野党和在野政治人物的猛烈攻击。

在野的国民党、亲民党、新党反对这部法律,指称这是台湾“民主倒退”、“人权倒退”,甚至说这是“绿色恐怖”,是台湾版的“麦卡锡主义”。然而,这些台湾政党,这些年却从不批评对岸的中共集团阻挡民主、践踏人权、无所不在的红色恐怖,以及比“麦卡锡主义”更“麦卡锡主义”的文字狱。

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声言:“民进党为什么要急着推反渗透法?他们知道已失去民心,下一次总统、立委大选也有可能输掉,所以在总统大选前要通过这么敏感的反渗透法。”意思是,蔡英文和民进党力推《反渗透法》是为了选举、为了选票,为了赢得台湾民心。韩国瑜无意间证实,这部《反渗透法》符合台湾民意、民心,正是台湾民众所期盼的。蔡英文和民进党迎合民意、民心,而韩国瑜和国民党却违逆民意、民心,反对或阻挡这一法案,不惜失去选举、失去选票?果如此,或另有所图?

亲民党总统候选人宋楚瑜把《反渗透法》故意扭曲成反两岸交流,假装表示他要“自首”,因为他“在2016和2017年由蔡英文指派去APEC开会,还跟大陆领导人习近平交流”,故而属于“《反渗透法》将来要处置的对象”。宋楚瑜以这种幼稚可笑的方式来表达他对《反渗透法》的反对立场,反而泄露了他的老底。此人在两蒋时代任新闻局长期间表現反共,曾明确表示,“中共不等于中国”,而今却与中共明里往来,暗通款曲,态度暧昧。

前总统马英九认为,“强力通过《反渗透法》的行为是绿色恐怖,甚至远远超过白色恐怖,好像恢复戒严了,好像恢复动员戡乱了。”这个说法不仅夸张,而且把民主化之后的台湾抵御外敌的做法,混同于威权时代台湾的一党专政,着实令人啼笑皆非。

台湾首富、鸿海集团董事长,也是曾谋求总统候选人的郭台铭则放话:“反渗透法比服贸(两岸服贸协定)严重十倍、二十倍”,扬言将率领人马到立法院包围抗议。但,两岸服贸协定来自于对岸,是中共经济上吞并台湾的毒计;而反渗透法是台湾自己立法,捍卫台湾主权和民主制度。两者岂可同日而语?更遑论十倍、二十倍!

事实上,由执政的民进党力推的这部法律,明确针对的是对岸的敌对势力-中国共产党。他们对台湾的渗透,步步深入,步步进逼,以至于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网络、媒体、商界、宫庙、学校、乡里、政党、政治人物…… 无所不至,无孔不入。这些年,多元而开放的台湾仿如门户洞开,任匪盗横行。自由台湾在明处,极权中共在暗处,不对称的制度,不对称的力量,不对称的战争,让民主台湾日益置身危险的漩涡,随时面临红色势力的颠覆。

而纵观国际,先后有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等国通过类似法案,反渗透,防堵的主要对象,就是共产中国。而台湾与共产中国隔海对峙,处在遭渗透、遭威胁、遭攻击的最前线,对台湾而言,立法反渗透不仅必要,而且紧迫,更甚于他国。

就在《反渗透法》进入台湾立法院三读的关键时刻,对岸的中共集团突然跳脚抗议。中共国台办主任刘结一纠集亲共台商开会,号称“2019全国台协会长座谈会”。会上,刘结一公然动员各地台协和台商反对台湾政府。台企联会会长李政宏当场,攻击台湾《反渗透法》是箝制言论自由。在没有言论自由的中国谈言论自由,不知这位会长有没有边说话边遭打脸的感觉?

台湾部分政党、政治人物、商人反《反渗透法》,其实是自我暴露。正是在刘结一和中共的高调反对下,才有了台湾亲共、亲中人士的纷纷表态。况且,中共素有“打招呼”的党文化,即中共特色的施压手段。那些亲共、亲中的台湾政党和政治人物,也必是在中共要暗中通过各种渠道“打招呼”之后,或自愿,或不自愿;或为表功,或不得已;才纷纷站出来反《反渗透法》。这证明,包括韩国瑜在内的台湾亲共人士最在乎的,已经不是台湾的民意、民心,而是中共的党意、党心;已经不在乎台湾的选票,而更在乎中共的钞票。韩国瑜们明知道自己在台湾输定了,私下在意的便是如何经受或通过对岸“党的考验”,这便是韩国瑜们的另有所图。

穿越围绕《反渗透法》的喧嚣与雾霾,静听台湾总统蔡英文的铿锵之词:“中国自己没有民主,却批评台湾开民主倒车,好像忘了自己连车子都没有。中国自己没有民主选举,一天到晚干预台湾的民主选举,这才是荒谬可笑之处。他们用金钱介入我们的选举,用假讯息误导我们的民众,用退伍军人的学长、学弟的关系来收买情报;他们利用台湾言论自由,来替没有言论自由的中国擦脂抹粉;他们利用台湾民主制度,破坏、干预我们的民主制度。”

RFA

阅读次数:1,42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