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参众两院今年5月通过了《台湾保证法》和《重新确认美国对台及对执行台湾关系法承诺》决议案。10月联邦参众两院又通过了“2019年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案”,积极维护台湾主权与外交,对蔡政府相当友好。这算不算操控台湾大选,那就见仁见智了。图/取自美国国会网站

新桃换旧符,除旧迎新春,我们伴随着台湾《民报》一起走过了2019年,在这崭新的一年起始,我们真诚地祝福台湾平安与康泰!

所谓“惠台”其实是釜底抽薪

在过去的一年中,台湾的平安和国家康泰曾处于一种令人不安的状态中。因为去年初习近平对台提出“一国两制”,“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一副磨刀霍霍的架势。这一年从头至尾,中国的媒体群,频频嚷嚷着“多少天”、“多少小时”就能一举攻克台湾;中国的将军们,派遣军机军舰绕台行走,文攻武吓的手段一刻都不曾消停。此外从2018年秋季就出台的“惠台”政策,明里是为台湾人民提供在大陆学习、就业、创业、生活的优惠条件,暗里是在挖掘吸引台湾的人才和资本。

到了2019年香港的民主护法运动一发不可收拾,直接影响了台湾人唇亡齿寒的民心时,“国台办”又再度提出26条“促进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的措施”,从开放更便利的科技交流、金融投资、贸易保险、青年就业之外,还提供台湾“同胞”在国外受到中国使领馆保护协助的便利,这些招数着实厉害。这两年习大大对蔡姐非常“感冒”,大陆客来台湾“自由行”大幅减少,而这“惠台”政策出来之后,台湾客倒是被“厉害了,我的国!”大量吸引过去,在那儿游山玩水,提升了大陆的旅游营业额。

习蔡两份元旦文告各有乾坤

今年“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新年献词令人跌破眼镜,在香港问题上简直就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副慈眉善眼的温柔敦厚。他先赞澳门的“一国两制”得人心,然后就两句话:“近几个月来,香港局势牵动着大家的心。没有和谐稳定的环境,怎会有安居乐业的家园!真诚希望香港好,香港同胞好。香港繁荣稳定是香港同胞的心愿,也是祖国人民的期盼。”对于台湾,别说“血浓于水”的肉麻话没有一句,竟连台湾这个词都没有出现。然而整篇的讲话都是在吹嘘中国的伟大建设:从硬体的经济带、港湾机场大桥公路工程的建设、长江黄河流域的经济和生态发展、登陆月球发射火箭、军事国防力量的提升、一带一路战略到科技起飞和民生的改善都有华丽文字的描述,“脱贫”进入小康自然也是年度的新目标。习近平强调中国外交成功,在国际上“朋友遍天下”,已经跟180个国家建交。另外,太上皇还十分亲民,不忘初心,“无论多忙,都要抽时间到乡亲们中走一走看一看”。

所有的这些眩曜文字,里面水份很多,一副大国君临天下的威势咄咄逼人,却又披上“以德服人”的羊皮。其实近年来,世界各国早就警惕到中国的崛起并不“和平”,北京政府的傲慢霸气,殖民式的经济,掠夺性的地缘政治,进攻性强的科技,再再引起国际上的惊诧不安。

再看看蔡英文的元旦讲话,倒像是跟老百姓聊家常:基本工资涨了,幼儿、老人、农民的福利提高了,两条公路将要通车了,当然有很多台商近年回台投资是可喜现象,台湾经济也有改善。讲话中最重要的是蔡总统强调台湾不接受“一国两制”,民主与威权无法同时存在于同一个国家,台湾的自由和民主是人民所坚持的。她提出“四个必须”,要求中国必须尊重中华民国和台湾人民对民主的坚持,必须以和平对等方式,必须是政府或授权的机构来进行双方对谈。另外她提“四个认知”,要求台湾人民团结,并认清“九二共识”在掏空国家,不能以短期经济利益来交换主权,警觉中国的渗透分化。蔡英文的讲话一如继往低调务实,清晰明确,不躲闪,不夸张做作。

看来习近平是汲取了前些年的教训,台湾大选迫在眉睫,他知自己的言语可能造成“冻蒜”的后果,稍有不慎,几十万,上百万的票就流进不听话的蔡姐票箱里了,这一点中共算是学乖了,能学、肯改(哪怕只是表面的),倒也值得夸奖。

美中干涉台湾大选

近期我们看了台湾TVBS的时事述评栏目,曾有个热门话题——外国干涉台湾大选,有说中国干预了台湾大选,也有说美国操纵了台湾大选,虽然各有各的理由与说辞,但只需稍加倾听与分析,是非曲折还是可以梳理的。

说美国操纵,是指美国参众两院今年5月通过了《台湾保证法》和《重新确认美国对台及对执行台湾关系法承诺》决议案。10月联邦参众两院又通过了“2019年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案”,简称“台北法案”等,该法安要求美国行政部门积极支持台湾与世界各国建立“正式及非正式的外交伙伴关系”,旨在维护台湾主权与外交。这些举动对于蔡政府的确是有利的,这算不算操控台湾大选,那就见仁见智了。美国政府从未在蓝绿两党间站队,反正我们听不到美国媒体选边站的报道与评论。

说中国干预,事实上上面提到习大大的“不干预”新年献词,我们也可以诠释为一种“助选”的潜台词。你看中国多么强大威风,对“造反”的香港多么宽容大度,台湾其实可以接受这样的大家长啊。再看看中国官方的电视、报纸等各类媒体,几乎是一边倒地替韩国瑜摇旗呐喊:“韩国瑜大批民进党”,“韩国瑜选情大涨”,“韩国瑜碾压蔡英文”等等,这样的时评报导语言不胜枚举,其倾向性观点与评论,不说是听话听声,只需观其神态表情,也能一目了然,似乎韩国瑜就是中共推荐的竞选候选人。

不过有一个国际现象值得一提,尽管台湾至今还不是联合国成员国,但是台湾的总统大选,已成为吸引国际眼球的新闻。德国媒体就有报导,比如德国电视一台最近如是说:“台湾大选,对于岛上的人民来说,主要问题是,他们的政府究竟应该与中国更紧密的合作?还是要争取更多的独立自主?这是一个国家的方向性决定。自香港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以来,许多人担忧台湾的未来,是否会遭遇香港相同的政治前途。”这至少能表明,台湾在国际政治外交事务中并不是完全被排除在视角之外的,而且中国越霸道,台湾越受国际的同情。

也说国家定位问题

在台湾总统候选人政策辩论会上,韩国瑜质疑蔡总统的国家定位问题,主张维护中华民国地位,坚持台湾主权。韩国瑜三呼“中华民国万岁”,挑战蔡总统的维护国家主权与尊严议题,这种市场叫卖式的作秀甚是可笑。

口号是战时的鼓动语言,以明志与壮势为目的,在国政辩论会上以“口号治国”来表达政见,令人啼笑皆非。中华民国是不是万岁,能不能万岁,有待讨论,回看其历史与内涵还真是名不符实呢。

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宣告成立,并继承了原大清帝国疆域,约1,135万平方公里,而台湾疆域仅有约3.6万平方公里,这还能算是中华民国吗?这岂不是典型的“假大空”?

维护国家的主权与尊严,不能仅凭喉咙粗,嗓音大,高呼口号。言及国家的主权与尊严,自然要讨论国家的政策与原则。一是坚持主权原则,不低头,不屈服;二是争取外交突破,近年来美国、德国、欧盟等都在支持与声援台湾,这就是外交突破;三是发展经济,开拓新市场。

中国的“文革”,是举国口号闹革命,8年“文革”,天天就是喊口号,回忆起来真是搞笑,上学上班开会吃饭睡觉等,都得喊口号,就是走进厕所,迎面还贴着“要斗私批修”的红标语……,结果那些年中国几乎玩完了。韩国瑜如此吊嗓子,高呼口号,实在像个过了气的老红卫兵,他洋洋得意,以为将了蔡英文一军,其实自己太市井,太不不体面。

难以触碰的“两岸关系”

大陆上下一味替韩国瑜助选站队,欲搏得“两岸统一”为目的。问题是在候选人政策辩论会上,关于两岸关系有没有谈及?绿营非常坦诚,观点鲜明,依然坚持“两岸关系维持原状,不接受‘一国两制’的统一”。问题是蓝营有表述吗?韩国瑜只字未提。虽然他在10月间公布过“两岸政策白皮书”,主张“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识”,要恢复两岸互信并重建对话机制,并说“只有大陆民主化,才能确保两岸和平发展。”这话说得不错,但是到了候选人辩论会上,他却不再对这敏感议题表态了,从这里可以看出他对自己说过的话,并无诚意。民进党与国民党本质上都反对“统一”,愿意维持两岸现况,只不过两党争的是半斤八两的“国家帽子”,是“中华民国”还是“台湾”?无名之辈韩国瑜异军突起,一年前当上了高雄市长,竞选时承诺的政见,连影子都没有,几个月后又跳出来竞选总统,可以看出此人不稳重,发表的言论也是哗众取宠,机会主义成份浓厚。

如何处理两岸关系,纵观欧洲近代文明的疆域与建国历史,还是有不少和平共处的例子,这与种族和文化没有太大关系。比如西欧三小国荷兰、比利时与卢森堡,中世纪时期均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的北方行省,在与西班牙的80年抗战中建立同盟,并独立建国。19世纪中比利时、卢森堡又分别独立建国。还比如捷克与斯洛瓦克也是心平气和地分家建国等。

台湾与中国长期分割自治,70年前的1949年,因为国共内战,造成了海峡两岸分割,台湾是一个事实上的主权独立国家。两岸人民应该正确面对历史与现实,有如生活中的大家庭,若合不到一起,就继续和平的分家而过。

台湾继续走独立自主的道路,是台湾人民自己的选择。1949年海峡两岸分割时,联合国只有59个会员国,如今联合国会员国已增至193个,有些人口只有几万的蕞尔小国,但凡是主权独立的国家都可成为会员国。台湾一直是个独立的国家,就是名称上负有沉重的历史烙印,只要改名就是名正言顺,符合条件的主权国,为什么不能成为第194个会员国呢?何况世界上知道中华民国的人少,而台湾则是世界通用的称号,只有中共,闻此名而色变,硬压着不让步,逼着台湾用一个可笑的“中华台北”来取代。欧盟有28个成员国,差不多有20个国家的人口比台湾还少,长期把台湾排斥在国际社会之外,于情于理都是现代人类文明的错误与罪过。

我们应当进行理性的思考:解决两岸关系,是否可以改变一些思路与方法呢?如若一味地削足适履,动辄“武统”与“一国两制”,台湾2,300万人民决不会屈从。在两岸没有共识之前,为什么不能继续分而治之呢?若双方合作愉快,可以学习欧盟与独联体那样,也建立华盟与华联体。台湾搬不走,挪不动,两岸是同宗同族同文化,依然可以继续做兄弟,成为像瑞士、奥地利和德国那样的和睦邻国呢。

正视台湾的经济发展

总统大选,考绩国家的经济成果与发展,自然是政策辩论会的主要话题之一。有人质疑小英总统执政时期的经济成果,说:台湾经济不能只看数据,还需倾听市民的声音,意指民众反应欠佳。

我们不认同这样的说辞,理由是:

第一,台湾的经济情况如何?数据的检测与衡量,是依据国际上共认的标准,也是现代世界经济发展通用的统计方法。

第二,台湾是地球村之一,我们现在讨论台湾经济情况如何?好与坏,强与弱,应该放在国际经济的大环境中来衡量,来评说。近年来整个世界经济萎缩,有预测称:“2020年世界将遭遇经济动荡”,美国摩根大通投行(JP Morgan Chase)称之为“超级危机”。自2018年以来,世界经济持续萎靡,世界经济强国2018年的GDP增长率都呈弱势,德国是1.43%,日本是0.89%,法国是1.7%,意大利是1.4%,而台湾是2.6%,相比较也算是可以的。

第三,要说市民感觉不好,有比较才有鉴定。中国的增长率是6%,中国百姓还不是照样抱怨,眼下中国猪肉比德国猪肉还贵,你让中国百姓不抱怨不反对行吗?虽然中国的增长率高,但与台湾不在一个等量级上:中国的人均GDP是9,608美元/2018年,世界排名第69位,台湾是24,971美元/2018年,世界排名第37位。

韩国瑜对经济国策提出了“庶民经济”,要大家跟着他一起赚钱发财,首先这不是国际通用概念,哪些经济属于庶民范畴?国家经济发展,虽说有侧重,有重点,但通常以提出综合计划与发展为准,仅强调“庶民经济”是否有争取选票的忽悠策略之嫌?何况韩氏执长高雄以来,任期甚短,看不到他在该市有何经济上的建树。据他说上任以来,高市的饭店住客率上升不少,外销水果出口量也提升很多,这听上去好像是个推销员在报业绩,不像个胸有城府的政治家。他还说如果当选了总统,会每周抽出3天时间跑高雄,意思是不会遗弃那里的子民,这种可笑的说法和承诺,简直就是跑龙套骗小孩的把戏,亏他说得出口。

美中都有预测“花落谁家”

美国智库“国家亚洲研究局”等组织早有预测,蔡英文可能胜选,几个理由都对蔡氏有利:一是香港模式让台湾人警醒;二是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步步紧逼与胁迫,招致反感;三是反对“统一”与“一国两制”是台湾共识。蔡英文总统敢于面对问题,坚持原则,坦诚直言,而韩国瑜始终是言不由衷,脚踏两只船,如果他能沈住气,好好当几年高雄市长,展现才华,攒够了政治资本,待到下届,机会应当并不差;可惜他急功近利,而北京那边押宝在他身上,是犯了冒进的错误。

中国政治学家、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在台湾也颇有知名度。他在网络上有这样一段评述:“国民党聪敏而不高明,韩国瑜高雄大胜,就应该把高雄好好搞上去,推郭台铭去竞选总统,深得企业大佬信任。韩国瑜出来选,整个操作很蠢,结果就是韩很落后,韩是很拼,嗓子眼彻底哑了,累死了没什么用,战略上国民党不行,导致非常被动,除非有什么突发事件,一般情况下还是蔡英文赢的。”

金灿荣是中国铁杆“武统”派,是中国战胜美国的鼓吹者,他发表如此言论,是不是也预感到了“无可奈何花落去”?

台湾总统大选,是台湾人民的选择,我们拭目以待!

民报2020-01-0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