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慕娴:“江阴要塞”的教训

Share on Google+

最近重读国民党于1949年失守江阴要塞的历史,我的心仍然颤抖,中共实在太厉害了。

中华民国国防部驻守的江阴要塞是位于长江下游最狭窄之处的军事要塞,西支南京,东援上海,背靠无鍚,中国历朝视之为兵家重地。抗战胜利后,中华民国开始筹建江阴要塞作为首都南京的最后防御线,配备德制,美制重炮四十多门,是国军最强的火炮。由孔庆桂中将担任要塞司令。

可是,中共中央华东局华中工作委员会(即华中工委)在江阴要塞成功发动国民守军叛变,让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不发一弹便拿下长江要塞的重炮军火。解放军大部队只以木船顺利渡江,轻松突破中华民国国军在长江下游的军事防线,窃取江南,继而夺得全国政权。

国民党是怎样失去江阴要塞的?

战役中两位兄弟的作用至为重要,直属中共华中工委地下党员唐秉煜,策动其四哥,时任国防部第三厅第一处中校参谋股长唐秉琳,连同时任国防部上校参谋吴广文,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并透过唐秉琳的推荐打入国防部第三厅上尉参谋之位。唐氐兄弟又拉拢王德容及时任陆军总部兵工处三科科长梅含章加入共产党,并调任重职。唐秉琳后因司令孔庆桂关系升任上校守备总队长。

当时适逢要塞司令孔庆桂辞官远走留下空缺,向蒋介石保荐的名单上有陆总部兵工处少将处长戴戎光,其人喜好吃喝玩乐,与唐氏兄弟是世交。中共特务锁定他为保荐人选,经唐秉琳亲自以五百根金条贿赂,取得戴戎光的信任。

然后,唐秉煜安排吴广文,联同梅含章,透过多层关系重新调动保荐名册,把戴戎光列在第一位。蒋介石一看,便选定第一位的戴戎光。通过面试后,如此这般,戴戎光便轻易地窃取了江阴要塞司令职位。中共特务偷龙转凤的工夫,如入无人之境。

戴戎光上任后先让唐秉琳晋升要塞炮兵总台长及王德容为游动炮台台长,又调吴广文任守备总队长,再把唐秉煜从国防部调来任要塞工兵营营长。随后,中共华中工委又派来多位特务进入要塞重要部门。至此,要塞的主要部门都被中共党员特务所控制,要塞司令戴戎光被架空了。当时国军总司令汤恩伯和美国顾问等人曾到场视察,中共特务以各种理由搪塞阻碍,令他们无法发现要塞的真实情况。

1949年4月21日中共解放军发动进攻,唐秉琳命令黄山炮台全部调转火力,打向国军145师阵地,造成重大伤亡。当戴戎光发现情况危急,要找唐秉琳的时候,唐秉煜露出狰狞面目向他宣布七千官兵己经起义,,并俘虏了他。此时,国军陆海防线迅速崩溃,或沉没或逃散,死伤惨重。

江阴要塞失守之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共的统一战线政策成功渗透国民党军队。统战工作并非间谍工作,其操作过程并无犯法。方法是:利用亲戚、同乡、同学等关系,与统战对象建立个人关系,与他交朋友,助他解难题,向他思想贯输,进而利诱收买,取得信任后发展其成为党员,是为建党工作。被统战者成为党员后才加以使用,调派到各个岗位,比如打入政府部门,夺取军方要职,以至成为间谍。毛泽东对统一战线政策作出归结:“统一战线的原则有两个,第一是团结,第二是批评,教育和改造,为了改造先要团结。”(请参阅拙文“中共的秘密武器——统一战线”)

中共的统战术得以奏效,贪腐是重要因素。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内,军队内,充斥无数腐败不堪的贪官。江阴要塞扼守长江航运和华东富庶地区,是贪腐型军官窝藏的地方,为中共特务统战渗透工作提供缺口,顺利进行策反工作。为了抵抗来自中共的渗透入侵,台湾政府要组成一个追查贪官,揭发腐败的权威机构,严惩犯法者不可手软。无论是哪一个政党上台都应建立一支清廉公义,坚守普世价值,毫无私利为国为民的政府团队。

经过江阴要塞沦陷如此惨重的教训,几十年后的国民党人本应牢牢紧记,对中共更加严于防犯,认清中共的本质以及其作战策略。可惜的是,现在许多国民党后人并未察觉中共统战渗透的严峻情况,仍然承认九二共识,追求两岸统一,接受一国两制的谎言。尽管经历蒋经国总统的开放党禁报禁及李登辉总统的终止动员戡乱时期进行宪政改革,实行正副总统直接选举,政党轮替执政,并且促进思想、言论、新闻、学术等各种自由。但在台湾民主政制转型过程中,国民党内部从未曾由一个专制主义的政党,作出理论上,思想上经过自由、民主、平等、法治转型的改造,以至今天的国民党人在思想上,行动上仍然把国族情感,政团利益凌驾于自由民主原则之上。总之,他们发出的是赚钱发财为首的民粹主义。

中共为实现其促统计划,正在复制当年江阴要塞模式全方位入侵台湾,无论是政界、学界、商界、传媒、宫庙等等无孔不入。希望台湾人打开雪亮的眼睛,分辨真正爱护台湾的人,拣选支持普世价值的人作为他们的公仆.

2020年1月3日

立场新闻

阅读次数:1,72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