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元:香港情势发展及台湾应处建议

Share on Google+

曾建元
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
国立中正大学传播学系访问学者

第十任总统暨第十五届立法院立法委员选举落幕,民主进步党再次赢得完全执政,总统蔡英文以历届最高得票数八百一十七万票大胜对手高雄市长韩国瑜二百六十五万票连任成功,民进党则赢得立法院六十一席多数席次。

原本民进党在民国一百零七年底地方自治选举中遭遇挫败,一百零七年初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主张,否定中华民国存在,激起台湾人民同仇敌忾,蔡英文总统声望开始止跌回升,直到六月香港爆发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香港民众佔领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香港警察暴力镇压震惊全球,蔡总统民意支持度与韩市长出现黄金交叉,此后一路攀升,直到当选。因此,论者咸认这次大选香港反送中运动对台湾社会产生巨大的震撼,因而促成选票向同情和支持香港人民抗争的蔡总统和民进党集中。

蔡英文总统在一月十一日当选感言中,针对台湾海峡两岸关係的未来,提出和平、对等、民主、对话八字箴言,「和平」即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放弃对台湾武力威胁、「对等」指双方互不否认彼此存在的事实、「民主」强调台湾要由两千三百万人决定,「对话」双方能够坐下来谈未来关係的发展。蔡总统讲话中虽然未提到香港,但吾人皆知,香港问题渊源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港关係的发展必然受制于两岸关係的结构,不容乐观。

香港情势可能发展趋势

去年十一月,香港举行第六届区议员选举,泛民主派在十八个区议会议员改选中,除离岛区因为拥有全港最多当然议席八席外,于全港其馀十七区区议会都佔有绝对优势,而皆进一步掌握区议会主席职位。虽然区议会不具有立法权和预算权,但做为基层民主的机制,民主正当性无可置疑,因而泛民主派乃可以运用十八个区议会进行串联,用以展现香港真实民意,以弥补立法会代表性和自治立法功能的不足。第七届立法会议员选举即将在今年九月举行,泛民主派可望利用反送中一週年的纪念活动召唤支持者而乘胜追击,赢得多数区域席次,儘管由于功能界别制度,使得选举得票的最后结果,不能反映在席次的分配上,而令泛民主派难以赢得立法会多数席次,但选举所展现的民意,仍有其象徵性,而不容轻忽。而为泛民主派大举进佔的立法会,势必会对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施政发挥强力的监督作用,如此一来,反送中五大诉求除了《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已经于去年十月全面撤回,对反送中抗争者的「暴动」定性和控罪的赦免,针对暴警枉法滥权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进行究责,以及特首与立法会真双选等议题,都可能在立法会内就是否通过决议展开激烈交锋。

去年十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第四次全体会议,针对香港问题,结论为建立「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此就香港而言,就是进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的国家安全立法。习近平十二月利用访问澳门时,即对林郑月娥做出指示,要求她在二零二二年前馀下的任期内完成香港国安立法,今年一月,中共山西省书记骆惠庆紧急派任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主任,接替治港不利的王志民,显然有督军林郑月娥完成任务的意味。但我们要知道,香港七一大游行就是因为抗议二零零三年国安强行立法而爆发者,我们很难想像,拒绝将一般刑事犯罪送交中国内地审讯的香港人民,怎麽可能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安犯罪观念来污染香港法制并在香港直接实施。中港间的争议在今年的选举和国安立法议题上,势必还会持续下去。

中华人民共和国针对香港腾笼换鸟的政策,在国安立法之外,习近平还有在澳门建立证券交易所以及金融中心的政策指示,被认为是取代香港之举。其实这也视为粤港澳大湾区计画的一环,粤港澳大湾区受广东省人民政府管辖,香港警察已经被纳入大湾区协作系统当中,所以香港政府根本管不住暴警,广东省也宣布过将在大湾区与全国同步实施社会信用制度,虽然后来针对香港又有修正。大湾区并不是香港特区自治空间的延伸,因为法制上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所以是把香港关进铁幕。一旦香港人生活空间融入大湾区,未来香港改制为直辖市的客观条件就会形成。澳门金融中心本身未必能影响香港原有的地位,但香港在中港关係架构下的纷扰不断,已经对其国际金融和法律争端解决中心的地位伤筋剉骨了。

对台湾影响及因应建议

香港如果不能坚守住一国两制的高度自治底线,抗争未完未了,则香港人新一波的移民潮必然涌现,并且将登陆台湾。香港移民固然对于充实台湾人力有所助益,但维持香港的持续繁荣,对台湾更具有重要利益,特别是使之作为两岸关係的缓衝地带,也在两岸经贸金融交流上继续发挥风险管理的作用。所以台湾的香港政策,应当是使台湾成为香港人民的避险去处,也就是提供香港人以安全保障,而使其在香港的奋斗可以毫无后顾之忧。

职是之故,台湾应当为香港人民移民台湾提供更好的服务,比如鼓励香港学子来台升学,欢迎香港办学优良的私立中小学来台设立分校或是直接兴办香港学校,实施中英双语教育和粤语母语教育,与本地中小学教育形成良性竞争,校地和师资则可以从退场的各级学校取得或补充。至于香港的投资移民,则在自由市场中自行选择适当投资标的之外,政府也可以思考,如果就国家建设或公共投资,是否也可以成立商品化的国家主权财富基金或地方基金,由政府整合港资进行有助于产业升级或国家地方整体发展的投资,香港人只要购足国家基金或地方基金,即符合投资移民条件,不必为市场投资资讯不足伤透脑筋而却步裹足不前。

再者,台湾可就现行《自由贸易港区设置管理条例》进一步修正,增设境外金融中心,针对香港资金减免管制,方便香港法人或个人到台湾进行财务操作,而在自由贸易港区,对香港会计师、律师等专业证照予以认许,以吸引香港专业金融服务人才或产业进驻。我人建议,政府可委託智库,针对适合于香港移民或香港资金停泊的制度规划或改革,邀请香港专家学者与台湾合作进行研究,提出政策方案或立法草案,以避免闭门造车,政策未能切中时弊。

第三,台湾要奖励香港在地或国际驻香港的非政府组织前来台湾设立分支机构,使台湾的自由环境能为国际非政府组织在东亚活动提供比香港更加安全的保障,也藉此加速台湾融入国际民间社会,以弥补正式外交空间有限的缺憾。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20.02.05

阅读次数:1,54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