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负荆前行的人权捍卫者——唐荆陵

Share on Google+

唐君荆陵律师再次失踪。这次无论是自愿或非自愿,但对荆陵已数不清是第几次失踪了。

在新年到来之际,中国大地黑云压城,又一批为民担义,舍身求仁之士,身陷囹圄,荆陵大概是这批名单中的一员。

原本荆陵去年出狱后,跟我相约春节期间共饮聊天,看来再次难以成行了。

其实我与荆陵至今仅见两面,且时间仓促,未及深谈,但其言行举止烙我脑际,竟挥之不去。

虽早闻荆陵是将家乡荆州江陵首尾两字合并之名,但真正联系是2006年末人大五年换届选举之际,荆陵发起“八毛钱”(当年通过邮局寄信的普通邮票是八毛钱)活动,以醒民权意识。荆陵为推动该事编写了详细背景材料、声明格式、问题答疑、参与守则等等,还在开篇呼吁:“选票里面出政权”、“正是你这一票,给予了官员的合法地位,这样的机会5年才有一次!请你珍惜!公民们,如果你不希望这5年一次的选举机会成为那些几乎一劳永逸或强制地代表我们的人们加强其合法性的临时背书,请立即行动起来!”

有感于荆陵呼吁,我去信表达赞同并公开声明。荆陵将我声明编为第六十四号,并于当年6月4日发出。由此可见荆陵做事用心,应知我当年幸存背景。

2009年暑假,我前往广州探亲,得会荆陵,面聆高论,并了解到他因帮村民维权及推动“不合作运动”而遭诸多逼迫。

荆陵其实不擅言辞,交谈中只对法律与社会问题言简意赅置评,对生活事务概不提及,但其沉静与乐观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对法治民主中国到来的坚信与热望,鼓舞人心。

记得我们见面的一天晚上,荆陵将在广州活跃的知识界、律师界、维权村民等20多人召集一堂,共商当时举世关注的南海三山土地权益问题。席间几个村民代表热切围坐在荆陵身边,争先恐后地提出各种问题,而荆陵轻言细语地给他们解说,那种亲密无间交谈的氛围让人观之动容。

2011年冬,刚出软禁的荆陵,受邀前往湖南永州帮村民维护山岭权益。当时我恰在永州,于是跟他交流了村集体土地面临的一些问题,发现他对农村土地改革的关注与思考很深入,对农民依法争取土地权利进行过研究,认为“三农问题”的瓶颈就是农村土地问题与户籍改革的滞后。面对村民在依法维权而陷入绝境下所表现出的暴戾情绪,荆陵耐心而细致地跟他们阐述“不合作运动”,列举中外历史暴力所带来的危害,努力消弭村民的暴力倾向,将村民维权规制于法律范围内。当听着荆陵对非暴力原则娓娓道来时,真难以想象他是刚被非法软禁6个月出来,他那种对自身遭遇不幸的淡然,行出了一个非暴力不合作者的风范。

由于那村山岭被公权划走,村民起诉已有几年,维权事实陷入困局,先前代理者已心灰。荆陵了解情况后,主动提出会见曾经代理人,认真听取对方分析与建议,坦陈自己见解,诚邀对方继续参与代理。那种磊落襟怀,君子品格,让村民惊叹。后由于公权施威,村民难抗,被迫放弃委托,而想对荆陵费心费力费钱作出补偿时,遭荆陵坚辞,以致村民至今念念不忘荆陵高节。

荆陵1971年12月出生于湖北江陵,1993年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分配至广东从事化学工程技术工作,连续多年担任交通大学广东校友会理事。

1997年10月通过律师资格考试,次年8月获律师资格证书,11月取得律师执照后开始独立执业。

2004年7月,介入东莞兴昂劳工案,使被羁押超过9个月的10名劳工全部缓刑获释并取得相应补偿。

2005年8月,介入太石村罢免事件,担任村民代理,11月被所在律所迫于压力解聘,后律照被有司吊销。

2006年起,荆陵持续发起“八毛钱赎回选票、4.29林昭纪念日、5000天倒数、583制(5天工作,每天8小时,月薪3000”等等活动,进行广泛民间启蒙与动员。

2011年2月22日荆陵被广东衙役带走,遭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监视居住至当年8月2日取保。获释后荆陵与友人在网上持续发出一些文明转型译著,印制系列丛书、单张、书签、小旗等,在广州派发及邮寄给友人。

2014年5月16日,荆陵与友人再被拘,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禁5年及剥权3年。入禁期间母丧难奔,悲哭监内。2019年4月29日出禁,被送湖北老家。六四期间,被“旅游”。8月29日返广州家中,也一度遭际失踪。

荆陵屡入禁地,皆因理想追求,现摘录片语管窥其志:

“不合作”的原则是爱,致良知。它的方法是从我做起,让自由成为习惯。它的力量之源是对个人尊严的保守和对个人灵魂的唤醒。

让自由成为习惯是驱除专制的秘诀!个体是社会的细胞,当个体改变,整个社会也就随之改变。

不要怕人少,总会有人跟上来,不要怕胆小,总会有勇敢的1天,不要怕它大,总会有一代代人向它发起冲锋!

夜深人静,每当念及驱除专制的伟大事业中,竟也有我的点滴汗水,我就兴奋得无法入睡。每当想到这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竟也有我的小小努力,我就倍感荣耀与自豪。每当想起,我这微不足道的飞蛾扑火,竟也获致如此的关注和关心,我就泪流满面!

六四英烈他们先知一般的呐喊穿透了时代的沉寂。他们短暂而光辉的生命如同流星划破天际的黑暗。他们在这大地上披洒的鲜血是我们民族的良知和勇气未曾彻底沉沦的证据,并为后代昭示自由的未来。

我们正接力探寻、保存和发扬他们所遗留的薪火,要释放奔突于大地之下的岩浆。我们的存在顽强地打破一小撮者的幻梦,让他们不得不尴尬地面对这一事实:他们的权力既未经人民合法授权,而且行使又远非正当。

以谎言欺世的人需要运用很多诡辩技巧和华丽词藻来掩盖真相和扭曲常识,真理和真知却简单朴实。

《镜花缘》描绘了一个颠倒的世界,在那里善恶相反,美丑错置。我们以为那只是逗趣的笑话,不知自己正置身其中。当英国使臣在大清朝廷为宦官被阉,表示不人道时,却首先遭到太监的责难,他抗议英使说:“这是奴才的荣耀。”时间过去一百多年后,今天我们已经能够以相对轻松的心情面对这一幕了。这一页却依然没有翻过去,我们已处在奴才的荣耀与人的尊严更深层次的碰撞中。

《圣经》中有话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我常常祷告,请祂加给我力量,以坚守到那揭晓的一刻。

纵观荆陵言行,可知其只是抱持一份良知,对世事存留着是非善恶判断,并不愿苟同于欺世盗名之理,拒绝合污于贪赃枉法之辈,而放胆疾呼于污泥浊浪之中,竟屡陷禁地,失联亲友。

荆陵遭遇固让人伤感,而更让人悲哀的是,荆陵在当下并非特例,而是众多良心人士共同命运的缩影。

面对此情,让人不禁仰天长问:天理何在?正道何存?如之奈何?

——《光》传媒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

阅读次数:9,26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