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其禄:那些年,他们一起追的女孩蔡英文

Share on Google+

如今的蔡英文,还缺什么?

她不缺钱,她坐拥3栋豪宅,出门穿着一双1万元(新台币,下同)的Prada鞋;她不缺权,她是民进党首个女主席,目前问鼎“总统”之位。

但是,她今年55岁了,还缺个老公。大选最后冲刺阶段,“第一夫人”周美青不断帮丈夫马英九催票,但蔡英文身边却没有“未来第一丈夫”来分忧。即便如此,蔡英文却从来不愿公开谈感情问题,如果有人问,她总会瞪着对方说:“不要问绯闻。”

对于蔡英文的情史,民进党更是东躲西藏,绝不漏出丝毫口风。发言人陈其迈面对媒体逼问时表示:“我那个时候年纪还小,什么都不知道。”

即便她和民进党都守口如瓶,依然逃不过台媒的挖掘。2011年底,台湾《财讯》杂志刊登了蔡英文青葱年代的情史,众多媒体纷纷跟进,让她多年来的秘密大白于天下。

为蔡英文“站岗”的男人

当年岛内最卖座电影之一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中,女主角沈佳宜是个做事一板一眼、乖巧用功的好学生,外形清纯的她成了班上许多男孩心仪的对象。

“这简直就是当年蔡英文的翻版!”一位对蔡英文有所了解的人说,上世纪70年代蔡英文就读台湾大学法律系期间,就有“很多男生在追她”;而八卦被传得最多的一位,就是蔡英文的同班同学、目前为岛内知名律师的邱晃泉。

据称,蔡英文非常喜欢韩国明星裴勇俊,还曾在2008年为了看裴勇俊出演的电视剧而险些拒绝出任党主席,而邱晃泉为人温文儒雅,友人说他“就是蔡英文喜欢的那一型”。

消息一出,邱晃泉立刻成为媒体焦点。虽然已有家室,但他对此十分坦然,谈起往事也历历在目:

“班上有好多男生对蔡英文有好感,后来也有几位采取行动。”邱晃泉提到,自己和朋友当年为了追蔡英文,特地在冬天里坐公车上蔡英文住处、台北市郊的阳明山“站岗”,但结果不太成功:“那么远,我们一路晃上去,下车时头都晕了;山上又冷,很难‘站岗’。”

友人提到,由于邱晃泉“站岗”站得勤,蔡英文的妈妈特别喜欢他,不仅邀请他到家中品尝自己制作的蛋包饭,还视其为“未来女婿”。对此邱笑着否认,但也称自己至今仍记得当年蛋包饭的美好滋味。

当年追过蔡英文的,还不止他一个。其中一位同班同学陈家骏,也被曝毕业那年曾与邱一起当“护花使者”,与蔡英文一道从台北南下到垦丁游玩——由蔡英文开车。半路上,两个男生被路人笑“男人还让一个小女孩载”,但蔡英文听了却很开心——这段往事,蔡英文在几年前就提起过,但当时她绝口不提两位男生的姓名。

第三位被同班同学“点名”的律师杨盘江,从大一起成绩就很好,与成绩平平、到了大三才“开窍”的蔡英文经常切磋功课,当年在班上就被“配对”,据说“两人相互欣赏”;杨本人则回应:蔡英文确实很好相处,没有“大小姐”的样子,但谈恋爱就说不上了。

对于蔡英文究竟和多少男生有着“青春故事”,邱晃泉避而不答,只强调他们读大学的时候台湾还在戒严时期,“那个年代没有什么手牵手的事情。”他还说,自己当年和蔡英文走得近,只不过是大三时蔡英文当班长、他当副班长,“我们合作无间,而且我都听她的。”

“年轻时,该做的事都做过了”

虽然大学期间绯闻不断,但不少友人都承认,蔡英文相当难追。

据她的同学回忆,蔡英文“心理晚熟”、“有点自闭”,当大家都在谈恋爱时,她却不为所动。邱晃泉则说,蔡英文在大学时代勤于阅读历史、经济一类的书籍,在其他同学多半还不知天高地厚、只知道准备留学移民或司法考试的时候,她很早就深思并明白了自己未来的路,“其他人,包括追求她的人,相形之下都显得平凡。”

1978年大学毕业后,两人各奔东西:邱晃泉去当兵,蔡英文则远赴美国康乃尔大学攻读硕士。在那里,她遇见了人生中真正的白马王子。

据台湾资深媒体人周玉蔻称,那位男士仪表堂堂、十分优秀,两人在美国情投意合,关系好到谈婚论嫁的地步。然而好景不长,那位男士遭遇意外而丧生,良好姻缘以悲剧收场,成为蔡英文心中永远的痛。有媒体问及这段感情,她只回答:“人已经去了。”

事后有媒体描述这位男士是因车祸而丧生,蔡英文还特地私下与周玉蔻解释说不是车祸,而是登山意外,算是间接证实了这段感情。

1980年,蔡英文离开美国这个伤心之地,赴伦敦政经学院攻读博士,在那里她遇见了第二个男友。两人关系不错,甚至一度同居,但两人的恋情却遭到了蔡英文父亲的反对。

周玉蔻说,对此她了解的不多,只知道两人门不当户不对,恋情遭家人反对后让蔡英文很伤心。后来男方已成家立业,蔡英文便不再提及此事了,只说:“人家已经儿女成群,还有什么好说的?”

1984年,蔡英文从美国返台。当年那个经常来家门口前“站岗”的邱晃泉,则已有了家室。从此,蔡英文开始“忘情”,从台湾政治大学教授到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一路走来,爱情成了她绝口不谈的禁忌。最近由于参选“总统”,不得不面对媒体的追问,她只勉强挤出一句:“年轻时候该做的事,都做过了。”

她唯一一次主动破例,是在2000年。当时她亲口透露自己可能不婚到底,若非得要她开出择偶条件,那就是:必须能容忍她,而且不能中途换船,要选就是一辈子。

多年后,她们成了朋友

现在,邱晃泉和蔡英文两人虽然早已各奔东西,但私底下仍然是好朋友。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台湾民主化运动风起云涌,邱晃泉挺身而出、帮社会运动人士义务辩护,当时蔡英文便提醒他要小心对应国民党当局的压力,关心之情溢于言表;如今,蔡英文从12月3日起参加“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时,则轮到邱晃泉来关心她了。

在第一场辩论前,他建议蔡英文穿深色服装、头发要有点蓬松,才能体现职业女性的专业形象。他毫不客气地说,在2011年4月的ECFA(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电视辩论中蔡英文一身“牛粪色”毛衣,发型又过于死板,在形象上不用心才会输给精于打扮的马英九。

蔡英文在民进党内,虽然谈不上独揽大权,但不少党工都表示“主席有点凶”,她的助理甚至把她形容为“穿Prada的恶魔”;邱晃泉敢如此批评蔡英文,可见两人交情之深厚。

据台媒报道,邱晃泉还珍藏了一张绝无仅有的、蔡英文穿着裙子的黑白照片。友人回忆,当年蔡英文“死都不肯穿裙子”,为此还会和母亲大吵大闹。邱晃泉说,这张照片美感十足,本想建议让蔡英文用于竞选文宣,没想到照片意外遗失,让他惋惜不已。

有媒体问,这张照片是否意味着对大学朦胧爱情的纪念,邱晃泉不置可否,只是感叹:年轻时五六年的时间,仿佛就像过了一辈子。“期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的人生,往往自此走向各自的方向。”

而如今在政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蔡英文,当媒体问她这么多年来有没有人追时,她反问:“还有人敢吗?”

原载于《Vista看天下》2012年第1期,作者陈其禄。

阅读次数:3,8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