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小明:检讨香港抗争中的非理性言行

Share on Google+

震惊世界的香港民主自由抗争从2019年六月开始,顽强持续超过半年,向全世界宣告了自由民主与独裁专制决战的最前沿阵地就在香港。这一场抗争,以它的持续时间之长,动员力量之广,诉求条款之明确,独创歌曲之优美,震撼了世界和人心,必将以它的辉煌成就载入人类民主宪政的史册。

这一场抗争还远远没有结束,还有更加严酷的清算和沉重的报复将向香港人民袭来。在2020年辞旧迎新的时刻,有必要回顾抗争运动的历程,检讨其中违背“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则的言行是十分必要的。当然,这方面检讨的前提是,港府和香港警队的施暴是整个对抗中暴力的起因,中国党政当局和林郑月娥要负主要责任,港警过度执法要负直接责任。

此外,还要特别讲述的是,为什么必须检讨非理性言行。中国人民在这个问题上是吃过大亏的。每一个中国人几乎都知道毛泽东有一篇《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文章。文章在肯定1926-27年农民运动意义的同时,狂热赞许运动中的过激行为。农民对士绅打骂、体罚,捆绑游街,戴高帽子,私设刑堂,非法拘禁,甚至枪杀。不仅造成北伐军官因家庭受害而军心动摇,而且杀死了中共领导人李立三的父亲(地主),乃至枪决了湖南名士,藏书家、出版家叶德辉(章太炎誉之为读书种子,此公也是湖南著名的退休官僚和书商巨贾);引起中国知识界的强烈震动。著名学者王国维也因叶德辉之死,竟至自沉昆明湖。毛泽东在报告中,提出了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的说法,为运动中的极左过激言行强行辩解。毛泽东的这类言论一直没有受到严肃的批评,在延安时期和1949年以后成为中共理论文献中的经典说法,湖南农民运动中的暴力行为也或明或暗地成为了党内政治运动的习惯手法。实际上成为中国共产党惯用的政治迫害手段。这类手段不断在整风、土地改革、镇反肃反、反右派、四清……以及文化大革命、一打三反、抓五一六、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反复运用,每次运动都必然戕害多人,造成疯癫、自杀,家破人亡。历史的殷鉴,不可轻忘。

香港返送中抗争运动的主流是可歌可泣的壮举。但是其中不符合“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言行也绝不是个别的现象,值得所有关注香港问题的人们深刻检讨。非理性言行,从一开始就存在,特别是在持续半年左右,实际是愈演愈烈。其一是物质损毁。堵塞道路,尤其是机场和地铁道路;破坏交通信号设施;甚至锯断几层楼高的电线杆。还曾发生砸毁立法会门前玻璃,冲击警署,法院门前纵火,打砸地铁站设施,践踏毁损中国国旗国徽等公共财物,捣毁中资银行和商号的营业所和分理处。其二是人权伤害。在抗争中发生了围堵和殴打街头大陆人、大学内地生(nds)的情况,与之相伴随的是语言暴力;因为内地同胞一般不熟悉粤语,所以语言识别成为施暴辅助工具。其中包含粤语脏话连篇。直接的暴力凶器,众目睽睽,比比皆是:被抛掷的砖头、汽油弹;自制化学危险品都出现在街头和校园。最触目惊心的镜头是手持弓箭的黑衣人和被射入警察腿部的利箭。

在香港抗争期间,发生了这样一些暴力言行,是民主宪政运动的耻辱。给两百万人示威壮举和庄严的香港城市歌曲蒙上了阴翳。香港应该是中国和东亚地区最自由、最法治、最市场化、最国际化,也最为文化宽容的都会城市。可是在香港抗争期间竟然出现了被标志黄色(支持返送中)和蓝色(支持港府和中共)的商家。对于熟悉德国纳粹罪恶历史的人们来说,难免会联想到纳粹在1938年水晶日给犹太商号画上的六角星耻辱记号!自由市场应该超越封闭社会的熟人主顾范围,来者都是客,亲疏皆言商。公平交易,童叟无欺。如果划分黄蓝,就是直接违拗香港自由港的资本主义精神!违背市场原则,搞区别对待是中国党政当局惯耍的把戏,例如“不爱(共产)党的艺人就没有机会到大陆走穴赚钱”;给华为、中兴之类的国有企业补贴等等。但是香港不能搞这些流氓手段,因为香港百姓既没有独裁权力又没有维稳资金。再说,繁荣香港历来靠的是自己的自由港市场自由,而中国大陆的市场经济地位从来都没有得到国际上的承认。香港示威者划分黄蓝经济圈的做法非常不可取,也很难持续。如果坚持,将会自断生机。

香港示威青少年选择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的国旗参加游行,并无不妥。他们借此表达对民主国家民主法治的向往,希望获得民主国家的支持和帮助。他们举(外国)旗的行为,乃至不认同中国国旗国徽的行为,仍还属于言论自由的表达。可是故意毁损中资商号和银行的设施(还故意谎称是“装修”,),却是完全的暴力犯罪。美心集团不是中资企业,仅仅因为他们在内地有较多的投资企业,家族中有人批评了示威者的暴力行为,美心的商号也受到毁损冲击,餐厅、饼家何辜?如果该商家确有欺诈不法行为,如华为、中兴等企业,可以指控其法人,起诉其高管(例如孟晚舟)。可是打砸营销机构和商铺,毫无意义可言。某内地来港的大学教授在学生毕业典礼上展示了中国国旗,也是教授言论自由的表达。事后有人故意冲砸他的办公室,完全是反人权的暴行。(当然也有不少内地访港教授没有遭受打击。但是多数内地学生都不得不选择回到内地暂避风潮)。

从外部观察来看,香港之所以引起全世界的关注,不是香港有多少被毁损的商号,不是有多少被抛出的石块,而是上百万的抗议人群,是穿过大街小巷的示威人链,是动听的群体歌声,是密密麻麻的连侬墙繁体字!

非理性的暴力言行让所有的国际支持者都忧心忡忡。也正是这些暴力行为让中共党政当局如获至宝,他们终于等到了把示威者描述成暴徒的照片和视频。明明是港府当局指使警队滥用武力,此时却藉此倒打一耙,把暴力的责任推给示威人群!最愚蠢的非理性言论就是“香港独立”的口号。分明是洒向中共党政当局的“及时雨”。北京拿出香港有人鼓吹港独的证据,可以一本正经地打出爱国旗号,把镇压港人争自由,求法治的抗争,反串成一出反港独的大戏。中英联合声明和香港基本法是主权回归中国,香港一国两制。而港独是违背联合声明和基本法的。从最简单的政治智慧出发,也应该想到,香港抗争的诉求都是中英声明和基本法承诺的内容,没必要拉扯到违背基本法的独立诉求上去,徒然丧失同情和支持。香港的抗争需要西方民主国家的支持,同时也亟需大陆人民的同情和支持。如果香港抗争避开所谓的“港独”喧嚣,而赢得大陆同胞的谅解和支持,中共中央面对香港的风吹草动早就吓得魂飞胆丧!换句话说,如果不推翻中国的专制独裁,香港也不可能获得完全的自由。

香港的抗争远没有结束,仍处在现在进行时,及时地指出其中的阙失和舛错,十分必要。共产党搞政治运动,总是故作姿态,放手支持极端言行,先牺牲一部分人的生命财产和尊严,造成若干疯癫死伤之后,然后假惺惺出来讲政策,讲界限。民主抗争是自发的群体运动,也难免出现过激的偏差,需要知识界文化界的提醒和引导。每过一段时间,都应当认真检讨和反省。及时纠正群体运动中的错误。尤其是以青少年为主体的群体,更加需要批评和督导。香港处身中西两种文化之间,香港民主运动将是中国和东亚民主运动史上最重要、最有启示作用的一页。

2020年1月24日

文章来源:匡扶正义 Uphold Justice

阅读次数:1,8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