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再论封城是愚蠢决策

Share on Google+

我在《封城是愚蠢决策》里,谈的不是自由人权问题,而是一项决策聪明与否。说它愚蠢,从决策者角度出发,存在以下问题:

第一,决策不可行,不能实现目的。

封城的目的是防止病毒扩散。武汉作为特大城市,春节前人口流出为主,从疫情爆发到1月23日封城,已有大约250万人流出,剩余一天多时间,假如不封城,流出人口也不会超过50万。封城能够阻挡的外流人口不到五分之一。

假如不封城,武汉还会有数百万人逃离吗?不会。北京2003年形势也很严峻,没有封城,没有数百万人弃城而逃。人是有理性的。病毒即使比SARS厉害,也不至于弥漫空气——那就无处可逃了。呆在家里,保持通风,少出门,必须出门时戴口罩,勤洗手,等等,科学引导,专业细致,大多数人不必特别恐惧。信息公开,疫情严重性广为周知,各地人们自发把北京来人隔离两周,这种压力也阻止北京人外流。此逻辑同样适用武汉。

假如此病毒非常恐怖,像传言说的武汉已经感染十万人。那意味着全国各地感染人数扩大一百多倍,封武汉封湖北有什么用?封了全国又有多大用?真这么恐怖,也不用封城,人人自觉封闭自己。

真能封住吗?把一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封死,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封城,出租车带人出城的价格涨十倍。而且,既然上升到违法层面,出去的人会设法隐瞒身份,使得隔离更不现实,增加病毒扩散风险。

假如不封城50万人流出了,这会增加各地隔离武汉人的成本。但这成本不是无意义的。它是对各地的动员。就像人体对入侵病毒发出警报,社会肌体对入侵的武汉人发出警报,集体行动起来,增强社会的抵抗力。就像河南人在做的。相反,武汉被封,很多地方掉以轻心,反而利于病毒传播。

武汉封城,不仅对外,而且对内。内部交通也停运。一千万人要生活,不可能断绝往来。如果封死了,城市也就死了。如果封不死,逻辑上病毒也就继续传播。封城有多大意义呢?今日武汉街道空空,如2003年北京街头空空,是武警强制的结果吗?不是。是大家意识到了恐惧,躲在家里不出门了。信息充分公开了,不需要封,公交车上、大街上也不会有很多人。

封城加剧人们非理性恐慌情绪,加剧医疗资源紧张,一些感染者不能被及时隔离,很多人普通感冒发烧也聚集医院,增加病毒传播机会。

综上分析,封城未必能有效阻止病毒传播,很可能得不偿失。

第二,封城的后果。

个人自由、人权被侵害是显然的,所有想离开而被限制的都是受害者。如果为了更大的公共利益,牺牲个人利益难免。可是前面分析过,貌似更大的公共利益经不起推敲,是想象出来的,侵害个人自由就不应该了。

《封城是愚蠢决策》分析过,市场化的今天,突然封城,众多物流中断,众多市场行为被扼杀,市民衣食住行都成问题。政府没有能力给每家每户送柴米油盐,全国再多物资也无法供应每个人的生活。连医生护士上班都要靠志愿者,普通人出行怎么办?要么封不死,生活还可以勉强继续,要么封死了,城市彻底瘫痪。

武汉的人道灾难是封城决策的必然后果。后果的大小与封城实施程度正相关。封城越严,后果越严重。最后的结果必然是,要么封城流于形式,要么市民忍无可忍起来反抗。

有人说,封城会有问题,但也是不得已。古今中外疫情很多。20世纪大概只有1911年的东北鼠疫接近封城,断绝关内外交通,但也不是完全封死,流动人口过了检疫期就放行了。埃博拉病毒肆虐时,当地政府也只是要求市民呆在家中三天,而不会端着枪把守路口。为什么不封城?不只美欧等发达国家面临人权、违宪等问题,更重要的,如前分析,封城制造问题多于解决问题,得不偿失。

高铁入口武警身着防化服端着自动步枪。枪能杀死病毒吗?假如疫情真的更大规模爆发市民争相外出逃难,难道要开枪吗?1960年民兵持枪把守村口阻止饥民逃荒,今天还能做到吗?不开枪,拿枪指着武汉人民,除了展示权力的傲慢,还有什么意义?

不是说疫情不严重。而是说要理性面对。民众恐惧是自然的,加上对政府不信任,恐惧更甚。恐惧有其价值,可以督促人们自觉隔离病毒。政府的角色,要科学引导恐惧,而不是跟着恐惧非理性决策。把城市一封了之,是可怕的懒政。于经济学,于政治学,这都将是一个有趣的个案。

有民粹狂热叫嚷封武汉甚至屠城武汉。政治家不能这样。决策要科学理性,现实可行。不能惶惶然不知所措,也不能一拍大腿撸起袖子。要把每一个人当人,有理性,会恐惧,会选择。控制猪瘟,只能把猪强制隔离,吓唬它说猪瘟来了没用。人不一样,信息一公开,武汉大街空空荡荡。要相信人的理性,而不是政府的理性。

公民 许志永
2020年1月25日 流亡中

中国公民运动网

阅读次数:4,13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