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历史性抉择——台湾脱中

Share on Google+

台湾响起钟声

多年后,人们回望2020年初的台湾大选,赫然夺目,一转捩点呈现于历史轨迹上:“我们已经是独立的国家,名字叫中华民国台湾。”以八百多万的历史最高票横扫台湾岛的蔡英文总统如是说。

这是历史钟声的鸣响。

2020年关一过,大事迭起,霹雳动地。从伊朗军事恐怖强人苏莱曼尼被美军无人机定点斩首,到香港市民背靠《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坚韧不拔抗击北京,到台湾民进党的蔡英文以历史记录的高票连任总统,从五眼联盟美日英澳法62个国家或国际组织恭贺蔡英文连任,到中共不得不在谈判桌前签署美中贸易城下之盟,再到美、欧、日发表《联合声明》呼吁世界贸易组织对(中共)政府补贴实施更严格的限制,美国以及英法联合航母舰队巡航台湾海峡。诸事种种,昭示着经历两年多波云诡谲世局变幻后,历史正在被导向几百年来的正轨。

蔡旋风席卷台海两岸,何以致之?

位居首功者,习近平中共也。习某权令智昏,2019甫一开年他就在《告台湾同胞书》中把九二共识升级为一国两制,并恶狠狠重申不承诺放弃对台使用武力:军机绕台及飞越台海“中线”,压缩来台观光团数量,以金钱收买夺取中华民国原先的的七个邦交国。此举激怒台湾,总统严词拒绝,全岛同仇敌忾,怒目北向,舆情翻转,旺盛人气把蔡英文拱上了天穹。

功居其次者,香港抗中潮也。“一国两制“的香港百万人级的持久浩荡示威及其血泪缠斗,引发中华民国的“今日香港,明日台湾”举国深忧,转化为台、港青年联手,守护自由,同拒北京。

功居其三者,美国国会也。美国除了重申《台湾关系法》与“六项保证”之外,也通过《国防授权法》、《台湾旅行法》、《2018年亚洲再保证倡议法》、《2019年台湾保证法》,持续对台军售,并扩大美台军事人员交流。美台对等机构更名为“台湾美国事务委员会”。美国在近两年来明显提升了与台湾的伙伴关系,美台已经成为“同一个民主社群的一份子”,台湾成为 “印太战略”的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以致舆论普遍认为,这次台湾大选,是两大国的代理人战争,是台湾对美国与中共的全民公投。

结果昭然天下:北京败北,华府胜出,台湾脱中入美。

日本的两次脱亚

这不由使人想起了152年前以及75年前日本的两次“脱亚入欧美”。

152年前的1868年,日本启动“明治维新”。“明治维新”的基本思考方向,源自当时日本着名思想家福泽谕吉。福泽谕吉目睹欧美之强盛,乃于1865年发表《脱亚论》一文,鼓吹日本必须摆脱以中国为中心的朝贡体系,全盘西化。第一步,即“脱亚入欧”。明治元年3月14日,明治天皇率领百官告祭天地神明,颁布了“广开言路,万机决于公论“等五条誓文作为国家的基本方针。随后,仿效欧美,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议会分为上下两院,实行内阁制度、爵位制度、废除武士特权、实施征兵制、陆军模仿法国、海军模仿英国、建造现代军舰、建立一套国民教育系统、选派大量留学生去欧美学习、把藩邦划为郡县…..。总之,一切组织模仿欧美,万象更新,很快建成了一个现代国家的雏形。然而当年对皇权的过分遵从维护,也预埋下了日后军国主义的伏笔。明 治维新不到30年,日本即蜕变为一个现代化强国,先败中国,再败俄罗斯。

至20世纪二十年代,日本国力鼎盛,财大气粗,军国主义气焰高张,意欲挑战主流世界秩序,逐渐逆转了福泽谕吉“脱亚入欧“的国策,开始”脱欧返亚”,力倡“大亚洲主义(亚细亚主义)”。其意识形态声称,日本代表了亚洲国家反抗西方白人的殖民主义,它强调黄种人站起来,鼓吹亚细亚主义,建构一个把亚洲国家从欧美列强解放出来的“大东亚共荣圈”,此即“脱欧返亚”理念。它携带着其表面的道义感,支配了多数日本国民,逐渐滑向极权主义和独裁制,该体制要求学校讲授绝对的爱国主义,并强迫大学开除具有民主思想的教授。言论自由、隐私权等基本人权受到压抑。当局竭力培养服从的国民,鼓吹国家主义,鼓舞国民为了国家牺牲一切的精神。曾经“脱亚入欧“的日本,自恃为崛起强国,在其”脱欧返亚” 的反向历史运动中,挑战并反噬在其眼中正在衰落的欧美。于是,先后发动中日战争与太平洋战争。

战争结局,不是日本把亚洲国家从西方解放出来,而是西方盟国把亚洲国家从日本人手中解放出来了。日本惨败,于1945年无条件投降。

75年前1945,因日本败北而“大东亚共荣圈”破产,日本再次“脱亚入欧美”。在盟军统帅麦克阿瑟主持下制定了日本国宪法,内蕴三大原则:尊重基本人权、国民主权(主权在民)及和平主义(放弃战争)。宪法中最显着的特征:天皇的象征式地位(非实权地位),人权及公民权利之保障,以及放弃战争。这个第二次“脱亚入欧美”,缔造了日本战后的长期复兴和繁荣,其国力,很快超越了大多数欧美列强,但其崛起并未引起世界的恐慌,反而赢得普遍的尊重与赞赏。日本也并未因新宪法受“西方理念”——普世价值的影响而降低国格,它依然保有亚洲国家的身份,同时也是世界七强G7中唯一的亚洲国家。于此,福泽谕吉的“脱亚入欧”,终于完全修成正果,得偿夙愿。

今日的台湾,在某种意义上,正在步明治维新时代的日本后尘,走向脱中入欧美。

何以是“脱中”而非“脱亚”?盖源于日本当年的脱亚入欧,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脱中入欧。长期以来,中国乃是亚洲的重心。以“中”代称“”亚”,其来有自,源远流长。实际上,宏观概览日本历史,其被两大转折点所形塑:一是大化革新(公元645-707年),一是明治维新(公元1868-1912年)。大化革新是学中国,使日本摆脱部落时期,进入文明社会。明治维新是学欧美,摆脱中国影响,实施宪政,富国强兵,使国家现代化。前者开创了日本古代文明,后者开创了日本现代文明。

台湾的这一历史趋势,或迟或早,恐怕是多数亚洲国家殊途同归之道。

事实上,晚清以来的中国近代史,也潜伏着一条脱亚入欧美以及脱欧美返亚返中交替起伏的脉络。戊戌变法、辛亥革命皆是这一历史流程的节点。只是由于宿命般地被掺入了(西方内部之异端)共产主义这一因素,而显得复杂暧昧混沌曲折。而半个世纪前,鉴于争夺国际共运霸主并防范苏联核手术的现实需求,共产中国联美抗苏,一时为主流文明世界接纳为同路人。在共产苏俄及东欧解体之后,中共借助美欧缔造的战后主流秩序及其对中共容纳的历史惯性,攫取超额历史红利,走上了类似日本上世纪二十至四十年代反噬全球主流秩序的狂妄道路。近年来其势嚣张,愈演愈烈,以致被某些御用文人吹嘘为所谓世界历史中的“中国时刻”。

鉴于此,在近十多年来全球自由潮流的衰退中,中共独占鳌头,以“中国模式”自我标榜,睥睨天下。

世界逆自由潮一瞥

自从1974年、1975年葡萄牙、希腊、西班牙的民主革命,到共产主义溃败——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波澜壮阔的第三波民主化在1992年结束。此后,始自2006年,全球发生了民主的倒退。 2016年自由之家报告显示,全球自由程度连续11年呈现下降趋势,主要原因是民主国家中的民粹主义及民族主义增长,而威权主义持续上升,共有67个国家的政治权利及公民自由面临衰退。

2006至2016,全世界遭遇了民主发展总体运动的挫折与倒退的时代。

它一开始出现在最发达和最成功的民主国家,即美国和欧盟国家,具有指标意义的事件是,美国在2007—2008年经历了大规模的经济危机。

在亚洲,中国、朝鲜、越南等国仍维持一党专政。泰国、菲律宾、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兰卡等东南亚及南亚国家的寡头政体时常因为种种社会因素诸如政治世家垄断资源、贪腐或治安、犯罪等问题而不时变动,官民对立常使国家陷入危机,其中新加坡、柬埔寨等更维持一党威权制,由单一政党长期执政。

而中东、中亚、北非邻近的30多个阿拉伯世界国家以及除了毛里求斯、南非、佛得角以外的大部分非洲国家,因为长时间的乱局及政治生态与文化背景等因素,也多非民主化。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使人们期待着阿拉伯世界置身于第三波民主化之外的状况将走向终结,结果却恶化为埃及重新恢复了原有的统治,利比亚、也门以及叙利亚陷入无序状态,极端伊斯兰运动于兹兴起。

东欧各国近年出现民主倒退现象。俄罗斯自2000年后,普京及统一俄罗斯党的统治日趋强势。拉丁美洲如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尼加拉瓜等出现左翼民粹主义强人独裁专政,出现以左派执政为主的“粉红浪潮”,然自2010年代后,右翼保守派力量逐步回潮。

在上述反民主的世界性逆流中,中国夺人眼目。30年前濒临巨大合法性危机的中共从天安门的血泊中败部复活,成为反民主反欧美最关键的堡垒。特别是自习近平2013年上台后,殚精竭虑,倒行逆施,全面复辟极权制度,修宪扩权,自我政变(autogolpe),妄图黄袍加身。残酷镇压民间社会,大肆向外扩张共产“中国模式”,重新杠起历史废墟中的共产主义血红的旗帜,结交威权与极权政权,剥夺和压制香港、台湾的自治,咄咄逼人于南海诸邻……。中共已经成为全球专制力量的一个核心,成为反民主力量轴心国的中坚。赤雾弥漫,世界处于悬疑和忧虑之中。

拨乱反正的历史信号

历史的反弹终于在2019年轰然而起。

从前述历史视角俯瞰,2019年以来的一系列变故:半年多的香港倾城出动抗拒北京的巨浪,香港分区选举泛民派的大胜,北京不得不签署严苛的第一阶段贸易协定——舆论所称的城下之盟,尤其是,台湾的压倒性选举胜利在第一岛链的中枢点扬起的抗共旗帜,无疑已矗立为当代世界趋向的战略转捩点。

在这场拨乱反正的历史运动中,美国无疑是动见观瞻的主导力量。经过三年的摸索、修正与调整,美国从以经济为主轴的对华单打独斗开始向联手盟邦的方向靠拢。不久前北约以中共为主要假想敌的共同声明,以及美欧日2020年1月14日发表的《联合声明》呼吁世界贸易组织对政府补贴实施更严格的限制,直接针对中共经济模式的核心,旨在堵住中共利用WTO规则的漏洞,迫使其向正常的文明规范靠拢。联系到美国在2019年针对香港和台湾发布的一系列法案,美国与盟邦的联手趋势再怎么高估也不过分。这就是当下国际主流社会向北京发出的清晰信号。

在这样的全球背景下,我们再返观台湾大选对中共投下的否决票,以价值观对决为基点来想象未来的东亚地缘政治未来,不难预测,将来的态势,绝不是中共如何突破“第一岛链” “第二岛链” “第三岛链”而横行于太平洋的问题,而是这些所谓“岛链”如何环绕中共牵制中共围堵中共的问题,不是北京如何赤化周边世界乃至国际社会的问题,而是中国人联手国际社会如何演变中国为国际大家庭正常成员的问题。拨乱反正,如何使中国回归正常的文明国家,这才是历史的真问题。

——《光》传媒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

阅读次数:4,85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