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爱清风笑:一个老刑侦对武汉疫情确系美帝阴谋的缜密推理,开脑洞!

Share on Google+

无读不丈夫 2020-01-30

叮咚——

门铃骤然响起。老邹从沙发上直起身,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自打疫情爆发,他就通过朋友圈、微信群向所有亲朋好友打了招呼,今年春节谢绝登门,一律电话、微信拜年。这——是哪个缺心眼的非得跑上门来找没趣?

隔猫眼一看,原来是邻居老朱。是不是又忘买油盐上我这来借了?于是开了一道门缝问。

“不是不是!”老朱直摇手,“老邹啊,我有个难解之谜想求助你这个老刑侦帮我解惑。”

“跟拜年一样,咱微信聊好了。”老邹说。

“别介,这事三言两语说不清。”老朱堆着笑,“再说了,我跟你一样,六七天没出门了,潜伏期也该过去了,放心。”

话说到这份上,老邹没辙,只好开门纳客。

进得门来,老朱不多寒暄,直奔主题:“我就想问问,关于这次武汉疫情,网上很多人猜测是美国生物战阴谋。以美帝的尿性,亡我之心历来不死,去年还把我国正式列为战略假想敌了,我觉得啊,这个判断靠谱,你说呢?”

老邹心中十万个草泥马奔腾,这是闲得蛋疼还是在家憋出来的毛病?强压不快说:“无稽之谈,不必当真吧?”

“诶,怎么是无稽之谈!大伙都在分析,为什么疫情早不爆发晚不爆发,恰好赶在春运时爆发?还有,为什么不在其他地方爆发,而是恰好在九省通衢的武汉爆发?春运高峰期+全国交通枢纽,这是实施精确打击的完美时机和地点啊,天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照你这么说,病毒还得专门避开春运高峰、人口密集地区来才算懂事?我说老朱啊,咱再闲再憋得慌,也别这么无厘头吧!”

老朱把眼一瞪:“这话我可不爱听!疫情事关每个家庭、每个人,咱们探究一下它的原因有何不可?再说,人家网友都掌握了,美国以前常干偷偷采集中国人基因的缺德事,这不明摆着要给咱中国人下药嘛?”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专门针对特定人种的生化武器,何况,美国也有好几百万华人。”老邹不耐烦。

“如果不是美国搞的,那为什么美国人得病的那么少?而且正赶上毛衣协定刚签订就爆发了,时间点这么蹊跷。种种因素结合,你总不能排除美帝投毒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吧?”

老邹正想继续辩驳,扭脸看到沙发上正在看的马克吐温小说,猛然想起他那句名言:不要和傻子争论,别人会搞不清谁是傻子。于是笑了,说:“嗯,仔细一想,你这么说倒也有些道理,一切皆有可能,美国当年连原子弹都敢投,现在投个毒算什么!”

”就是嘛!”老朱一拍大腿,“狗改不了吃屎,美帝满世界煽风点火,最近又在中东搞精确打击,这武汉疫情,搞不好就是他们在生物战领域的精准打击战术。只是我还没想明白,这事究竟是川普亲自策划的呢,还是中情局自作主张的呢?你这老刑侦能不能用现代刑侦技术给咱分析一下?”

老邹决定配合他唱一出二人转,于是说:“那咱就先从作案人来分析,中情局有时候也会自作主张,比如干掉个把人,或者虐个囚,逼个供什么的,但要针对某国发起大面积攻击,这个就远远超出他们的职权范围了,应该只有总统才有这个权限,所以,川普直接策划的可能性更大,但也不排除中情局个别人精神错乱了而擅自行动,一切皆有可能嘛。”

老朱有点失望:“这不还是没法确定呀。”

“稍安勿躁,”老邹笑了,“咱们再从作案实施过程来分析,看看能不能得出一点不一样的结论。”

“愿闻其详。”老朱眼里充满了求知欲。

“除了投毒这个步骤,美帝这次生物战之所以能够成功,还有一个关键点,就是在病毒传播之初,不能让疫情过早地报道出来,要给病毒留足充分的传播时间。否则,病毒还来不及扩散就被掐断了传染源,你说这一战还怎么打?美帝的如意算盘岂不要落空?”

“对,那就前功尽弃了。”老朱直点头。

“所以呀,这里面又牵涉到两个关键事件:第一,抓了八个造谣者,以阻吓别的知情者传播疫情消息,把盖子捂住,这个操作必不可少。第二,为了加快病毒的扩散,还想方设法组织了百里亭万人宴,从中也可看出美帝策划之周密。”

“果然是老刑侦,一下就抓住了问题的要害。”老朱由衷地赞叹。

“还没完,最骇人听闻的推论来了!”老邹端起茶杯慢悠悠喝了一口,接着说,“请注意,能够做到这两点的人是些什么人?”

“武汉市公安局?还有,百里亭社区领导?”老朱问。

“哪有这么简单!”老邹摇头,“抓造谣者一事,不光是一个公安局能搞定的,一定有市级甚至省级的授意。而根据我国防疫法,疫情的公布还需要经过国务院卫生部门授权,就是说,他们的势力已经渗透省、市和北京了。另外,这事还上了央视新闻,可见其幕后主事者能量之大。同理,百里亭万人宴可不是一个小小社区领导有权利拍板的,区领导、市领导估计都有参与。所以,这事不可能是一个中情局能摆平的,一定是川普这老小子使的坏。”

“哦,那这个问题就相当严重了。”老朱眉头紧锁。

“没错!这说明,美帝不光是这一次才对我们发起了生物战,而是老早就发起了间谍战、糖衣炮弹战、超限战。目前来看形势相当严峻,在我们各级政府中已经不知道潜伏了多少美帝间谍,又用糖衣炮弹收买了多少官员。”

“看来,斗争远比我想象的更为艰巨。”老朱剑眉倒竖,一双眼睛满是忧虑。

“老朱,别太发愁,也有一个好消息。”老邹拍了拍他的肩膀。

“哦,快说。”老朱充满期待。

“通过美帝的这次生物战,可以肯定,钟南山院士还没有变节,他还是我们自己人。”

“对,要不是他第一个把真实疫情公诸于众,估计美帝还会想办法继续阻挠公布。”老朱连连点头。

“那行,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看看要不要回家静静,思考一下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应对美帝丧心病狂的战争攻击?”

“好的好的,那我回去静静,斗争形势相当严峻,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得好好想想。”

送走了老朱,老邹重又拿起马克吐温这个聪明家伙的小说看了起来。

(以上戏说,切勿当真!)

阅读次数:5,26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