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与怀:“武汉肺炎”与“中国病毒”

Share on Google+

大概五年前,有一个词语在世界各国国情研究领域出现——“中国病毒”。

不少中国研究专家发现:毛泽东发动并亲自领导的那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启了以“政治互害”为特征的中国社会“互害模式”;而文革之后,改革之后,互害模式进入到社会各行各业,一步步从全民“政治互害”变异升级到更为广泛的日常性的全民“经济互害”。就在这片信仰沦丧的废墟上,在极权专制的“硬暴力”和“软暴力”维护下,以腐败为核心的“病毒”应运而生,把人性之恶发展到极致。它透支的不仅是环境和未来,更是灵魂和良知。在大国崛起的背后,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是肆无忌惮的盗版、举国风行的造假、创意迭出的骗术、不择手段的手段……

这个“病毒”堪称为“中国病毒”(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首先提出这个概念,他的用语是“中国式病毒”),它在很多方面像癌症,但又是能传染的病毒。树若无皮,必死无疑,但人若不要脸,却天下无敌!所谓中国白猫黑猫的发展模式,正成为一种难以遏制的病毒,使中国陷入全面性错乱;而且不但祸害中国,也传染国外,在全世界侵蚀民主自由制度的基石,对世界形成了一种另类威胁。如何频当年所指出,中国随着自身的崛起,已经开始向全球扩张;而全世界包括西方对中共病毒式的侵蚀不但没有应有的警觉和应对之法,而且还一直在帮助、成全中共。中共领导人俨然成了世界舞台上最受欢迎的来客;中国的支票和市场使各国政客和商人垂涎三尺,让中共无所顾忌、更为放纵。他表示,如果这个趋势继续下去而不扭转的话,人类文明的基石可能遭遇比热战冷战更可怕的摧毁。

所谓“中国病毒”,就其诞生初因而言,是一个政治意义上的概念。但是,几乎世界上没有谁会料想得到,2020年开年没几天,“中国病毒”竟然又多了一个确实是医学上的概念。

而这竟然是一场尚在演绎的惨烈的悲剧!

据透露,2019年10月,号称亚洲第一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在武汉疾控中心依照惯例送来的从几家医院收集到的众多病例样本中,识别出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病毒。有着职业敏感的研究人员,迅速对病毒进行了分离、测定DNA结构、排序,正式确定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型冠状病毒。事后,他们自称自己的这一研究过程是“完美的工作”。但是,非常不幸,这项工作并非“完美”更没有产生“完美”的结果。

引起武汉肺炎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

2019年最后一个月,武汉肺炎疫情开始扩散。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二十七名不明肺炎患者。自12月中旬开始,已经有证据证明,这种病毒可以通过密切接触发生“人传人”的传播。但是,2020年1月1日,新年伊始,武汉警方宣布“依法查处”八名“散布武汉肺炎谣言者”(他们全是医生)。为此,警方还特别提醒,“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在网上发布信息、言论应遵守法律法规,对于编造、传播、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警方将依法查处,绝不姑息。”

1月3日,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被控“在线散布谣言”和“严重破坏社会秩序”,被要求签署一份声明,承认自己犯下“轻罪”,并承诺不再做出“非法行为”。图为李文亮认罪签字的“训诫书”。(本文发表前,李文亮医生已于2020年2月6日晚上九点半停止心脏跳动。)

惊疑未几,所谓“谣言”就被证实。1月21日,中国官方媒体公开承认,武汉地区发生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再过两日,23日凌晨二时半,武汉当局突然发布封城令,宣布武汉已“全面进入战时状态,实行战时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拥有“九省通衢”之称、一千多万人口的千年古城武汉三镇,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突然被封锁,可见当局发现事态非常严重了。

但发生疫情的真相是什么?全国民众还是不得而知。事实上,就在武汉封城前几天,湖北省和武汉市官方依然在高调欢度春节,上演万人和谐宴会,举办湖北省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等等。1月23日,与武汉开始封城的同时,习近平出席了北京新春团拜会并发表讲话,大谈中国梦,高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却只字不提武汉封城和武汉肺炎的问题。1月24日夜,被突然封城震晕了的上千万武汉居民,身处围城之中,惶惶不可终日地度过一个惊恐的除夕之夜,而北京及全国各地如常举办喜气洋洋的盛大的“春晚”。1月25日,大年初一,打开腾讯新闻网,热点标题是:《鼠年央视春晚回顾:马丽挺孕肚爆笑搭档沈腾,谢娜肖战茶馆一见钟情》、《李嫣一人在国外过年,与闺蜜互拍超自信》、《从网红妆到春晚大女主,佟丽娅正宫归位,最好的报复就是让他后悔》……真可谓:“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天朝一派祥和!人民一派欢乐!为了营造全国一片升平盛世的景象,中共决策者可谓煞费苦心。

2月3日,许多中国人第一次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嘴中听到了:自1月3日起,就是当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还蒙在鼓里的时候,中方已经开始向美国通报疫情信息,一共通报三十次。而一般中国人知道事态,大约是钟南山院士1月20日透出武汉肺炎人传人的信息之后,也就是说,直到武汉疫情彻底失控之后!

本来可以有一、两个月的预防时间,或者半个月的预防时间,这就足够让成千上万的生命保持蓬勃的生气了!足够让成千上万的家庭保持完整了!而现在,非常不幸,中国各省全部沦陷了,封城的不但只是武汉及湖北的城市,截至2月5日,全国实行封城措施的有温州、杭州、郑州、福州、宁波、南京……等多达三十四座城市。至于全国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已经多到没人相信官方公布的数字了。武汉肺炎这种“中国病毒”,还扩散到全球二十多个国家,菲律宾已出现第一名死亡病人。随着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这个疫情为“全球关注的紧急公共卫生事件”之后,截至2月1日,全球已经有六十三个国家采取了相应的入境管制措施,限制中国人入境,包括朝鲜、俄罗斯、伊朗、巴基斯坦这些所谓“友好”国家。俄罗斯政府2月3日还宣布将驱逐感染武汉新冠病毒的外国患者。中国处于几乎被世界隔离的状态。

日前,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央视采访时显得似有后悔之心。他说,“如果早一点决定,结果会比现在好。”人们指出,他这句自责又何尝不是说给习近平主席听呢?人们也许无法窥伺到当初北京的应对流程。但显然,SARS之后的数次疫情蔓延,仍然没有让中共将现代社会突发公共安全危机管理机制提升到应有的水准。从地方到中央,其间的国家机器运转是如此混乱和不堪一击,大大超乎人们的想象。

“武汉肺炎”疫情现在尚未达到其高峰期。如果没有出现特效药物和行之有效的防控治措施,包括“病毒猎手”利普金教授(Prof Walter Ian Lipkin),谁也无法判断疫情会延续多久?谁也无法估计这场灾难会导致多少人患病?会导致多少人死亡?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将如何惨重?中国民众现在处于空前困难的境况。这一切,谁之过?谁将成为千古罪人?

封毒迟缓,封口迅速,背后目的何在?中国病了,得病于“中国病毒”,得病于这个五年来又有所变异、其新成分更为强化的“中国病毒”。应运而生的“武汉肺炎”,这个原本是病理学的名词,连同它的“中国病毒”,必定以其深刻的政治涵义,载入人类二十一世纪史册,虽然对时刻以“伟光正”蛮横于世的中共而言,这绝非光彩。

(摘自本文作者《“武汉肺炎”与“中国病毒”》,本篇初稿于2020年2月5日。)

阅读次数:2,97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