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他们的“手”是不是也能伸到网民的电脑里来(短章三则)

Share on Google+

白岩松,你不要生气,民众就是这么势利

这两天看到很多“自媒体”简直就是在讨伐白岩松,估计这是白岩松没想到的。

刚才在微信“订阅号消息”上找文章,又看到一题目《要韩红!不要白岩松!》,从文字到标点,直白得不要不要的。也不知白岩松看到是否会生气——至少不会高兴是肯定的。

不过,我劝白岩松不要生气,他应该明白,民众就是这么势利。

如果他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连这个道理都不懂,那么他思想的深度也就值得怀疑。可如果他真的懂得这个道理,为什么又去说那些不该说的话,要去当那个什么副会长呢?

他难道不知道人们对红会的怨气?他难道以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自己一去,就能改变人们对那红会的印象?果真这么想,那就更要怀疑他思想的深度了。

还说民众的势利吧。

白岩松应该明白,除了你在欺骗民众而民众又上了你的当,相信了你的欺骗,不然,只要民众发现你不是在为他们说话,或者是在损害他们的利益,不管你说得多么动听,也不管你先前说过什么做过什么,甚至就算你先前是“正义的化身”,你曾经是他们的太阳是他们的救星,民众也还是不喜欢你,并且会批评你,甚至讨伐你。

一切不为民众说话,甚至损害民众利益又想得到民众拥护爱戴的,采取的都只能是瞒和骗,或者再加上权力乃至武力。

昨天在心情烦乱时无意间又翻看鲁迅的《南腔北调集》,他在《题记》中说:非常时期,“可说之处说一点,不能说之处便罢休。”为什么要“罢休”呢,鲁迅紧接着为自己拉了句“客观”:“即使在电影上,不也有时看得见黑奴怒形于色的时候,一有同是黑奴而手里拿着皮鞭的走过来,便赶紧低下头去么?我也毫不强横。”

连鲁迅这种“硬骨头”,遇着暴力都“毫不强横”,何况普通民众乎。

民众是非常势利的——可也正因他们是非常势利的,不仅容易上当受骗,也更容易屈服,白岩松应持理解态度。

2020.2.2早饭后

求病毒放过人类

原本想着还像前几天那样继续“闵某言”,而今天是2月6日,那就“2月6日闵某言”。可想了想,今天如果还那样简单说几句,会感觉太憋屈,不足以表现这个伟大的“时代风貌”,于是就有了下面这样几段文字:

一想到昨天看到有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他到当地民政局申请进孤儿院(父母爷奶都让病毒夺去了生命,真让人痛心),和一个住在隔离重症病房且更小的孩子哭着问医生他“可不可以晚点死呀”的文字图像以及音频,就为美国特效药在临床试验第一例取得成功的消息欣喜不已。祈求上天至少要保佑这个问医生他可不可以晚点死的孩子能逃过此劫。

你看一个如此幼小孩子的精神世界是多么健康和丰富,他说他还想把球赛(估计是幼儿足球赛吧)踢完,还说他有答应过妈妈他会好起来,如果他死了妈妈会哭的,而他不想看到他的妈妈哭。其实,在我们大人看来,这个小天使幼小得还根本不懂生死。

所以,我在美国特效药在临床试验第一例取得成功的帖子后面留言时说了这么一句:老天若有眼,就让不顾事实骂美反美的东西去死吧。否则,对不起老美不说,也让本人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有些人是吃屎长大的,上天不必跟这种东西一般见识。

接着还想说的是,昨天拟一题目:《要有勇气承认:2020没有春天》。你猜怎么着,题目敲出后,准备在文档保存时,竟然说“文件名无效”。也不知这是文档自动设置,还是紧跟当前形势的缘故,反正让人不可思议。于是,我感到了恐怖。仅仅在文档敲这样一个题目,就不许保存,还有没有自由的影子且不说,我们的隐私权呢!

于是试着修订:先删掉“春天”,再按“保存”,显示的还是“文件名无效”;再将“没有”也去掉,再按“保存”,还是不行,依旧是“文件名无效”。于是,只好将“2020”即题目下半句一并删除,这样,题目就变成“要有勇气承认”,而这对我要表达的意思来讲,显然是一病句。然而,这回总算可以“保存”了。也许是被吓的,到现在文档中都只存一题目,暂时没有心情把它做成文章。

这种情形在自己是“开天辟地”,或者说自从用电脑敲文章二十年,这是第一次遇到!他们的“手”是不是也能伸到网民的电脑里来,我不知道。天天在央视上煞有介事地说什么要保护广大人民群众的隐私权,难道就是这样保护的?像我这种人还有没有隐私权,天知道!

早间在微信朋友圈读到两篇帖文,一篇是张凯律师的《毁灭我们的不是无知,而是傲慢》(现已看不到,点开是“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内容说,如果不是傲慢,疫情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蔓延和严重,因此,面对病毒,面对疫情,人类应该少些傲慢。这种意思我几天前在一篇文章中也说过,题目就叫《人类永远不要嘚瑟》。另一文《新冠肺炎“次生灾难”正在发酵,要预防社会出现系统性崩溃》,谈的是要警惕这次疫情的次生灾难:“我们最后可能只能祈祷在天气的帮助下,2019-nCoV能放过我们人类。”一个“放过”,既心酸,又无奈,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假如最后的结果不幸让现已成网红的上海传染病权威专家张文宏说中,即“三种可能”中最坏的一种即“抗疫失败”,那么,就不是我们战胜病毒,而是只能求病毒放过我们,放过人类。不管如何,也不管是我们战胜病毒,还是病毒放过人类,只要能恢复正常生活,让很多患者活下来,就谢天谢地,阿弥陀佛了!

不然,还能乞求什么呢?

2020.2.6晨

牢记二姐教导

2月7号下午四点多,忽然又接到二姐电话——印象中头一天才跟她通过电话。又有什么事吗?我就问了一句。二姐说还是关心你的嗓子溃疡,好点了没,买药了没。

我一听,有点不高兴,昨天在电话中跟你说是口腔,怎么又是嗓子。二姐听出我不高兴,说嗓子和口腔有多大差别呢。

接着我就跟他讲在超市买了一只大鸭子,她说有五六斤,我说差不多,四十多块钱,还说这边的(猪)肉价高,四十块钱一斤。她在那边就说焖一焖怎么怎么吃。我说一块还没吃呢——我就只是把鸭脖子的皮切切炼炼(鸭脖子皮上有不少油),用那个油炒菜,今天就感觉好多了(鸭子大寒,下火)。她还在那说如何吃鸭子。我说你都没听清吗,我一块还没吃,你耳朵怎么这么不好,不跟你说了。二姐先说她的耳朵现在就是不怎么好,用了一种什么方法在治疗,然后把我“不跟你说了”当作我吵她,说我是关心你,你怎么不知道好歹。二姐这么一说,给我弄得不好意思。

接着二姐不再说我口腔溃疡的事,嘱咐我千万要注意,不要把自己搞感冒了,不然,一旦感冒,就会发烧,你去买感冒药,别人就有可能把你当疑似肺炎患者抓起来。

真没想到二姐居然想得这么远,我就没想到。我跟二姐说,我一年到头几乎不感冒,即使感冒也较轻,自己很快就好了。这是真的。今天上午去超市购物,在里面还打了一次嚏喷、擤了两次鼻涕,这对我来说就算是感冒了。当时还在心里怪二姐:让你说坏了。

可从超市回来一忙活,感冒就吓跑了。现在是下午两点多,正在电脑上敲这则短文,没有一丝感冒的感觉。

跟二姐通罢电话,心里有点小不舒服。二姐长我十岁,还天天操心他这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弟,而我有时还不知好歹,对她说难听的话。其实我前天跟二姐通罢话就想不该跟她说我口腔溃疡,又让她操心。果不其然,昨天又打来电话,就是“操心”的证明。

我怎么可能“不知好歹”。母亲去世后,全天下最关心最爱护我的就是我的二姐。我这辈子到今天,除了已经死去的父母,谁的都不欠,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上的。要说欠,就只欠二姐的。每次回老家县城,到二姐家吃饭,都是空着手去,从不带礼物,但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这是除了原来在父母家也有的感觉之外,去任何地方都不会有的感觉。

二姐也从来没有因为我无数次在他们家吃饭甚至就住在他们家而给我有任何不好的感觉。可以说二姐对我这个老弟的关心不亚于对她的儿女。

原本没想要做这则小文章。昨天夜间睡醒一觉,好像也是天意,忽然意识到,我要牢记二姐教导,在这非常时期,绝不能感冒,绝不能因感冒去买药,然后被他们抓走。这两天在微信上看到有些不肯走硬被抓走的视频,心里很不是滋味。

更不是滋味的是,在微信朋友圈已看到那些因疑似被集中安排在他们说的“方舱”,就是一二百人分床睡在一个大场地,外面一个厕所还是露天的,从视频中看到厕所里装着用过的厕纸篓堆得老高,虽是在手机上看到,已经受不了(如果你正一边用餐一边读我文字,容我对你说一句:抱歉,对不起)。要是把我也弄到这种地方,那该是怎样地难受哦。

尽管我知道,人嘛,不管是谁,吊起来都能挨,因为不能挨也要挨,可也还是希望这辈子最好都不要有那种经历。越是这么想,就越是觉得要牢牢记住二姐教导,坚决不感冒,一定不感冒,从海口安全返回郑州。最后再啰嗦一句,原订二月十五号的机票,前几天南航通知取消了。前天又订了三月一日的,是首航,但愿这次不再取消。

2020.2.8下午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2/2020

阅读次数:5,8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