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吓人的真数据,也比暖人的瘸数据好

Share on Google+

六神磊磊读金庸 2020-02-13

文/六神磊磊

今早起来,一个数据有点吓人:湖北新增病例14840例,其中武汉13436例。

多,真的是多。因为之前截至11日时,武汉累计报告的病例也“不过”是19558例。这一天过去,就“新增”几乎一倍了。如果光看数据,那真是“观者如山色沮丧”,苍了个天的,疫情失控了,病毒大跃进了,日传万人了,这一仗咱打不赢了。

但是这些新增的庞大数据是怎么回事呢?认真看了一下,基本是“临床诊断病例”。比如湖北新增的14840例,临床诊断的病例是13332例,占了绝对的大头。

什么是“临床诊断病例”?细看相关解读,咨询了一下专业人士,某种意义上说,注意我说的是某种意义上,基本就是过去一直统计不进去的病例,漏掉了的病例。

比如有一位市民赵钱孙,发烧了咳嗽了,去医院检查了。也做了CT了,也查出了磨玻璃状的阴影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典型症状他差不多都有了,医生叹口气说你多半就是了。

可是因为种种原因,比如没有试剂盒子,就是不给赵钱孙确诊。医生也明白他是了,他自己也知道他是了,但就是不确诊。不确诊他就不能算一例病例,这个数据就不会统计进去。明天全国人民看病例数据,里面就没有赵钱孙。

这还不是收治不收治、有没有床位的问题,而是老赵他根本连病例都不算。回头老赵重症了,他也不算重症病例;老赵不幸死亡了,他也不算死病例。每天发布的数据,都和老赵无关。

之前湖北、武汉通报的人数里,就有许许多多的赵钱孙都没有统计进去。非要较真地说,有道理吗?它也有道理,因为没确诊嘛!医学上的事得严格嘛,没确诊怎么算呢?

可是它反映实际情况吗?不反映。体现真实的疫情吗?不体现。说老实话我此前根本不怎么看湖北的数据。千个万个赵钱孙统计不进去,那数据不过就是个确诊的游戏,这数据看了干嘛?

但是现在,这一部分广大的人群给算进去了,医生说他们是,他们就是了。

一天新增一万多,一方面应该是因为最近的排查,应收尽收等,把疑似的病例查出来了许多,这个工作是很辛苦的,社区、基层、一线尤其辛苦。另外一方面是统计口径也变了,把之前不算的赵钱孙都算进去了,所以数字大幅增长。

这是什么?这就是实事求是。总有人凶巴巴地问:老批评官方,你诉求是什么?我说诉求就是希望他们实事求是。

吓人的真数据,总比暖人的瘸数据好。注意我没说假数据,我说的是瘸数据,它是瘸的。瘸数据误导人,瘸数据导致瘸分析,造成瘸乐观,糊住窗户非说雨小。有人在瘸数据的基础上去做分析,哎呀今天又少了几个呀,“二连降”“三连降”啊,说明势头很好呀。比如下面这种分析,这有啥意义?

现在把真实一点的东西摊开来,各位看吧,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问题就是这么个问题,我们的任务还很艰巨,感染的市民还很多,还不到吹牛逼的时候。这是好事,比操盘玩数字游戏要强。

我算是比较了解体制的。作这个决定,把这些数据统进去、公布出来,也是要担当的。为什么有关方面专门搞了一个“专家解读何为临床诊断病例”,配套一起发出来?就是怕公众看不懂,怕公众瞎猜,怕公众觉得糟糕了疫情控制不住了。但专家再解读,也保不齐数据不被理解,还被乱拳打脸。这不容易。想借一句之前文章的标题说句话:请捂住脸,坚持实事求是的勇气。

实事求是,一直是挺难的。为什么难?跟你说主要还不是官员干部个人品质的问题,而是因为牵一发动全身。你今天实事求是,就会显得过去不实事求是;你部门实事求是,就会显得别的部门不实事求是;你个人实事求是,就会显得旁人不实事求是。

比如你们村每年被老牛撞死的人数,年年都报是1人。今年你当村长,特想实事求是,报出来是5人,那过去的数据咋办?突然猛增的4人怎么解释?村民说那要么过去的村长都坏,都骗俺们,要不然就是你没本事,没把村里牛管好。所以说,实事求是难,实事求是要勇气。诗人鲍照说,自古圣贤尽贫贱,何况我辈孤且直。讲实事求是,是要有“孤且直”的劲头的。

最后,我说这个数据是好事,那是对于迎战疫情,对于公众知情权而言的。

对于这一万多名患者中的每一个人,他们大概都面临着山一样的沉重,道喜还早,庆祝还早。不经他们真心允许,我们无权把美好、温暖之类词擅加在他们身上。《有周芷若喂饭,玄冥寒毒中的张无忌笑开花》这样的东西,真的是不想看到了。

阅读次数:3,34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