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平:从蒋彦永医生到李文亮医生

Share on Google+

——什么比武汉肺炎更可怕?(上)

二OO三年,沙士(SARS-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疫情 ,或非典型病毒引发肺炎的疫情,在中国爆发。当时在北京军方302医院任职的少将军医蒋彦永医生,揭发了官方隐瞒SARS疫情。二OO三年四月三曰,时任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中外记者会上宣称:”北京市只有十二非典(沙士SARS)病例,死亡三例,中国的非典已得到有效控制。” 蒋彦永认为该数字与真实情况相差太远。据他所知道的,光是302军医院已经收了四十名病人,死亡两名,309军医院收了六十名,死亡七名。蒋彦永将自己掌握的信息分别发给央视四台及凤凰卫视,却得不到回应。直到美国”华尔街曰报”及”时代杂志”获悉,主动採访蒋彦永,中国大陆SARS疫情才得以爆光。

然而,蒋彦永这篇专访最近在互联网上传播,却遭到中国网管频频删除,理由是”违反相关法律及法规”。由于蒋彦永的揭露,中国沙士(SARS)疫情才最后得到控制及防治。但当时已散播到世界各地,包括香港及加拿大,香港SARS死亡病例有几百名,加拿大SARS死亡病例有几十名。蒋彦永曾说:”那样(隐瞒SARS疫情)对我国和世界人民将造成极恶劣的后果,我有责任将知道的真相告诉世人。… 作为一个医生,保护病人健康和生命是第一位的,对危害病人的各种行为都应该反对。” 他并说:”五十年来,经过历次政治运动,我深深体会到,讲假话、讲空话是最容易的,但我要做到绝不讲假话,要坚持讲真话。”

李文亮医生是任职在武汉一间医院的医生。二O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曰,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显示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度阳性指标,出于想提醒同为临床医生的同学、同事注意防护的角度,他发出了警告信息:”确诊了七SARS-like病例”, 要大家注意防护。他当时未知道这不是SARS病毒,而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但是,他首先发出了疫情预警。如果武汉政府当局能公开信息、及时採取有效措施防控疫情,就不会出现后来的封城、封省大灾难。但中共当局不但没有从十七年前隐瞒SARS疫情而造成大规模扩散的教训,当地公安竟以”在互联网发佈不实言论”传唤了李医生,并严厉警告他,强迫他签了训诫书。并告诉他如果继续从事”非法活动”,将会受到法律制裁。据报导,武汉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传唤八名”违法造谣者”,并依法进行处理。李文亮就是这八名所谓违法者之一。

其实,这八名”违法造谣者”都是武汉第一綫的医务人员。李文亮医生在离开公安局后,立即回到前綫医务岗位帮助病人。但他不幸成为十四位受到感染该病毒的其中一位第一綫医务人员。更不幸的是,李文亮医生因染上新型冠状病毒已于二O二○年二月六曰当地时间晚上九时三十分病逝,年仅三十四岁。留下了同样被染上新型冠状病毒的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

武汉肺炎指的是从二O一九年十二月初在武汉爆发的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经过一个多月的发展,武汉肺炎疫情已在中国迅速恶化,并甚至失控。除了武汉及其附近湖北省十多个城市宣佈被封城后,全国已有几十个城市被封城,包括南京、杭州、郑州等。已被确诊患上武汉肺炎的人数按中国官方公佈已有几万人,死亡人数已超过六百人。不但在中国境内广泛传播,武汉病毒已散播全球,全世界已有二十多个国家的人民被染上武汉肺炎。世界卫生组织在今年一月三十曰宣佈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PHEIC)。

要知道武汉肺炎怎样发展到今天这灾难性的地步,我们要追溯一下其发展过程。

二O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应邀在上海交通大学作题为”蝙蝠冠状病毒及其跨种感染研究”的主题演讲。石正丽女士是武汉国家生物化学安全实验室副主任。石副主任的研究,一般人大概是不会知道,但有关当局不应该不知道。

二O一九年十二月,武汉已发现二十七名不明原因的肺炎患者。十二月三十日武汉卫生健康委员会(卫健委)要求各医疗单位就此病患严格上报,但同时严禁对外公佈救治信息。其后,并称未发现人传人感染。二O二O年一月一曰,武汉公安发佈,八名”造谣者”被查处。同曰,当局对认为是病毒发源地的华南海鲜城正式整治。一月九曰,中国卫生专家组确认武汉肺炎是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从一月六曰起至一月十八日,除了再次重複没有人传人証据及只发现四十一病例外,武汉政府及卫健委并没有宣佈针对武汉肺炎的行动。所以在一月十八曰,武汉百步亭社区还举办了万家宴,有四万家庭参加。又在二十一曰举办了湖北省春节团拜会。

虽然在一月十九曰,武汉公佈由四十一突增至一百三十六病例,但中国国家卫健委及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均称武汉肺炎传染性不强,疫情可防可控。一月二十三曰凌晨,武汉开始封城,但之前已有几十至几百万人逃离武汉。

一月二十六曰,武汉市长周先旺在中央电视台上说:”武汉市有关疫情信息不及时,是因为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信息之后,要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人们不禁要问:周市长要谁授权给他,他才能公佈疫情真相?中国官方媒体报导习近平最近就武汉肺炎的最高指示回答了这个问题。习近平一方面说:”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但,他同时说:”要加强舆论引导,加强有关政策措施宣传解读工作,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确保人民群众度过一个安定祥和的新春佳节。”这大概就是为甚麽武汉肺炎在爆发一个多月后,武汉还举办百步亭万家宴,以及湖北省春节团拜会。这也解答了周市长要谁授权给他才能公佈疫情真相。

二月三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透露,自一月三曰起,中国官方共三十次向美国通报了武汉肺炎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可是,如上所列的疫情简要发展过程,官方对内却一直在隐瞒疫情。

这就引出本文题目的问题:甚麽比武汉肺炎更可怕?

二○二○年二月七曰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20.02.10

阅读次数:3,4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