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劼:“举国肺炎”源自中共体制系统性溃败

Share on Google+

中国“举国肺炎”不仅将全体民众置于险境,也给中共体制和中国命运蒙上了巨大的阴影。

当今满世界的所谓“武汉肺炎”,其实应该称作中国的“举国肺炎”。虽然事发于武汉,但真正的症结却在于中共体制从上到下的系统性溃败。

病毒初发时,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被引向海鲜市场,直至武汉著名的P4病毒实验室突然站出来企图撇清时,才适得其反地将世人的目光引向那里。在媒体和线民(网友)的追踪下,人们方才得知,这个当年由法国援助建造的最高级病毒实验室,在施工过程被中方擅自违约改造修建。据说,原承诺只建一座,却私底下建了几座;承诺不涉及攻击的病毒技术,却偷偷让军方负责实验室工程。最为致命的是,中方还擅自修改了法国提供的原始图纸,导致回收病毒的全封闭黑洞系统有了泄漏可能。

倘若上述种种可归结为强国野心,那么这种野心却被付诸极其粗糙的操作流程。整个操作毫无责任可言、管理混乱、冗员乾薪、随意外包。有必要进一步调查的是,是否有人随意处理实验动物甚或倒卖集市?

这其中还有一个严重的脱节是,研发病毒的所谓研究人员只管在外面发表论文炫耀科研成果,根本不在乎这病毒万一泄漏会导致生灵涂炭。照理说,疫情初始,有关研究人员就应该马上向政府及其所有相关部门提交防疫警报和防疫细则,但世人至今都没听说有这回事。

而疫情扩散,那个研究室应该冲到第一线指导医生如何防护与抢救病患,但世人也没见到这样的场面。世人所看到的,只是研究室发言人的辩解,以及研究人员之间的吵架。作为整个疫情最为关键的一环,竟然在事发之时与之后一再的脱节、一再地躲避。如此不负责任,在全世界医卫系统当中绝无仅有!

官场运作维稳优先

中国专制极权体制的传统源远流长,政府官员在官场上最大本事就是如何保住乌纱帽。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透露,最高当局其实有接到疫报,并在1月3日就通报给美国政府了;但显然没有当回事,春节照过,团拜照拜。举国上下需要喜气洋洋,以此尽显大国风范。疫情将会如何严重,全都茫然无知。

原因除了那个病毒研究室的不负责,还有地方官员的官僚作风。官员们把传染性极强的致命病毒当作流感,公事公办上报了事。北京搞春节联欢,武汉紧紧跟上,向中央看齐,举办万人宴。面对病毒肆虐,官员们完全按照官场规则行事,而不是按照疫情性质救灾如救火。这跟香港特首面对港民抗争时的唯上是从倒是如出一辙。

在这样的官场运作之下,员警的蛮横也就顺理成章了。8位通报疫情的医生被警告被训诫,这不仅与维稳方向保持一致,也与地方官府事不关己式的高高挂起完全吻合。因为中共当局一向把政权稳定放在首位,而不是民生与人命,地方官员理所当然凡事维稳优先,即便面对凶险的肺炎疫情也不例外。更不用说,武汉病毒研究室可能根本不曾把疫情如何凶险禀报官府。

熟悉中共体制的人应该知道,中共最高当局操心的并非国计民生,而是各种权斗局势。从毛时代、邓时代至今,始终如此。70年来,中国民众的首要义务就是陪着中共高层的权斗坎坷起伏。这一任上台以来发生的3次大动荡:金融股灾、香港风波、肺炎疫情,暗中全都蛰伏着权斗诡异。正因为是权斗缘故,所以世人也就不必惊诧,情急之下让军警冲入股市、让特种部队混入港警镇压香港民众,那都是权斗导致的各种逼迫。眼下的这场疫灾,权斗暗潮尚未明朗,但让什么人下台的呼声已然夺网而出。

正如地方官员最在乎的是乌纱帽,最高当局最揪心的是江山。上上下下,没有哪个在位的官员把民众性命当回事。不就是量个体温,当年非典不也摆平了吗?先过完春节再说。除了跟美国打个招呼,其他必须采取的防疫措施付之阙如。

不要以为只有今上如此,即便是毛泽东在世也同样会不当回事。中共当政的匪气历来就是准备打一场核大战死掉几亿人,都敢直言不讳。小小的病毒算什么?直到疫情开始失控从而威胁到手中的权力,方才如梦初醒,手忙脚乱地开始防疫。李克强就是这样去了武汉的。

疫情舆情双重夹击

为权斗所苦的最高当局,此刻才知什么叫自食其果,什么叫捉襟见肘。员警的维稳成为众矢之的,即便派出调查组去平息舆情和民愤,也已杯水车薪。在疫情和舆情的双重夹击之下,只好致电美国总统。美国的救援无疑是最有助力的,但武汉病毒所闯下的大祸如何掩盖?无法掩盖又怎能让人进来救助?

可见,病毒所至,不是一般的沉痾,而是整个系统的溃败。就连文革译训班培养的驻美大使都当众撒谎,水准比武汉市长还差,智力几近在纽约街头炫富的二代、三代小混混。这场举国肺炎不仅将全体民众置于性命攸关的险境,也给中共体制和中国命运蒙上了巨大的阴影。

苹果日报2020/02/13

阅读次数:4,38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