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宏
2014-11-07 17:35 来自 翻书党

【编者按】

文艺青年们都爱死了伍迪·艾伦,他有点古怪,有的俏皮,有点无厘头;他喋喋不休,絮絮叨叨,但我们还是愿意听。

伍迪·艾伦不光是喜剧演员、导演,他还写作,一直给《纽约客》、《纽约时报》、《新共和》写稿,他的文笔和电影一样,充满智慧的戏谑。最近,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了他早期的三本文集——《扯平》、《无羽无毛》和《副作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得授权摘录其中一些搞笑段子,来感受下伍迪·艾伦式的冷幽默。

施密特回忆录

一九四〇年春,一辆大型奔驰停在科尼大街一二七号我的理发店门前,希特勒走进理发店。“我只要稍微剪一剪,”他说,“头顶不要剪太多。”我对他解释说,要稍等一会儿,因为冯·里宾特洛甫排在他前面。希特勒说有急事,问里宾特洛甫能否挪到他后面。里宾特洛甫不同意,非说如果把他挤到后面,他的外交部长就当得太没面子了。希特勒马上打了个电话,里宾特洛甫当即被调到了非洲军团。希特勒理了发。

哈西德教派小故事,及知名学者的解释

某人家里有个女儿,长得很丑,嫁不出去,于是拜访克拉科夫的希梅尔拉比。他说:“上帝给了我一个丑闺女,我的心情很沉重。”
“有多丑?”这位先知问。
“如果她和一条青鱼摆在同一个盘子里,你都分不清哪个是她,哪个是鱼。”
克拉科夫的先知拉比想了很长时间,终于问道:“是哪种青鱼?”
该人被问得一愣,很快想了想说:“呃,是没去皮的那种。”
拉比说:“太糟了,如果是卤腌的,她还可能有点机会。”

问询

林 肯:(无法止住笑)我想讨论个想法。
詹宁斯:当然,先生。
林 肯:下次我们开记者招待会时……
詹宁斯:嗯……
林 肯:当我接受提问时……
詹宁斯:是,总统先生……
林 肯:你就举手,问我:总统先生,您认为一个人的腿应该有多长?
詹宁斯:您说什么?
林 肯:你举手问我:您认为一个人的腿应该有多长?
詹宁斯:我能问为什么吗?
林 肯:为什么?因为我有个好答案。
詹宁斯:是吗?
林 肯:应该长到正好够着地面。
詹宁斯: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林 肯:长到正好够着地面。这就是答案!明白了?一个人的腿应该有多长?长到正好够着地面。
詹宁斯:明白了。
林 肯:你不觉得这好笑?
詹宁斯:总统先生,我能直说吗?
林 肯:(有些恼火)可是,我今天逗得人们大笑。

盗贼自白

我最漂亮的活儿,是曾潜入大英博物馆。我知道,稀世宝石展厅的整个地面都布满了电线,稍微一碰,就会触动警报。我从天窗进入,头朝下,脚朝上,顺着绳索下来,这样,就不会接触地面。可以说是干净利落。只一分钟,我就滑到著名的基特里奇钻石展台上方。我把玻璃刀拿出来时,一只小燕子从天窗飞入,落到地面。警铃大响,八辆警车赶到。我给判了十年。燕子判了二十年至无期。但六个月后,那只鸟就缓刑出来了。一年后,在沃斯堡,它把莫里斯·克卢格法因拉比啄得半昏半迷,又被逮了进去。

纽约人真是势利眼

假若你要离开本市,家里也毫无防范,那可以用纸板剪成自己的人影,放在窗户上。任何人的人影都行。有一次,布朗克斯区的一个人用纸板剪出了蒙哥马利·克利夫特(好莱坞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著名演员,代表作《红河》、《乱世孤雏》、《郎心似铁》)的人影放在窗户上,然后自己去库切尔度假村过周末。碰巧,蒙哥马利·克利夫特从这里经过,看到了人影,心中大为忐忑。他想同屋里的人影搭话,可连续七个小时人影都没应答。克里夫特回到加利福尼亚跟朋友们说,纽约人真是势利眼。

门萨的娼妓

这不仅仅是有知识深度的经历,她们还兜售情感经历。我了解到,花上五十元,你就能“谈得深,但不接近”。花上一百元,一位女郎就把自己的巴托克唱片借给你,与你一起吃饭,然后让你看她进入应激状态。拿一张五十元的票子,你能同姐妹俩一起听调频广播。拿三张票子,你就能享受全套服务:一位浅黄头发、瘦小的犹太女郎会假装到现代艺术博物馆同你会面,给你读她的硕士论文,还让你在伊澜餐馆同她大声争吵弗洛伊德关于女人的看法,然后,假装自杀,自杀的方式由你来选。对有些人来说,这可是个绝好的夜晚。纽约,了不起的城市,蛮不错的生活。

福特警官的机智

显然,沃克是自杀。安眠药吃多了。然而,福特警官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头。也许是尸体的位置:在电视机里,向外探望。地面上是一张神秘的自杀字条。“亲爱的埃德娜,羊毛衣服令我发痒,所以我决定了此一生。看好儿子,让他做完俯卧撑。我把所有财产都留给你,只有平顶卷边圆帽捐给天文馆。不必替我伤心,我喜欢做个死人,甚于支付房租。别了,亨利。再有,此时提起可能不妥,但我还是有各种理由相信,你哥哥正同一只康沃尔小母鸡来往。”

福特警官仔细查看索要赎金的纸条。“亲爱的妈妈爸爸,纸袋里放上五万块钱,放在迪凯特街的桥下。要是没有桥,就请建一座。我受到的待遇还不错,有住处,有好吃的。虽然昨晚的培根蒸蛤蜊做得过火了。快点把钱送过来,他们要是在几天内听不到消息,给我铺床的那个人就要把我勒死。此致,科米。另:这不是开玩笑。我附上一个笑话,好让你们看到其中的区别。”

null
《扯平》,【美】伍迪·艾伦/著 李伯宏/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4年10月版。

null
《无羽无毛》,【美】伍迪·艾伦/著 李伯宏/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4年10月版。

null
《副作用》,【美】伍迪·艾伦/著 李伯宏/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4年10月版。

来源:澎湃新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