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8日星期二

每周维权评论:冠状病毒席卷中国大陆,天灾与人祸!

本网特约评论员:曾华

庚子之春,一场前所未有的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席卷大半个中国,作为疫源地的湖北武汉,一刹那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曾在去年举行世界军运会却未由此而蜚声海外的武汉,恰恰因为此次疫情而名震天下,不能不说是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回眸历史,武汉最高光的时刻当推武昌首义,自清末到民国,再从民国到中共建政后的前四十年光景,武汉在中国城市当中的竞争力和影响力都位列前茅。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入,武汉成为了一座日益保守的城市,不仅在经济方面长期前行乏力,而且在舆论管控方面也更为严厉,这里的媒体一直处于前怕狼后怕虎的状态。即使高校林立,公共知识分子也是寥寥无几。

武汉一度被称之为“中国最大的县城”,城市面貌和市民素质、官员形象无法跟北上广深这样的城市同日而语。直到最近的十五年左右,武汉才奋起直追,将城市建得有模有样。然而,软实力依然只能退居二线。不过,由于较高的经济增长率,这里在政治上再度成为一座高地。从俞正声到李鸿忠,湖北省的主官纷纷加官进爵。

原以为,这里的官员治理能力也在与时俱进,当疫情袭来过后,迅疾拔下了湖北官场的底裤,让外界看到了一地鸡毛。在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时任省委书记蒋超良答非所问、省长王晓东反复口误,一时间传为笑谈,他们两人与其他问题官员一道,被戏称为“湖北八骏”,令湖北颜面尽失。

经过媒体梳理发现,至少早在去年12月份,就已经出现了人传人的迹象,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还在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布了相关论文证实此事,然而,他在公开场合接受采访时的说辞却判若两人,而作为最早“吹哨人”的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等八名医务工作者,则因为在群聊中透露实情被警方训诫,并登陆央视。

种种迹象表明,在官方极力隐瞒疫情的背后,有一双权力之手在作怪,高福也好,武汉警方也罢,在此事当中,可能都有很大的无奈成分,否则,他们也没有必要死扛。由于隐瞒疫情、鼓励百步亭万佳宴和粗暴封城,武汉市市长周先旺一度成为众矢之的,本就习惯破口大骂的武汉市民在各种平台上,将他以及时任武汉市市委书记马国强骂得狗血淋头。

不过,周先旺在其后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情急之下透露了惊人内幕,称自己无权发布相关疫情信息。的确,在中共威权统治之下,有太多的条条框框限制层级不够高的官员,然而,即使你的处境值得理解,但人传人的事实你应该心知肚明,你可以不公布,可该做的事情还是应该去做,该取消的活动还是要取消,事实上,武汉和湖北官场在先前完全是若无其事,以至于疫情不断扩散,最终闯下大祸。

封堵言论、打压良心人士,包括湖北在内的任何地方都是驾轻就熟,可在疫情防控方面却捉襟见肘。随着疫情的发展,湖北官场上的官员能力彻底暴露。财新网的记者一度在湖北通过实地探访,发表了深度报道,揭露了大量疑似患者无法入院,只能坐以待毙的悲惨事实,然而,该报道却遭到网监的拚命追杀,屡发屡删。

冠状病毒肺炎的传染性相对于十七年前的萨斯更为厉害,只是,死亡率并不算高,身体健康的青壮年即便感染也能自愈,死者多为老年人或者有基础疾病者。令人痛心疾首的是,李文亮医生因为在为患者治病的过程当中不幸感染,最终不治身亡。这一噩耗引发了巨大的舆论声浪,即便是体制内的官员,也在闻讯之后于朋友圈当中深夜点燃了祭奠李文亮的蜡烛,并配文:“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举国祭奠与哀悼,宛如一场没有烟花爆竹的国葬,震惊了世人,同时也震惊了中共政治高层。

李文亮医生病逝过后,中共中央迅速派出调查组,前往武汉调查李文亮的死因以及相关问题。一般人的死亡,绝不可能享受如此高规格的待遇,高层对李文亮之死的重视,不单单是表达对他的一种哀婉,更重要的是,要以此为切入点,彻查湖北及武汉官场,还有卫健系统,包括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虽然迄今为止,官方没有任何机构向李文亮致歉,但相信等调查水落石出之后,一定会有一个交代,包括撤销此前的处罚和致歉以谢天下。

先前,为李文亮医生伸冤的文章在赢得无数阅读量和点赞过后基本上被删除,除了关于他的文章之外,还有关于质疑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文章,医学界专业人士纷纷挺身而出,质疑该所可能存在泄漏病毒的嫌疑。因为在最初发病的人当中,一部分与华南市场毫无关系,近日,更是传出了专业从事病毒研究的研究员黄燕玲离奇失踪的消息,该所虽然发出了义正辞严的声明,但苍白无力,传言的主角黄燕玲一直未公开露面。

蒋超良、马国强作为之前湖北和武汉的一把手,纷纷被撤换,由上海市市长应勇以及济南市市委书记王忠林接替。两人可谓临危受命,从能力上讲,应王应该会超越蒋马。在之前,中央其实并无撤换两人之意,因为蒋超良是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的爱将,只是,疫情呈现失控的趋势,而复工遥遥无期,“两会”也无法如期启幕,不得不阵前换将。值得注意的是,应勇系习近平的嫡系人马,他和王忠林均有深厚的政法系统从职经历,委以重任,一是希望他们能够扭转疫情局势,二是不希望湖北出现社会动荡。

最近几天,湖北省内,包括武汉在内的诸多城市,纷纷将管制措施提档升级,原先还可以两三天或者三四天出去采购一次生活物资的居民,已经被彻底禁足,不少门栋被封锁,有妇女因为怒砸单元门而被警方行政拘留。就连乡村,也被禁止出入,而生活物资供给方面的配套并未及时跟进,官民矛盾不断激化,人权灾难愈演愈烈。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自从中共十八大过后,习近平当局对新闻言论的管控与对异议人士的镇压日益严厉。知识界则对习近平的所作所为大为不满。著名学者许章润最近发出了代表知识界的最强音,部分武汉、南京市民也通过网络向当局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怒吼。民怨之盛,由此可见一斑。

武汉疫情爆发之初,倘若当局对其高度重视,积极应对,便可防萌杜渐,将疫情扼杀于发端。然而,当局从隐瞒人传人和可以致命的事实到打压“吹哨”的良心医护人员,并若无其事地召开武汉、湖北两级“二会”以及湖北省的新春团拜会,举行百步亭万佳宴,其后的粗暴封城和继续隐瞒实际疫情到如今的管控不断升级。倘若病毒真系人为制造和不慎泄露,则更是令人不可忍受和饶恕。

可以断言,此次疫情,是天灾,更是人祸!翻阅央视在此前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夸大宣传以及高福那“萨斯不会重演”的庄严承诺,不能不令人嗤之以鼻。希望随着春暖花开后气温的逐渐回升,疫情会逐渐好转。

“一旦发生雪崩,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等疫情消失过后,中共当局以及各个相关部门和社会各界,必须对此事作出深刻的检讨和反思,并严厉追究所有相关人员的违纪违法责任,以告慰逝者的在天之灵!更还应该顺应民心和世界潮流,启动政治改革,唯有启动政治改革,才能真正实现治理体系和能力的现代化。

2020年2月18日

维权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