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纶:两次预警居然无效,不要骑在科学头上肆意妄为

Share on Google+

抱朴财经 2020-02-18

(关注公众号抱朴财经,分别回复“河南”、“病毒痛击房价”、“南派硬核”、“唐主任”、“广州竞争力”、“李文亮”、“仙桃”、“新加坡”、“高级黑”、“陈行甲”、“武汉房价”、“复工”,会收到与疫情有关的精彩文章,注意,分别回复!)

作者:今纶

先说一个好消息,据国家卫健委数据统计,2月17日0-24时,全国除湖北以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79例,连续第14日呈下降态势。这个数据是令人振奋的。

同时,我也看到一些企业在陆续复工,经济处于缓慢“回血”状态,不过复工的速度有点慢,还要加油。杭州人比较精明,开始更快的动作———企业将复工方案等报属地乡镇、管委会即可自行复工,不需再备案审核通过。

疫情的形势至少在往好的方向转换。昨天看《中国新闻周刊》的文章《亲历者讲述: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被感染始末》,心情沉痛,我们本有机会早早控制疫情,甚至灭杀疫情,但是,我们错过了两次预警。

01

12月30日:发出第一次预警

以下文字涉及的新闻素材均来自于《中国新闻周刊》。

武汉市中心医院是当地27家三级甲等医院之一,艾芬为该院现任急诊科主任。据她介绍,2019年12月18日,一名65岁的男性个体经营者来到医院南京路院区看急诊。在五天前,他出现发热症状,体温高达39.1℃,发热前有寒战,但无鼻塞、流涕、呼吸困难、咳嗽等症状。12月22日,该男子转入该院呼吸科救治,12月25日转入同济医院,再之后,转入金银潭医院,该男子是华南海鲜市场的一个送货员。

12月27日,艾芬接诊了第二例此类病人,是一名40多岁来自武汉远郊区的年轻人,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12月30日,送检的结果出来,该男子感染的是一种冠状病毒。看到化验单上标注有“SARS冠状病毒”字样,艾芬感到“很可怕”,第一时间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部门报告,但医院有没有再向上级疾控部门报告,她并不清楚。

也就是说,在艾芬这个级别的岗位上,她秉持专业精神和最基本的职业操守,做了应该做的事情,希望能够引起警觉和重视,这当然是对的,那么,至于后续流程怎么样,她确实无力左右。

这是武汉市民错过的一次控制疫情的机会,是不是第一次?不知道。

这份检测报告于12月30日下午被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发在同学微信群里,并被大量转发。艾芬称,当时大学同学私下问她关于冠状病毒的消息,她就把检测报告发了过去,并特别用红圈对“SARS冠状病毒”进行了标注,但不知这份报告后来是怎样流出去的。

12月28日,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接诊了4例和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发热病人。在急诊科上报的4例病例中,有一对母子,儿子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母亲去海鲜市场送饭,并没有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的物品,艾芬推断,这个病可能“人传人”。

注意,这4例发热病人是出现在后湖院区,前述男性个体经营者是出现在南京路院区,也就是说两个院区都出现了被新冠病毒感染的病人。

02

1月1日:发出第二次预警

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了27例“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相关情况,称到目前为止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就在这天凌晨,李文亮受到了市卫健委和医院的警告和批评。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有8人因“发布、转发不实消息”而遭传唤。

就在当天,即1月1日凌晨,后湖院区急诊科又收到了一位由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转入的65岁男子,也是发热病人,该男子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开诊所。

这是病毒再次发出的进攻信息。

1月1日,艾芬焦急万分,她感受到了病毒肆虐的极大危险,再次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医务处报告了该诊所老板收治了多例病人的相关消息,希望能够引起重视。

请注意时间轴,这是她第二次通过正规途径汇报,那么,她等到了什么呢?不是正向的积极行动以及迅速预防,而是“谈话”。

1月1日晚将近12点,艾芬接到了医院监察科的信息,要求其第二天到监察科谈话。1月2日,在和监察科纪委谈话过程中,领导批评她“作为专业人士没有原则,造谣生事,你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导致了社会恐慌,影响了武汉市发展、稳定的局面。”艾芬提及了这个病可以人传人,但没有获得任何回应。

看看,一个非专业人士,批评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且经验丰富的急诊科主任“没有原则,造谣生事”,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情!而且她提及了这个病可以人传人,但是没有得到回应。

1月15日,武汉市卫健委有关人士公开接受媒体采访称:“现有的调查结果表明,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目前,正结合临床和流行病学资料开展进一步研究”。

至此,距离艾芬第一次向医院汇报已经过去16天!

5天之后,钟南山院士确认:“新型冠状病毒会人传人!”

至此,已经21天过去了。是武汉的医生不够专业吗?不是。是武汉的检测手段、设备不行吗?不是。

一个医生发现了问题,及时上报,上报了两次,某些人士不但不积极采取措施,反而批评预警的人,是不是有病?脑子进了开水?

大家都说要尊重专业人士,社会才能进步,某些人是怎么尊重科学,尊重专业人士的?病毒是不会讲政治的,也不懂什么叫“稳定”,它就是要不停传染,不停搞事,不停找宿主。

批评艾芬的领导有没有去看看检测报告?如果看不懂,有没有请自己信任的专家、教授看看检测报告?科学,尤其是医学是不能掺假的,更不能骑在科学头上肆意妄为自以为是。

03

信任是如何丧失的?

该人士说:“你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导致了社会恐慌,影响了武汉市发展、稳定的局面”。现在来看,到底是谁不负责任?到底是谁影响了武汉市发展、稳定的局面?事实、数据、死亡人数摆在眼前。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介绍,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医务人员确诊病例1716例,占比3.8%。其中有6人不幸死亡,占死亡病例的0.4%。医务人员确诊病例中湖北有1502例,占全国医务人员确诊病例的87.5%,其中武汉市占1102例。

截至2月16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57934例(其中重症病例10644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0844例,累计死亡病例1770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0548例,现有疑似病例7264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546016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50539人。

这些数字的背后不是悲凉、伤痛就是生命的消失,而这一切本可以避免。艾芬在12月30日、1月1日都通过正规途径做了汇报,她等到的是批评!

武汉有预警系统,但是它彻底失灵了!

从1月2日起,医院要求医务人员之间不许公开谈及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时候口头提及。对于前来就诊的患者,医生们也只能讳莫如深。

林媛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护士,在1月初听到这一疾病的相关消息后,只能隐晦地提醒身边亲友,要戴口罩。

在和医院反映情况无果后,1月1日起,艾芬只得要求自己科室的医护人员先戴起了N95口罩。

医院到底是在干嘛?专业操守在哪里?都丢到太平洋去了?还是扔到长江、汉江去了?当然,医院这个层级极大程度上是背锅的,可是“枪口可以抬高一寸”啊,居然要求“不许公开谈及病情”,后果当然是很严重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的职工中,截至1周多前达到新冠肺炎临床确诊标准的已达230多人,其中130人住院,100多人居家隔离,多位科主任与院领导都“中招”。

都以为和自己无关,和本单位无关,只需要执行指令,保住饭碗即可,结果如何?害了同事,害了单位,还有可能害了自己,害了太多人。

1月1日后,武汉市中心医院接收到的发热患者愈发增多,像“火山喷发”一样。

记录这些文字的最大作用在于警醒世人:

不是医院不行,不是医生不行,而是系统反应迟缓,甚至不反应,甚至收拾作出反应的医生,这是正常的吗?

因此,改进的方向肯定不是建更多的医院,招更多的医生,或者买更多的设备,而是让系统像个正常的系统,受到刺激要有反应,这才是正确的改进方向。

让医学的归医学,让专业的归专业,这是避免下一次危机的办法之一。

2003年,国人不幸遭遇非典;2020年,国人不幸遭遇新冠;未来,我们还可能遭遇什么?不知道,但是要防范于未然,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信任是如何丧失的?就是在一次次错误决策和自以为是的判断中丧失的。

如何重建信任?谦虚务实,尊重专业知识,尊重专业人才。

– END –

阅读次数:3,8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