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华:一九八九年中国民主风潮大事记(一)

Share on Google+

王超华编篡

【说明】

一、本《大事记》以下列文本为基础:

王玉燕、刘明华整理,《天安门一九八九・大事记/大陆民主风潮大事记》,联合报编辑部编、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出版,中华民国七十八年(一九八九年)八月初版三刷,页188-206。

《八九中国民运报章头版专辑・附录:八九中国民运大事年表(四月十五日至六月三十日)》,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中国民主运动资料中心编辑出版,(一九八九年十月)一九九〇年六月再版,页515-523。

二、编写参考了下列文本:

吴牟人、鲍明辉、倪培华、倪培民、王晴佳编,《八九中国民运纪实》,一九八九年八月。

乔初编,《戒严令发布之前:4.15-5.20动乱大事记》,经济日报出版社,一九八九年八月。

陈小雅着,《天安门之变:八九民运史》,台北,风云时代出版,一九九六年。

吴仁华编著,《六四事件全程实录》,美国加州,真相出版社,二〇一四年。

张万舒,《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香港天地图书,二〇〇九年。

陆超祺,《六四内部日记》,香港,卓越文化出版社,二〇〇六年。

三、编写过程中,同时根据本人及其他当事人回忆校正若干细节。

一月六日
• 方励之发表致邓小平公开信,要求特赦魏京生。

二月
• 北岛等卅三位知名人士发表公开信,要求在建国40周年之际大赦政治犯。
• 美国总统老布什访华答谢宴会,方励之应邀前往受阻。
• 官方宣布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将于五月中旬访华。
• 波兰统一工人党和团结工会开始长达两个月的“圆桌会议”政治谈判。

三月
• 许良英等四十二位科技界知名人士发表公开信,要求释放政治犯。
• 戴晴等四十二位文化界知名人士发表公开信,要求大赦在押人员。

四月初
• 北京大学学生王丹主办校园刊物《新五四》,内有《新五四宣言——代发刊词》。

四月十五日
• 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于清晨病逝,中共中央晚间发布讣告。
• 北京大学贴出大字报,各校酝酿发动悼念活动。天安门广场出现悼胡小白花。

四月十六日
• 各界人士大批前往胡耀邦家中悼念,大陆媒体被要求淡化处理相关消息。
• 北京各大学大字报内容由悼词转为辩论时局,并要求正确评价胡耀邦的历史功过。
• 群众自发往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致送悼胡花圈。

四月十七日
• 人民日报头版刊发一张群众自发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陈列悼胡花圈的照片。
• 八九年第一支游行队伍从中国政法大学出发送大型花圈到天安门广场;借悼念胡耀邦聚集广场示威抗议的学生市民超过万人。
• 数千名北京大学学生于深夜游行至天安门广场,沿途呼喊:“打倒贪污”、“打倒官倒”、“民主万岁、自由万岁”等口号,于十八日凌晨抵广场。
• 中共上海市委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出通告,要求各机关、学校要“有组织”地进行悼念活动,严防“坏人”破坏。深夜,上海数千大学生为悼胡游行。

四月十八日
• 凌晨,北京大学等校数百名学生在人民大会堂前静坐,向政府提出七条要求:
一、要求党中央重新评价胡耀邦的是非功过;
二、要求新闻立法,开放报禁;
三、要求公布中央领导及其家属的财产和收入;
四、要求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自由化”运动,为蒙受不白之冤的公民平反昭雪;
五、要求取消北京市“关于游行示威的十条规定”;
六、要求增加教育经费,改善知识分子待遇;
七、要求政府肯定学生此次自发举行的悼念活动。
• 傍晚,静坐学生和围观市民达十万人;北大研究生李进进代表学生向全国人大代表陈希平、刘延东、王世雄再次递交请愿书。

四月十九日
• 凌晨,数千学生在中南海新华门外静坐,要求与领导人对话,高呼“李鹏出来”,并曾冲击新华门,与武警发生推挤冲突。北京市政府发出通告,不准借悼胡“挑起事端”。
• 下午至晚间,天安门广场聚集数万人,花圈挽幛增多;校园大小字报持续增多。
• “悼胡”引发上海、南京、西安、武汉、重庆、昆明等地抗议活动。

四月二十日
• 凌晨再度发生冲击新华门事件,武警与学生冲突,数百学生受伤;香港记者何泽被打伤,香港记协提出抗议;新华社报导有四名警员被打伤。
• 下午,数千名大学生冒雨集结在天安门广场,继续悼念胡耀邦及抗议中共当局。
• “首都高校学生联合体筹备组”成立,并立即在人民大学、清华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发动三天罢课。

四月廿一日
• 人民日报刊出评论警告说:“破坏政治安定团结者会受到法律制裁,误认政府容忍为示弱者会自食其果。”
• 北京市宣布将于二十二日上午胡耀邦追悼会期间广场清场,周边交通管制。
• 严家其、包遵信、李泽厚等四十七位知识分子向中央递交公开信,肯定学生要求。
• 晚间,大学生连夜步行至广场静坐,准备参加胡耀邦追悼会。

四月廿二日
• 中共在人民大会堂为胡耀邦举行追悼大会;约十万学生在广场静坐,与近万军警对峙;学生要求参加追悼大会并瞻仰遗容,未获接纳;会后胡耀邦遗体从人民大会堂西侧送走,引起学生愤怒;后有三名学生代表跪在人民大会堂前请愿,亦未获接见。学生下午游行返校,沿途高喊口号,誓言罢课抗争。
• 西安和长沙有不法分子借悼念集会制造骚乱,百余人受伤,廿一人被捕。
• 中共当局调派卅八军两万多人进京。

四月廿三日
• 中共官方报纸封锁有关学运新闻;《科技日报》打破惯例,客观报导学生在广场参加胡耀邦追悼会情况。
• 学生开始在北京大街小巷募款,准备发行报纸,据实报导学生的示威行动。
• 北京大学出现批邓大字报。
• 北大毕业生刘刚晚间召集各校活跃学生开会成立“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会”,政法大学周勇军当选第一届主席。又有港媒报导称“北京临时学生联合会”呼吁全国罢工、罢市、罢课。
• 上海《世界经济导报》刊载悼胡专辑,为胡耀邦鸣不平,遭上海市委召回。
• 赵紫阳离京赴平壤,系首次以总书记身份出访。

四月廿四日
• 北京各院校学生发动总罢课。
• 清华大学拒绝单独与官方对话,重新选举学生会;北大重选五人筹委会。
• 台媒报导,据称,邓小平已明确对大陆学生运动表态,认为此次学运是一次学生政治动乱,有后台、有黑手,他表示最终可能还是要抓一批人;他并要求中共当局要快刀斩乱麻处理此次学运,并且不要怕流血,不怕国际舆论反应。
• 香港文汇报称港学联代表访问北京了解学潮。

四月廿五日
• 晚间,北京约三十所院校学生代表在中国政法大学召开高校自治联合会(高自联)成立会,北大、师大、政法大、清华、人大、电影学院、民族学院代表组成常委会,决议廿七日游行至天安门广场。
• 晚七时,中央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播出人民日报四月廿六日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指学潮为阴谋分子有意“搞乱全国”,要“追究刑事责任”。

四月二十六日
• 人民日报及各官方报纸均在头版刊登“四二六社论”。
• 上午,“北京高校自治联会”在政法大学召开记者会,誓言继续抗议。
• 下午,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召开万人党员干部大会,学习四二六社论,会中宣布停止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钦本立的职务。
• 下午,中共北京市委召开万名干部大会,声称将坚决制止学生搞动乱,北京市公安局重申禁止学生游行募款。
• 夜间,北京市施加压力,高自联主席周勇军被迫“以个人名义”知会各校,宣布取消原订第二天的游行。

四月二十七日
• 近二十万各校大学生不顾高自联取消通知,突破警方重重封锁线,徒步四、五十公里游行至天安门广场,逾百万民众夹道呐喊助威。
• 国务院发言人袁木表示,愿通过官方学生会与举行学生对话。
• 逾百香港专上学生前往驻港新华社静坐,撕毁“四二六社论”抗议。

四月二十八日
• 高自联改选北师大吾尔开希为主席,社科院研究生院取代电影学院常委席位。
• 天津约六千学生游行抗议“四二六社论”,声援北京学生。
• 数百名北京新闻工作者联名致函上海市委,要求钦本立复职。

四月二十九日
• 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国家教委副主任何东昌、北京市委秘书长袁立本等邀集四十五位北京高校学生,举行“对话”。政法大学项小吉发言有理有节,受学生好评。由于与会学生名单系主办单位指定,且临时通知举行,高自联不承认此次对话。

四月三十日
• 北京各高校大小字报及学生广播对袁木主持的对话表达不满。
• 北京市长陈希同、市委书记李锡铭、市委秘书长袁立本等人邀集廿九位北京高校学生,进行第二次对话。高自联不承认此次对话,要求各校通过学生会改选实现自治会合法,并自行选举对话代表。
• 高自联增选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和东部十院校两席常委,共九席院校常委,改选北大封从德为主席。
• 赵紫阳结束访问朝鲜返回北京。

五月一日
• 高自联举行记者会,发表若干声明和文件,重申七条要求,谴责当局与经过筛选的学生会谈,企图以此安抚学生,而不愿进行学生要求的民主改革。

五月二日
• 高自联向全国人大、中共中央、国务院信访局分别递交对话请愿书,提出对话的十二项先决条件,若五月三日未获肯定答覆,将于五四示威游行。
• 参加纪念“五四”七十周年学术会议的严家其等廿二人联署倡议书,支持学运,呼吁中共改革。
• 将近一万名上海大学生在上海街头游行,并在上海中共市委会门前静坐示威;要求新闻自由,取消对游行的限制,让钦本立复职。

(未完待续)

来源:CND

阅读次数:13,30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