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华:一九八九年中国民主风潮大事记(二)

Share on Google+

王超华 编篡

【说明】

一、本《大事记》以下列文本为基础:

王玉燕、刘明华整理,《天安门一九八九・大事记/大陆民主风潮大事记》,联合报编辑部编、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出版,中华民国七十八年(一九八九年)八月初版三刷,页188-206。

《八九中国民运报章头版专辑・附录:八九中国民运大事年表(四月十五日至六月三十日)》,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中国民主运动资料中心编辑出版,(一九八九年十月)一九九〇年六月再版,页515-523。

二、编写参考了下列文本:

吴牟人、鲍明辉、倪培华、倪培民、王晴佳编,《八九中国民运纪实》,一九八九年八月。

乔初编,《戒严令发布之前:4.15-5.20动乱大事记》,经济日报出版社,一九八九年八月。

陈小雅着,《天安门之变:八九民运史》,台北,风云时代出版,一九九六年。

吴仁华编著,《六四事件全程实录》,美国加州,真相出版社,二〇一四年。

张万舒,《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香港天地图书,二〇〇九年。

陆超祺,《六四内部日记》,香港,卓越文化出版社,二〇〇六年。

三、编写过程中,同时根据本人及其他当事人回忆校正若干细节。

(接前文)

五月一日,星期一

高自联举行记者会,发表若干声明和文件,重申七条要求,谴责当局与经过筛选的学生会谈,企图以此安抚学生,而不愿进行学生要求的民主改革。

晚间高自联代表大会讨论罢课形势和复课条件;改选北大封从德为高联主席。

中华民国财政部长郭婉容率团到京参加亚洲开发银行年会,是亚行年会第一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举行,也是民国高官四十年来第一次踏足大陆;随行记者众多。

上海出现《上海市高校联合会公告》传单,宣布次日举行游行,要求结社、游行、新闻、出版自由,解释查处世界经济导报等问题。

英国牛津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致电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呼吁政治改革。

五月二日,星期二

高自联数十名代表向全国人大、中共中央、国务院信访局分别递交对话请愿书,提出对话的十二项先决条件,若五月三日未获肯定答覆,将于五四示威游行。

晚间,高自联增选北京航空学院和东部十院校(由经济学院代表)两席常委,共九席院校常委(非个人常委)。

参加纪念“五四”七十周年学术会议的严家其等廿二人联署倡议书,支持学运,呼吁中共改革。

将近一万名上海大学生在上海街头游行,并在上海中共市委会门前静坐示威;要求新闻自由,取消对游行的限制,让钦本立复职;又发动五四全市罢课。

新任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抵京履新。

五月三日,星期三

袁木发言拒绝高联十二点对话先决条件,指学生背后“极少数人”挑起动乱。

高自联代表大会决定五四全市游行;“北京高校学生对话代表团”成立。

北京市公安局发布五四当天早七时至晚六时天安门广场交通管制通告。

上海市今天续有大学生游行,提出“还我导报”口号,抗议中共上海市委整顿“上海世界经济导报”。部分学生还提出“罢课不罢学”。

中共在北京举行四千人纪念“五四”七十周年大会,赵紫阳在会中提出“在建设和改革的新时代进一步发扬五四精神”长篇讲话,未提“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五月四日,星期四

亚行年会上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次主办大型国际会议。

赵紫阳会晤亚行理事及代表团团长时表示,学生们的广泛不满并不是没有道理,但学生仍拥护共产党,拥护改革。现在“需要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北京高校约十万学生在数十万民众的夹道欢迎下,举行“庆祝五四、为民请命”大游行,顺利会师天安门广场;队列中包括二十余所外地院校旗帜和队伍;高自联发表五四宣言,并宣布自五月五日停止罢课,重心转向校园民主。

十几间新闻机构数百名记者从新华总社出发参与游行,提出“新闻要说真话”。

上海逾万大学生不顾政府劝阻,上街游行,并在市府大楼外静坐;全国各大城市均有非官方组织的学生游行,纪念五四,要求民主。

美国、西德、法国等地中国留学生学者集会纪念五四,联署公开信,要求政治改革,募捐声援北京学生。

五月五日,星期五

高校学生对话代表团召开首次会议,确定学运、深化改革、宪法权利等三项主要议题,寻求与政府保持长期对话。

北京多数高等院校学生复课。晚间北大近千学生校园游行,要求继续罢课;高自联因复课决议发生分歧。封从德辞职。

北京新闻工作者经过五四游行后,各报报导学潮较前开放、大胆。

李鹏接见出席亚银年会代表时说,最近中国大陆不太平静,出现学生罢课及上街游行情况,政府不赞成学生的某些做法。

赵紫阳约见北大校长丁石孙、北师大副校长许嘉璐,谈话对学潮表同情。

机电部负责人和高校学生对话。

五月六日,星期六

北大学生经辩论和投票后,决定继续罢课,并支持高自联抗争到底。

对话团向全国人大、国务院、中共中央信访局递交对话请愿书,强调其为民主选举组成;与高自联没有组织关系;请愿书与五月二日请愿书没有关系;对话唯一条件是允许采访并全面真实地报道对话过程。

晚间,高自联记者会表示,五四宣布复课并未形成决议;北大和北师大将继续罢课;今后不再设主席位置,政法大学王治新为秘书长。

李鹏邀北大、北师大、清华、人民大学等校党委书记或校长座谈,李铁映、李锡铭、何东昌等人在座。李鹏称,是否坚持“四二六社论”立场,基层同志强烈要求中央声音保持一致。

五月七日,星期日

北大筹委会为高自联提供办公室,高自联从北师大转到北大校园。

北京知名人士苏绍智、方励之、冰心等发表谈话,高度赞扬此次学运的成就。

农业部负责人和高校学生对话。

世界经济导报主办单位之一的中国世界经济学会,指上海市委停止钦本立职务是“不合法的”;文字经导报刊出,导致该期再度遭禁。三个律师事务所组自愿组成律师团,将控告上海市委侵犯导报名誉权。

五月八日,星期一

对话团代表前往信访局听取对话时间安排,未获官方确实答覆。

北航校方清洗校园里张贴的大字报;学生宿舍区晚间遭停电。其他院校也有校方加强管控迹象。北京市委系统向高校散布“四二六社论”比赵紫阳五四讲话重要。

赵紫阳会见外宾时说,学生表现理智,注意秩序和纪律,避免事态的激化;并认为学生提出的要求,许多正是党和政府要努力解决的问题。

五月九日,星期二

二百多名新闻从业者前往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递交有一千多人联署的请愿书,要求就钦本立停职、学潮报导、新闻自由等三项议题对话;北京科技日报表示,这是中共传播史上的空前行动。约千名学生在门外声援。

北大筹委会号召罢课同学支持街头游行,以压迫当局明确答覆有关学生和记者拟与官方对话的要求,同时声援其他已遭压制的大学。筹委会公告,将在五月十日举行自行车游行。

约二百名骑车游行的北大学生晚间进入北航学生宿舍区,“声援北航继续罢课”。

美国留学生募款已超三万美元,希望能助北京学生自办出版物。

五月十日,星期三

万余名大学生骑车游行,抗议政府拖延对话、声援北航等遭校方打压的学生自治组织、支持新闻从业者请愿。各校队伍分别到各主要新闻单位抗议不实报导。

北大作家班联系邀请著名作家郑义、王朔、史铁生、苏晓康等人加入游行,并有作家出版社等出版、新闻单位加入,要求新闻自由、出版自由。

晚间,人民大学工会青年部邀请戴晴、包遵信在八百人大教室演讲。

黑龙江省委书记、省长与高校学生对话,持续五小时,电视直播。

山西太原和海南发生大规模学生游行,要求与省领导对话。天津成立市高自联,决定组成骑车进京请愿团。

新华社报导,万里主持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决定六月廿日举行常委会议,议程:一、清理整顿公司的报告;二、学生游行示威和罢课问题的汇报;三、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四、新闻法起草情况。

五月十一日,星期四

早上,中共中央及国务院信访局通知对话团,中央仍在研究学生的对话要求,暂无结论,本周内会随时通知中央有关决定。

胡启立到中国青年报社与记者编辑座谈对话。

高自联秘书长王治新表示,戈尔巴乔夫访华期间,高自联不准备组织大规模行动。

五月十二日,星期五

人民日报头版发表评论员文章《共同维护稳定的大局》。

北大贴出王丹、柴玲等十几人署名的绝食请愿书;北师大贴出吾尔开希等人署名的绝食请愿书。北大出现《绝食倡议》。到晚间,各校共有三百余名学生签名参加。

下午,王丹主办校园民主沙龙,包遵信到场演讲并答问,四百余学生出席。

北京三十二家新闻单位的青年记者编辑积极准备与主管当局对话。

晚间,苏晓康、郑义等四十余人开会,计划五月十五日知识界大游行;起草相关文告,后由严家其命名为《五一六声明》。

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抵达温哥华,对北美进行二十一天访问。

五月十三日,星期六(绝食第一天)

凌晨二时,对话团再次递交对话要求;凌晨四时,得信访局回覆表示同意。

上午,胡启立、阎明复在统战部与新闻工作者座谈对话,听取意见。

上午,李鹏在首都钢铁公司与干部工人就治理整顿、深化改革座谈。

下午二时,逾三千名学生(包括纠察和声援的学生)在北师大广场高声朗诵绝食誓词后出发,步行前往天安门广场;警车封锁了半边长安街,另半边留给学生队伍;绝食学生于下午五时四十分在天安门广场宣誓,开始绝食抗议。

下午三时,北大和北师大学生分别向苏联大使馆呈递邀请戈尔巴乔夫到校演讲的信函。两信共收集近万签名。

下午,赵紫阳、乔石、胡启立在人民大会堂与首都工人代表座谈。赵紫阳呼吁学生停止抗议活动以利中苏高峰会议顺利进行。

晚八时,统战部长阎明复邀请高校教师、高自联、学生对话团、绝食学生代表共二十余人在中央统战部座谈,寻求沟通与结束绝食。未果。

戈尔巴乔夫访华日期临近,外国记者云集北京,据信戈氏抵京时将超过九百名。

五月十四日,星期日(绝食第二天)

凌晨二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李铁映、李锡铭以及北京市市长陈希同等,到天安门广场劝说学生停止绝食、返回学校。

新华社获准报道学生绝食简讯。

季羡林等二百三十八名北大教师上书,敦请中央尽快与学生对话。

北师大绝食学生和青年教师开始合作油印发行《绝食快讯》,约十天时间内共发布一百多期。

下午二时,封从德用捐款购买器材,在广场设立绝食学生广播站。

下午近五时,中共中央、国务院和有关部门领导人李铁映、阎明复、尉健行等与学生对话代表团开始举行正式对话,绝食学生亦有代表参加。对话双方意见分歧,最终因未能安排电视直播而中断。

晚九时,戴晴、包遵信等十二位知名学者作家在广场宣读《我们对今天局势的紧急呼吁》并先后发表演讲,试图劝说学生结束绝食未果,至十一时离开。

参与绝食人数达三千人。广场聚集人群至晚间约二十万人。至晚间,北京市安排九辆救护车和医务人员,设立两个急救站,并设置临时厕所和饮水处。

四百名天津大学生骑车抵达北京,加入北京学生抗议运动。

香港专上学联代表抵京,将筹得的十四万元“中国民主基金”交予北京学生。

五月十五日,星期一(绝食第三天)

戈尔巴乔夫到达北京,数十万群众聚集在天安门广场,迫使中共将欢迎仪式改在机场举行。

凌晨,一支持有“市民声援队”横幅的千人队伍受到欢迎。

上午,绝食团指挥部成立,柴玲任总指挥,召开记者会,指绝食目标为改变官方“动乱”定性,要求立即对话并直播。

知识文化界二百余单位三万多人以“中国知识界”横幅开路,举行游行并发布《五一六声明》,要求改革,声援学生。这是四十年来首次非官方知识界游行。

晚间,清华学生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底层东南角设立“学运之声”广播站。

二十多位香港学生在新华门前绝食,支持北京学生。

五月十六日,星期二(绝食第四天)

原订戈尔巴乔夫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圈活动,因广场情势取消。

邓小平上午会见戈氏;赵紫阳下午会见戈氏;李鹏晚间会见戈氏。赵紫阳会见戈氏时透露,中共十三届一中全会决定:重要问题仍需邓小平掌舵。

刘强、白东平等人成立“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

绝食人数增至3100,到午夜有逾千人次晕厥送医;12名中央戏剧学院学生、8名政法大学学生分别在人民大会堂北门外和新华门外绝食绝水。

下午,阎明复来到绝食团广播站表示愿做人质担保,呼吁绝食学生撤离。

一百多企事业单位声援队伍游行到广场,包括民主党派、中专高中、厂矿、医务单位等。声援人数持续增加,总计数十万,广场人数最多时逾30万。

北京十所大学校长副校长联名呼吁中共当局尽速和学生对话。各界人士发表各种呼吁或声援声明。

北京民主示威风潮扩散到全国各大城市,尤以上海为甚;数千名上海学生走上街头,声援北京学生。

五月十七日,星期三(绝食第五天)

凌晨,赵紫阳代表政治局常委,通过官方广播系统向广场发表书面讲话,肯定学生要求民主和法制、反对腐败、推进改革的爱国热情,并称绝不“秋后算账”。

各民主党派联名致函赵紫阳,认为学生行动是爱国行动,建议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主要领导人尽快会见学生,进行对话。

巴金、冰心、夏衍、钱钟书等四十一位文艺界著名人士发出紧急呼吁,要求中共主要负责人立即和学生直接对话,实事求是地、公正地、充分地评价学生爱国运动。

发表紧急呼吁书和公开信的还有: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全国学联、中国文联、全国妇联等。

“五一七”大游行有北京社会各阶层民众三百多单位一百多万至二百万人走上街头,声援学生,其中包括七十八家(国营)工厂和公司。针对邓小平“老人政治”、“垂帘听政”的标语口号激增。广场最高峰时有卅五万人。

严家其、包遵信等知识分子发表五一七宣言,公开主张打倒“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

全国廿七城市一百七十多院校卅万学生游行;上海有数万学生民众游行。

香港各界人士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五一七集会”,声援北京大学生绝食抗议行动。

下午,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在邓小平住处召开,决定戒严;赵紫阳反对。

北京军区晚间召开军以上首长紧急会议布置戒严,卅八集团军军长徐勤先不服从,后遭撤职、被捕,开除党籍,判刑五年。

五月十八日,星期四(绝食第六天)

凌晨,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国务院总理李鹏及政治局常委乔石、胡启立等人,先后到北京协和医院等医疗单位探望因绝食昏迷而送医的学生。

凌晨,北京市公交总公司提供七十辆通道式公车供绝食学生避雨(下午阵雨)。环卫局清理广场垃圾。

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报导“五一七”大游行消息,并在末版刊发长篇特写《历史,将记住这一天》。科技日报刊登曹思源、王丹等学者学生联合建议,要求中共政治局常委紧急处理绝食危机。北京主要报纸都载有昨日游行报导。

上午,包遵信、陈子明等人在蓟门饭店召开各界联席会议第一次筹备会。

中午,李鹏等官员与王丹、吾尔开希等十几位学生在人民大会堂会面对谈。当晚中央电视台播出会面全程;人民日报第二天刊登对谈全文。

学潮继续扩大,各界人士持续声援游行,总人数达二百万以上;工厂单位参与数量激增至一百四十多家,多乘本单位机动车游行,提供学生大额捐款、捐赠实物。

外地学生持续进京,今天共有四十余校二万多人分乘四十一趟列车抵京声援。

全国三十多个城市五十余万人响应北京,举行游行示威。十四个城市约三百间高校的两千五百余学生进行绝食请愿。成都数十万人游行。

截至下午六时止,北京市急救中心已救治在绝食中昏倒的学生三千五百多人次。

中共中央决策并部署戒严;赵紫阳未参与。

五月十九日,星期五(绝食第七天)

凌晨,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大型公车探视学生,含泪劝学生停止绝食。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李鹏亦前往广场看望学生。事后电视新闻播发兩人相关消息。因无法接受戒严决定或参与戒严相关决策,赵紫阳今日起休病假三天。

凌晨,北大法律系研究生李进进协助起草《首都工人宣言》,刘强、白东平等人正式宣告“北京工人自治会筹委会”成立。

绝食学生移至公车后,绝食团广播站亦移至车上。广播车时而绕广场宣传。

摇滚歌手崔健为广场学生演唱。【日期据Eddie Cheng「天安门对峙」博客】

上午,首都各界联席会议第二次筹备会在蓟门饭店召开,王丹等人出席。

游行声援的人数比往日略少,标语、口号中针对邓小平、李鹏的增多。

官方统计外地进京学生人次六万以上,约五万滞京,大部在广场。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国务院农村研究中心发展研究所、中信公司国籍问题研究所、北京青年经济学会(三所一会)发出《关于时局的六点紧急声明》,广为张贴广播,其中第五点要求“公开高层领导的决策内幕和分歧”,并“立即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特别会议”、“中国共产党特别代表大会”,干预时局。

下午四时,卅八军戒严部队接近西长安街军事博物馆时,数万惊觉的市民涌上街头堵截,相持至凌晨一时部队后撤转移。午后至晚间,赵紫阳失势和即将戒严的消息流布;晚间,绝食团宣布将绝食改为静坐,并号召民众堵截入城军队。

晚十时,李鹏在中央和北京市党政军干部大会讲话,扬言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揭露“极少数人”的政治阴谋。国家主席杨尚昆在同一会议上说,中央已从外地调军入京。

数十万学生市民涌向广场和北京市周边路口,堵截入城军队。

上海有四百余学生在市政府前绝食;南京四百余学生绝食;广州百名学生绝食;杭州二千多学生静坐、绝食。各省市声援者众。

(未完待续)

来源:CND

阅读次数:11,41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