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华:一九八九年中国民主风潮大事记(四)

Share on Google+

王超华编篡

【说明】

一、本《大事记》以下列文本为基础:

• 王玉燕、刘明华整理,《天安门一九八九・大事记/大陆民主风潮大事记》,联合报编辑部编、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出版,中华民国七十八年(一九八九年)八月初版三刷,页188-206。

• 《八九中国民运报章头版专辑・附录:八九中国民运大事年表(四月十五日至六月三十日)》,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中国民主运动资料中心编辑出版,(一九八九年十月)一九九〇年六月再版,页515-523。

二、编写参考了下列文本:

• 吴牟人、鲍明辉、倪培华、倪培民、王晴佳编,《八九中国民运纪实》,一九八九年八月。

• 乔初编,《戒严令发布之前:4.15-5.20动乱大事记》,经济日报出版社,一九八九年八月。

• 陈小雅着,《天安门之变:八九民运史》,台北,风云时代出版,一九九六年。

• 吴仁华编著,《六四事件全程实录》,美国加州,真相出版社,二〇一四年。

• 张万舒,《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香港天地图书,二〇〇九年。

• 陆超祺,《六四内部日记》,香港,卓越文化出版社,二〇〇六年。

三、编写过程中,同时根据本人及其他当事人回忆校正若干细节。

(接前文)

六月一日,星期四(戒严第十三天)

• 凌晨,约千名学生至新华社抗议军管,稍后离去,未受戒严部队干涉。

• 凌晨六时半,三百名正式着装军人高唱军歌在广场附近街道行进。这是军人第二次公开出现在公共场合。昨天已有一批军队摩托车在北京街头驶过。另,此前便装进驻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等重要机构内的戒严部队已改正式着装。

• 广场现共有五百余顶帐篷,有约三百所有旗帜也有驻守学生的各地院校。现九成以上静坐学生来自外地院校。

• 广场现有四个广播站:纪念碑下的学运之声和前绝食团两个广播站,西北角的工自联广播站,及正北面“民主之神”像下新建的广播站。今天广场各广播站重点都是国际儿童节,欢迎小朋友和家长来访并发言。各校静坐学生展开绘画、歌唱等各种与儿童互动活动。同时,关于上层斗争和军队移动的小道消息广泛流传。

• 上午,工自联和高自联代表与抗议民众依约前往北京市公安局交涉被抓工人领袖事件。韩东方等工人代表被拒,仅三名学生代表入内进行交涉至午后。晚间,工自联十余人再去交涉,被告知三位被捕工人已获释放。

• 数十学生抗议石景山区法院审判日前抓捕的“飞虎队”成员,与法院领导对话。

• 李彔、柴玲、封从德于正午召开记者会,指柴玲和封从德于凌晨遭绑架图谋,幸得援手免灾,怀疑幕后有官方阴谋。外高联声明,原总指挥连胜德未经授权在广播上宣布撤离广场,已被外高联紧急会议罢免。

• 下午,首都各界联席会议移师北大,决定支持刘晓波等人于六月二日发起有限绝食,为其提供后援。刘晓波于傍晚在北师大发表绝食演讲,表示作为官方指控的“极少数极少数”人,有勇气走到前台承担责任。此消息迅速在各大学传开。

• 北京市政府发言人丁维峻严重警告外国记者和港、澳、台记者,未获批准前不得在北京进行采访,亦不得邀请受访人进入记者留宿地。

• 北京市继续在郊县举办支持戒严、反对“动乱”集会,并邀请外国记者采访昌平集会现场,被曝官方以物质威胁和奖金利诱提高出席率,但仍受到学生拦阻干扰。

• 晚间,北高联、外高联、前绝食团学生骨干在纪念碑联合召开记者会,展示团结。

• 各地响应“空校”的学生讨论实施罢课。南京五、六百名大学生展开“新长征”计划,徒步和骑单车往北京,支援在天安门的学生。国务院下发通知,要求各地高校如期考试,按规定处理不及格的学生。

六月二日,星期五(戒严第十四天)

• 大批戒严部队分散便装向市中心移动。李鹏《六四日记》称,截止本日凌晨三时,戒严部队已有二万五千人小批分散到位,分别驻扎人民大会堂、公安部大院、天安门与午门之间,以及北京火车站,对天安门广场形成四面包围。

• 清晨,戒严部队连续第三天向学生示威。千余士兵头戴钢盔从北京火车站出来,沿街道慢跑操练后,返回车站内,未理睬站前广场上演讲的学生和聚集的民众。

• 下午,不满北京市连日组织郊县的支持戒严集会,北大等校约二千学生骑车游行至北京日报社,沿途高呼“拥护李鹏,独裁万岁”等反讽口号,烧毁昨日报纸。

• 北师大讲师刘晓波,作曲家侯德健、北京四通集团公司综合计划部部长周舵、《北师大周报》前主编高新在纪念碑前开始七十二小时绝食行动,发表“六二绝食宣言”。围观者近两万人。知识界签名准备加入第二批第三批接力绝食。

• 夜十一时,一辆军车在西长安街木樨地飞驰失控冲上路边行道,压死三人,另一人受重伤。数千人围聚抗议。

• 入夜,北京民众在多处发现便装军人后,蜂拥至街头拦截阻挡。长安街上由东向西数千未配枪军人推进至王府井路口,终在数万民众包围下被迫止步并后撤。

六月三日,星期六

• 数万名便衣军人,于凌晨二时左右从东、西分别以纵队和车队沿长安街以及城南街道向天安门广场进发,遭到上百万市民激烈抵抗和阻挡。民众在长安街一带和南北多个路口架设路障,堵截入城军队,直至天明。

• 上午,公主坟至军事博物馆一带由西向东推进的军队,被群众发现拦截,使约万名没有携带武器的军人后撤。民众又在复兴门至新华门之间的西长安街截获六七辆满载军人的大客车,轮胎被放气。西单和六部口各有一辆装满冲锋枪和防毒面具等装备的旅游巴士被截获,轮胎被放气,部分武器被移至车顶展示。

• 下午二时在六部口,新华门突然冲出大批公安武警和军人向群众施放催泪弹和塑胶子弹、电警棍、射钉枪齐下,造成四十多学生市民受伤。上午截停在六部口的运送武器车辆,被军警搬空。

• 民众截获的部分武器被送至纪念碑学生指挥部,学生决定全部移交北京市公安局,却被拒收。反覆交涉,公安局才收下。

• 下午三时,人民大会堂西侧涌出逾万军人,推打民众致伤,后被赶来的数万民众包围,军队傍晚时分撤回人民大会堂。

• 傍晚,北京市政府戒严部队指挥部不断透过点甜、电视台发出三项紧急通告,呼吁市民不要上街,军队将采取一切手段,排除阻挡。

• 晚六时,中央电台、中央电视台、官方露天播音设备播出戒严部队指挥部紧急通告,称“有权采取一切手段强行处置”,欲阻挠者后果自负。

• 晚八时,第卅八军经五棵松、公主坟,在军事博物馆前集结;九时半开始向天安门进发,在木樨地桥遭遇人山人海民众和各种路障顽强抵抗,虽军队开枪仍不退让。某新华社记者记述:

• “从军博到木樨地仅一公里左右,38军先头部队走了两个多小时,而且是前有防暴队施放催泪弹,两侧有排障队搬移路障;后来有士兵高呼『镇压暴徒,坚决还击!』端枪扫射,踏血挺进。而手无寸铁的市民就像大海的怒潮,前一个浪头被击退,后一个浪头又猛扑上来。呼天震地,惊心动魄!这种既无组织又无指挥的纯自发的抵抗场面,史无前例!”

• 木樨地是六四镇压死伤人数最多的地点之一。

• 晚九时五十五分,北京市政府、戒严部队指挥部发出第二份紧急通告,警告市民“不要到街上去,不要到天安门广场去”,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 十时,新华社军分社社长转述,“最高层已下命令,鸣枪示警,镇压暴徒。”之后,各方向进城部队先后开始向民众开火。北京全市有五十二所医院收治伤员。

• 晚十时十六分,北京市政府、戒严部队指挥部发出第三份紧急通告,指“暴徒、流氓、地痞、打砸抢分子”阻拦军人,戒严部队将采取“一切手段予以排除。”

• 晚十一时过后,两辆装甲车先后冲进广场绕行后熄火,被民众包围,一辆被点燃。车内军人在学生保护下转往医院等安全地带。

• 晚十时,天安门民主大学正式开学,广场指挥部副总指挥张伯笠任校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其任名誉校长并发表演讲。

• 海峡两岸知识界发起“两岸对歌”,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数万名学生和中正纪念堂前五万名群众,在晚间十一时达成联线,透过电话隔海高歌。

六月四日,星期日

• 凌晨一时许,广场有数万学生市民。约万名学生在李彔紧急呼吁后到纪念碑集结。柴玲率领全体起立宣读誓词,之后广播站持续播放《国际歌》。

• 凌晨二时前后,戒严部队卅八军开火,半小时内暴力驱离金水桥和观礼台一带数千人,控制天安门前长安街路段,以火力阻止民众从东西长安街进入广场区域,直至上午。公安部北部东长安街为另一死伤惨重地点,部队并枪击试图救治伤者的医护人员。同时,空降兵第十五军从天桥经珠市口、前门,一路开火杀伤拦截民众,抵达广场南端,以暴力向纪念碑方向驱赶学生,续有学生伤亡。

• 三时半,侯德健等人前往戒严部队谈判,得对方许诺,学生可从广场东南角撤离。

• 四时整,广场灯光全部熄灭。未几,金水桥前成列坦克向南开进,推倒民主女神像,压过数百帐篷,未经查验内中是否仍有睡眠学生。四时半,广场灯光大亮,官方播音系统播出清场紧急通告,逾万军人包围纪念碑。

• 封从德通过学运之声主持口头表决,宣布同意“撤离”的声音高于“不撤”。四时五十分,军人冲上纪念碑基座顶层,开枪击中学生广播站喇叭,之后用棍棒暴力驱逐基座上的学生。学生开始撤离,至五时半大部撤离。数百最后滞留学生遭军人棍棒殴打、开枪,此时造成的重伤者包括台湾《中国时报》记者徐宗懋。

• 六时许,戒严部队完全控制广场,幸存伤者可证明,清场过程中有坦克碾压、棍棒殴打、开枪射杀等持续暴力行为。近七时,纪念碑一带冒出大火和浓密黑烟,持续三小时,据人民日报日后报导,纪念碑基座有四十条花岗岩台阶因火烧爆裂。

• 七时许,数千广场撤退学生向西经南二环转新华街向北,在六部口走上西长安街。忽有三辆坦克自东面高速驰来,投掷毒气弹后又追碾在自行车道上被栏杆挡住的人群,当场造成十一死数十伤。

• 七时许,大批民众在木樨地拦截增援的廿八集团军。该部因此消极不前,最后撤退,丢弃八十辆军车,全部被民众点燃,是军车损失最严重的部队。

• 北京市政府和戒严部队指挥部发表声明,把学生领导的争民主运动,冠以“反革命暴乱”的罪名,指责他们意图推翻政府和社会主义制度。

• 中国红十字会估计镇压导致二千六百人死亡。此后拒绝核实或再此发布估算。

• 消息传到中国各地,立即引发了各大城市的强烈反弹,爆发大游行。上海、武汉、长沙、兰州等地发生卧轨等拦截列车行动。成都公安部队傍晚冲入示威群中,使用暴力驱散民众,造成伤亡。

• 美国总统布什、法国总统密特朗、西德总统魏兹赛克和总理柯尔、瑞典总理卡尔森、西班牙总理冈萨雷斯、荷兰外长等外国政要纷纷发表声明或讲话,谴责中共以武力对付和平示威者及造成生命损失。意大利各政党发表强烈声明。奥地利政界人士粉表不满。

• 瑞典国防部长、国会议长相继取消前往大陆访问的计划,并取消李先念九月对瑞典的访问。丹麦国会财政委员会主席霍夫曼取消本月率团前往大陆视察丹麦援助计划进行状况之行。欧洲共同体市场取消原定五日与中共代表团举行的部长会议。

• 纽约、华盛顿、洛杉矶、旧金山、休士顿、纽奥良、温哥华等地华人抗议中共血腥镇压。

• 具有共产党员身分的大陆留美学生与学人,发表集体退党声明。

• 波兰电视台中断正常节目达五分钟,播出记者实地报导军人在北京屠杀平民。

六月五日,星期一

• 北京市民继续在各路口设置路障,焚烧军车、公交车。学校停课,工厂、机关、商店等停业者众多。

• 大专院校设置灵堂,悼念死者。学生广播站持续播放哀乐,并转播美国之音新闻节目。传言戒严部队将进驻高校。高自联发布号召全国罢工罢市声明后,宣布转入地下。清华、人大等校学生自治会分别举行最后一次公开会议。

• 多名居住在北京饭店的外国记者捕捉到一位孤身青年在东长安街阻挡坦克车队的“坦克人”影像。

• 万余士兵和逾二百辆坦克及装甲车驻守天安门广场。多架重型运输直升机往返广场。军队继续开枪屠杀北京市民,抓捕长安街一带路人,在故宫东侧劳动人民文化宫羁押殴打。坦克及装甲车巡逻长安街和二环路等地。军人射击建国门外交公寓。

• 方励之夫妇至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内避难。

• 武汉、上海、南京、杭州与长沙纷传出卧铁轨抗议事件,沈阳、长春等地学生与民众上街游行,哀悼死难学生、民众。

• 欧美日主要新闻机构及美国情报机构分别估计北京伤亡人数在五百至三千死、一万至二万伤之间。

• 由于北京形势极度恶劣,各国纷纷撤侨。香港亦派出专机,运送滞京的学生、记者和商人返港。港支联代表团团长李卓人在登机后,被公安人员带离航机。

• 台湾北、中、南三区同时举行集会声援活动,为大陆死难同胞哀悼。

• 联合国秘书长就中国镇压表示“非常沮丧”。

• 美总统布什强烈谴责中共暴行,下令停止美国政府及民间出售武器给中共,并停止双方军事合作及高级军事人员互访,以及考虑延长大陆留学生居留期间。

• 澳洲总理霍克取消访问大陆计划,并表示考虑对中共实施经济制裁。

• 日本首相宇野宗佑、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泰国总理差猜春哈旺、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夫人、新西兰总理帕尔默、葡萄牙政府、希腊外交部、芬兰外交部长、巴西政府、印度外交部等纷纷发表声明或谈话,表示坚决反对向平民使用暴力。

• 南斯拉夫总理马柯维克宣布推迟访华。匈牙利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发表谈话。

• 东京、西欧各大城市及中共驻美各地领事馆前,都发生示威抗议活动。

六月六日,星期二

• 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和戒严部队代表张工在北京召开记者会,将六四惨案指为“反革命分子”与解放军发生冲突,谓死亡民众“罪有应得”。袁木表示戒严部队受伤五千多人,市民则有二千多,死亡人数约三百人,声称大学生只有廿三人死亡。张工称戒严部队进入天安门广场时,没有打死一名学生和群众,更没有用坦克车、装甲车压死或压伤一个人。

• 高自联和北大自治会筹委会发布联合声明,号召学生“空校”。

• 上海公共交通连续第三日瘫痪。市民及学生截堵火车,火车因未减慢速度,当场碾死六人,数十人受伤。愤怒群众放火烧毁八节车厢。

• 西安、重庆、南京、兰州、成都、武汉、长春均发生学生民众示威抗议事件。

• 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表示在目前状况下,英国与中国间的正常事务无法持续下去。外相也宣布英国决定停止出售武器给中共,并暂停双方军事官员的会晤。

• 法国宣布冻结与中国的一切关系。

• 瑞士宣布禁止所有对中国的武器销售,并中止运送已签约的武器给中国。

• 亚银暂停对中国贷款。

• 香港、华盛顿、纽约、波士顿、芝加哥、洛杉矶、加拿大、日本、马来西亚、比利时、法国、义大利、瑞典、波兰、西班牙、秘鲁等地华人、留学生举行示威游行及募款活动,抗议北京当局对学运的武力镇压。

六月七日,星期三

• 戒严部队首次安排国内廿三名记者参观天安门广场。中央电视台画面显示纪念碑大理石基座弹痕累累。

• 中国政府指责美国大使馆庇护方励之夫妇是干涉中国内政。

• 廿七军对北京建国路外交官公寓、外国新闻记者住处、友谊商店及设有多处外国企业的国际大楼,做十五分钟以上的警示扫射,并封锁使馆区,入内到处搜查。

• 国务院发布“关于坚决制止冲击铁路运输安全畅通”的公告。

• 国家教育委员会发出通告,要严格处理支持民主运动的学生。

• 美国政府就中国戒严部队射击北京外交人员宿舍事件,向中国提出强烈抗议。

六月八日,星期四

• 北京市政府和戒严部队指挥部发出第九至十一号通告,宣布“北高联”和“工自联”为“反革命组织”,要求全市人民立即检举“反革命暴乱分子”,并公布检举电话。北京市和戒严部队指挥部并要求市民立即将非法持有的枪枝、弹药等军用警用物品送交公安机关或戒严部队。

• 中纪委声称将严惩参与暴乱的党员。

• 包遵信被捕。

• 李鹏、王震到人民大会堂慰问北京市戒严部队;李鹏成为军队屠城以来第一个公开亮相的中共领导人。

• 上海市长朱镕基发表电视讲话,肯定学生爱国,保证不实行军管。

• 李卓人在京经三天的调查,写了悔过书后获释,于晚上九时半返抵香港。

•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朱启祯约见美国大使李洁明,就美国庇护方励之夫妇事提出严重抗议。美国总统布什警告中共必须尊重人权,否则双方关系难以完全正常。

六月九日,星期五

• 邓小平接见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对“在平息反革命暴乱中牺牲的烈士”表示“沉痛哀悼”,对受伤的戒严部队官兵和公安干警表示慰问。

• 解放军七大军区分别致电中共中央,表示拥护镇压反革命的决定。

• 洪学智、刘华清和秦基伟代表邓小平和杨尚昆看望受伤官兵。

• 中共国务院发布“关于坚决制止破坏经济秩序确保工业生产正常进行”的公告。

• 上海五万多名学生及支持民运群众涌至上海人民广场,为在北京死难的同胞举行追悼仪式。

• 上海市政府取缔上海工人自治联合会,九名负责人已遭公安机关逮捕。

• 贵阳、兰州、郑州、成都、哈尔滨等城市均传出武警逮捕示威民众。

• 成都市政府已开始对五月中参加支持北京学运的知识界人士进行“秋后算账”。

• 台湾开放直播大陆电话及直接贴邮投递大陆信件。

• 针对中共军队的屠杀暴行,美国国家科学院中止和中共中国科学院及大陆其他科学机构的合作交流计划。

• 中共驻旧金山总领事馆文化组副领事周黎明和侨务组代表张利民要求美国政治庇护。

六月十日,星期六

• 香港无线电视台播出柴玲死里逃生后于六月八日录下大屠杀经过的录音带。录音访问今天播出,柴玲在录音中指控李鹏是直接下令屠城的刽子手。

• 广州大学展开“空校”运动,福建学生起而响应。

• 北京市公安部门表示已抓获四百多名在反革命暴乱中参与打砸抢烧杀的“暴徒”、“高自联”、“工自联”的一些头目也已缉捕归案。

• 上海当局发表声明,称上海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为非法学生组织,必须立刻解散;该组织学生领袖必须立即前往公安局登记姓名。

六月十一日,星期日

• 国家公安部向全国公安机关转发北京市公安局通缉令,通缉方励之、李淑娴夫妇。

• 中共指香港公民、就读复旦大学的姚勇战为上海市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领袖,在上海机场将其逮捕。

• 大连工人萧斌因接受外国电视台访问时谈及屠杀事件,即被指为造谣,于十日晚上被捕。

六月十二日,星期一

• 中国公安部发布“坚决镇压反革命暴乱、制止社会动乱通告”,通令全国缉捕“暴乱分子,并可不依照正常执法程序捕人及使用武器。

• 北京再捕四十四名“反革命分子”。西安捕四十八名民运分子。杭州七名工自联首脑被扣审查。

• 乔石、宋平、阎明复、温家宝探访戒严部队。

• 大陆红十字会答覆中华民国红十字总会,“谢绝”台湾同胞在医疗方面欲提供的各项协助。

• 世界银行决定延缓审核对中国的二亿三千万美元贷款,中共预计在一九八九年底前可获得的七亿美元贷款也将暂缓。

• 英国政府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姚勇战,否则会带来“不好的”后果。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首度点名批评邓小平,并重申,美国为生命遭到威胁的异议人士提供安全保护的政策不变。

• 墨西哥外长索拉纳取消原订一九八九年底访问大陆的计划。加拿大政府召回驻中共大使崔克。

• 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副领事董琪要求澳洲政治庇护。

• 台湾籍的中国人大代表陆毅中及其妻陕西省政协委员胡春华,八日逃出大陆,今天发表声明,辞去一切职位,并与中共现政府决裂。

六月十三日,星期二

• 天安门广场重新开放,供车辆通行,但任何车辆均不得在广场停留。

• 中国政府下令封锁边界和对外交通路线,以防止民运人士出境。

• 公安部转发北京市公安局通缉令,通缉王丹、吾尔开希、柴玲、刘刚等廿一名学运领袖。并发表他们的名单及资料。北京工自联的工人领袖刘焕文在石家庄被拘。经过连日来全国的大搜捕,民运人士约一千人被捕。

• 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召开各部门负责人会议,传达邓小平于六月九日接见戒严部队时的讲话。李鹏主持并发表讲话,为北京大屠杀辩护,并部署今后工作。李鹏首次公开向赵紫阳同伙“开炮”,谴责赵紫阳、胡启立、芮杏文的“错误”。

• 中华民国内政部境管局官考虑解除民歌手侯德健及前立委黄顺兴入境限制。

• 美国商务部撤回出售价值五亿美元的核能厂装备给中国的外销许可证。

• 欧洲共同市场决定,凡欧市会员国内的中国留学生签证可延长期限。

• 澳洲总理霍克写信给李鹏,敦促其停止暴力镇压行动。

• 意大利共党举行声援中国民主运动的大规模集会。

六月十四日,星期三

• 公安部以“煽动反革命暴乱”,通缉韩东方、贺力力、刘强三名“工自联”领袖,发出三人个人资讯。

• 北京学运领袖周锋锁、熊焱分别在陕西和内蒙被捕;学生领袖杨涛十二日逃到兰州,十四日晚间被捕。马少方于五日逃至广州,于白云山自首。南京公安机关逮捕“南京高自联”领导人陈学东。

• 中国下令驱逐美联社驻北京记者潘爱文和美国之音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培新。

• 中国报纸与电视台等传播媒体对美国展开强烈批评,并指美国干预中共内政。

•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各民主党派主要负责人被召到中南海怀仁堂开会。李鹏传达了邓小平六月九日的讲话。人大委员长万里并没有出席会议。

• 李登辉总统发表谈话,悼念大陆死难同胞。台湾各机关、学校、团体、公司行号降半旗一天,悼念大陆民主运动死难同胞,各县市并举行追悼大会。

• 西德经济合作部宣布无限期停止对中国的一九八九年发展援助。

• 法国延长三千名中国留法学生的签证。

• 中国驻日大使馆女职员马秋耘向日本政府要求政治庇护。

• 美国六十八名参议员联名致函给李鹏,要求立即释放所有被捕参与民运人士。

• 美国政府就中国驱逐两名美国记者事件,向中国提出抗议。

• 学生领袖柴玲以中国大陆民主运动象征的身分,获得挪威国会议员龙德与霍格推荐,提名角逐一九九〇年诺贝尔和平奖。

六月十五日,星期四

• 人民日报刊出一篇题为“对近期香港某些人一些活动的看法”的文章,指某些香港人士来京直接插手“动乱”,最后酿成“反革命暴乱”。

• 戒严部队将已剪辑了的“新闻片”在中央电视台播放,借此说明民运是一场“反革命暴乱”。

• 上海人民法院把六月六日在上海一六一列车事件中焚烧火车的徐国明、严雪荣、卞武三人判处死刑。

• 北京工自联主要领袖刘强文被捕。

• 北京高自联学生领袖熊炜在北京至沈阳的列车上被捕。

• 中国驻美大使馆三等新闻秘书张炽伟及其妻韩国红向美国政府寻求政治庇护。中国驻外各级使节纷纷寻求政治庇护。

• 苏联领袖戈巴契夫对中国情势表示关切,对中国当局排除对话一事感到遗憾;指出中国血腥镇压民主运动,可能使改善国际关系的过程受到“重大伤害”。

• 一千名波兰青年在波兰西南部城市罗斯劳示威游行,抗议中共的血腥镇压。

(未完待续)

来源:CND

阅读次数:12,1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