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华:一九八九年中国民主风潮大事记(三)

Share on Google+

王超华编篡

【说明】

一、本《大事记》以下列文本为基础:

王玉燕、刘明华整理,《天安门一九八九・大事记/大陆民主风潮大事记》,联合报编辑部编、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出版,中华民国七十八年(一九八九年)八月初版三刷,页188-206。

《八九中国民运报章头版专辑・附录:八九中国民运大事年表(四月十五日至六月三十日)》,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中国民主运动资料中心编辑出版,(一九八九年十月)一九九〇年六月再版,页515-523。

二、编写参考了下列文本:

吴牟人、鲍明辉、倪培华、倪培民、王晴佳编,《八九中国民运纪实》,一九八九年八月。

乔初编,《戒严令发布之前:4.15-5.20动乱大事记》,经济日报出版社,一九八九年八月。

陈小雅着,《天安门之变:八九民运史》,台北,风云时代出版,一九九六年。

吴仁华编著,《六四事件全程实录》,美国加州,真相出版社,二〇一四年。

张万舒,《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香港天地图书,二〇〇九年。

陆超祺,《六四内部日记》,香港,卓越文化出版社,二〇〇六年。

三、编写过程中,同时根据本人及其他当事人回忆校正若干细节。

(接前文)

五月二十日,星期六(戒严第一天)

凌晨零时三十分,中央电视台、中央电台播出李鹏讲话。广场官方广播系统反覆播出李鹏讲话。激起学生反彈,学运之声广播站宣布广场廿万人大绝食。

李鹏签发国务院戒严令,即日晨十时起在北京市城近郊八区实施戒严。北京市市长陈希同公布三道戒严政府令,严禁游行、请愿、罢工、罢课等活动;全面封锁新闻报导;严禁境外媒体采访。外媒卫星转播受管制,长途电话受干扰。

军用直升飞机在广场上空短暂盘旋并抛撒传单。来自沈阳、济南、成都等军区十万军人已包围北京城;奉命来京的大部分为野战军,装备有冲锋枪、装甲车及坦克。

北京市区一百七十二条地面公交线及地铁停驶,交警撤岗。广场周边停水。

学生出面维持市中心路口交通。广场持续聚集数十万人,长安街游行队伍不断。民众踊跃送水,捐款捐物激增。数十万市民守候在各个路口;二百余辆公交车被民众用来做路障。上午,丰台区大井立交桥发生流血冲突,至少四十人受伤。

高自联工自联绝食团联合声明,要求召开全国人大紧急会议,罢免李鹏,取消军管。学生停止绝食,改为静坐。天安门观礼台西侧建立工自联广播站。

高校学生对话团急电正在加拿大访问的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吁请其结束访问提前回国,召开人大常委会紧急会议,取消戒严令。

人民日报员工自行印发“号外”,说明赵紫阳失势经过;拒绝戒严,捍卫宪法。

各省市高校学生对戒严令反响强烈,涌上街头示威。普遍出现“李鹏下台”、“打倒李鹏”、“打倒邓小平”、“反对独裁”、“反对军管”口号。

北京大学出现教师党员退党声明。现任天津市外经贸委工委书记兼主任、曾于北大就学期间参与一九八〇年竞选活动的张炜痛而辞职,得市党委市政府批准。

港澳对戒严令反应强烈;四万港人冒雨维园集会抗议戒严;香港文汇报社论开天窗,仅有“痛心疾首”四个大字。

北美各中国使领馆前都有中国留学人员示威反对军管,要求民主。中国留美学生学者联谊会联合会发表《吿全国同胞书》,支持学生,谴责戒严。

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对北京采取军事行动表示遗憾。

欧美多国对本国公民发出赴华旅游警告。

荷兰宣布取消女王原定五月访问北京之行。

五月廿一日,星期日(戒严第二天)

数十万学生和民众昼夜围堵廿八个主要进城路口以及北京火车站、清华园火车站、昌平火车站等发现运输军队车辆的地点,演说、劝阻军人,并向军人提供饮水和食物。执行任务的部队未能进入市中心地区。

“北京市民自治会”在观礼台前挂出横幅成立指挥部,组织三千多人自行车游行。数万人以各种工人市民“敢死队”、“纠察队”名义巡视广场周边街道和路口。

高自联下午召开北京五十余所院校各校代表会,表决通过撤离广场,撤离方式建议经由各校学生主体吸纳前绝食同学,以各校自治会单一代表参与高自联。晚间高自联再次与外地共一百余所來京院校學生代表共同开会,否决下午决议,宣布“坚决不撤”。

傍晚,绝食团指挥部为南京大学学生李彔、赵敏举行“广场婚礼”,柴玲、封从德为伴娘伴郎。其后,指挥部诸人分发资金先后离开广场“转入地下”(翌日夜间陆续返回)。

严家其等五位学者紧急致电正在访问加拿大的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吁请立即召开人大常委会紧急会议,取消戒严令。万里在加拿大晚宴上演讲肯定学生爱国热情。

胡绩伟等人大常委会委员发起联署致人大常委会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的提议函(至廿四日中午有五十七位常委会委员列名)。

人民日报头版开始持續十天的“戒严第x天”系列,透露军队未能清场信息。本日人民日报头版报导匈牙利总理说,“不准用军队解决内政问题”。

张爱萍等八位解放军上将联名致函中央军委和北京戒严部队,表示部队绝不能镇压人民,绝对不能发生流血事件。

解放军元帅徐向前、聂荣臻分别表示,戒严绝不是针对学生,希望学生回校复课。

戒严部队指挥部发表“吿北京市民书”,宣称执行戒严任务是为维护北京治安,不是为了对付学生而是为了恢复正常秩序。北京火车站优先协助外地学生离京。直升机在广场上空短暂盘旋并抛撒传单。

戒严部队便装或化妝分散進城,进驻重要政府机关和主要新闻单位。新华社播发首轮上海、陕西、湖南、河北、河南、福建等六省市来电,表态支持中央。

因戒严和公共服务停摆,北京若干地点发生日常用品抢购。

香港各界超过一百万人参加游行,声援北京学生,要求李鹏下台;宣布成立「全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香港支联会)。

美国之音录音广播杨振宁口授,有陈省身、李远哲、吴健雄等卅六名在美著名华裔学者聯署的致邓小平信,吁请撤离军队,立即召开全国人大常委紧急会议。

全美东西部三十所著名大学的大陆留学生发表紧急声明,不承认邓小平、李鹏政府。數千留學生在各大城市中領館前集會示威。

来自大陆及台湾的留比利时学生及当地华侨百余人,往中共驻欧洲共同体大使馆前请愿。澳洲一百五十名大陆学生至中共领事馆前示威。荷兰的大陆留学生到中共驻荷大使馆递交请愿书,要求李鹏下台,反对中共用暴力镇压学生。

苏联塔斯社报道昨日北京宣布戒严后学生和市民的反应。莫斯科发生十万人示威,指责苏共为「反动」,为中国民主运动欢呼。

五月廿二日,星期一(戒严第三天)

零时过后,四百余位新华社员工游行至广场,有“新华社以血抗暴”横幅。

因传言戒严部队将于凌晨强行清场,约十万人聚集广场;长安街上人流车流不断。

凌晨三时前后,吾尔开希透过广播呼吁学生撤离到使馆区,引起哗然。高自联宣布这不代表高联立场,并重申坚守不撤。

上午,戒严部队暂停推进,部分后撤,开始“休整”。北京气氛有所松弛。

约三分之一公交线路恢复通车。地铁仍关闭。市政工人开始清理广场垃圾,官方组织城近郊区七万余人“首都群众维护秩序工作队”清理路障。

江西、新疆、云南、广东、青海、天津、山西、海南、甘肃等省市自治区党政部门致电支持中央决定。南京、沈阳、成都、广州四军区和国防科工委党委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决策。

北京院校学生白天大多回校休息;广场以外地学生为主,总人数减至两三万人。

上午,严家其等人成立“首都知识界联合会”,决定发行由包遵信任主编的《新闻快讯》,当天发出第一期共四页。

下午,万余人举行新闻界、知识界游行,抗议军管和戒严。

四通公司董事长万润南邀集七十五校学生代表开会,劝说学生撤离广场。

晚间,陈子明、包遵信等在纪念碑底座召开各界联席会议最后一次筹备会。

晚十时许,丰台区六里桥发生军民流血冲突,官方称六十余人受伤。

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抵美访问,接受留美学生《吿全国人民书》,公开表示同情学生。

香港卅五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联名发表声明,要求撤销戒严令。

中华民国政府及民间以签名、游行等行动支援大陆民主运动,声讨中共政权。

日本关东、关西地区大陆留学生举行抗议示威。

香港、澳门、波士顿、休士顿、巴黎、莫斯科均有大陆留学生及华人热烈支持大陆民主运动的活动。

五月廿三日,星期二(戒严第四天)

凌晨,学生代表会议决定在原绝食团指挥部基础上成立“广场临时指挥部”,柴玲为总指挥,在四十八小时内代高自联行使广场统一领导权,高自联回校园整顿。绝食团广播站撤销,学运之声广播站归指挥部使用。

临时指挥部广播,同意北京市将绝食学生曾使用的通道式公交车移出广场。

循高自联廿一日下午建议方式,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北京工业大学静坐学生集体返校。广场外地院校旗帜数倍于北京院校。

由于新闻封锁,各校校园重现大小字报、传单、校园广播等热潮,讨论局势和运动的方向策略,以及各种小道消息和谣传。民众追踪外电,短波收音机热销。

首都各报显著报导万里在加拿大肯定学生热情的谈话,并突出刊载湖南省人大会议投票通过罢免严重渎职副省长杨汇泉的报道。

上午,陈子明、王军涛、包遵信、王丹、柴玲等六十余人开会组建“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建立“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推举柴玲为总指挥。

午后,北京又见百万人大游行,标语口号多针对戒严和李鹏、邓小平。有中央直属机关参加游行,下午大风雨,仍有持续游行。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报道实况。

下午,湖南人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投掷油漆污染天安门城楼毛泽东画像,遭学生盘查,说明情况后,于晚间被移交公安机关,后分别被判十六年至无期徒刑。

中共外长钱其琛接见外宾时表示,赵紫阳仍为中共总书记。

地铁关闭三天后重新开放;晚间几乎全部公交线路恢复通车;截断三天的卫星通讯重新对境外记者开放。

江苏、宁夏、内蒙古、吉林、安徽、西藏、黑龙江等省自治区和空军、海军、兰州军区、济南军区党委致电支持中央决策。

上海数十万人示威,要求罢免李鹏。省港澳五十万人在广州冒雨举行环城大游行。全国各地声援北京声势不减。京外学生乘火车进京仍在万人以上,出京人数略少。国务院要求铁道部停发有大批学生搭乘的车次。

台湾各地支援民运活动愈见炽烈,大陆工作会报决定共产党员可以来台访问。

南韩地区八十七个华人团体、泰国学生联盟、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夫人等,分别表示支持中国学生争取民主的运动。

五月廿四日,星期三(戒严第五天)

上午,十万广场学生召开誓师大会,“保卫天安门广场总指挥部”成员宣誓就职,柴玲为总指挥。“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亦宣告成立,联席会议召集人王丹宣读声明《光明与黑暗的最后决战》。《新闻快讯》第二期散发。

首都各界爱国维宪联席会议发布《致北京市民的公开信》,指责北京市当局切断公共服务,企图嫁祸学生引发“动乱”的罪名。同时发布致军人公开信。

下午,约两千学生和新闻界、知识界群众在广场周边游行两小时左右。因昨日下雨,纪念碑上和周边陆续有用各单位捐赠材料搭建的简易塑料布或油布帐篷。

外地进京院校数目攀升超过二百所。广场夜间约有两三万学生,较之前明显下降。

高自联在北大总部派出联络员到北京各校园,要求各校重新核定本校派往高联的代表人选,并在核定后召开各校代表会,重建高联基层合法性。

首都各媒体报导,北京市五月份刑事犯罪、交通事故、火灾火警均有明显下降,治安案件发生率持平,亦即,不存在“动乱”。

国际卫星传送新闻恢复不到一天,再次中断。邮电部门同时取消电传服务。

杨尚昆在军委紧急扩大会议中讲话,揭露中共内斗详情和赵紫阳政争失败内幕。

湖北、广西、浙江、辽宁、贵州等省自治区及解放军三总部致电支持中央决策。

中央密电一些省市,要求调查当地人大常委参与签名呼吁召开紧急会议情事。

全国各大城市持续有街头游行示威声援北京学生;武汉长江大桥短暂关闭。

海外留学生以各种名义向中国党政当局发送请愿信和声明,反对戒严;同时大量使用传真向国内发送消息。

五月廿五日,星期四(戒严第六天)

凌晨,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提前离美飞抵上海,因“身体不适”留沪治疗。

广场气氛平和,有学生唱歌跳舞。新华门前一直有学生静坐。

中午12时,高自联代表依廿三日约定,四十八小时后返回广场,因昨日誓师大会和保卫天安门广场总指挥部成立,未能取回指挥权。高自联总部在北大讨论开展全国串连、实行“空校”计划。

下午,北京知识界联合会发起的大游行有十余万人参加,包括很多科教文艺单位和中央机关,亦有工厂单位。工自联以独立队伍参与。

晚九时,广场指挥部召集静坐学生代表三百多人开会,提出四个近期行动方案,请各校广场静坐的学生讨论决定。

中共总理李鹏下午在宣布戒严后首次公开露面接见外宾,表态强硬。

国务院紧急通知,制止各地学生强行搭乘火车进京。公安部门称,外地学生每天抵京人数与离京人数均在万人上下。

中共外交部再次否认李鹏和赵紫阳的职位有任何改变。

人民日报大样即日起要实现送交有关方面审查。

国务院各部委、直属机关纷纷表态支持中央决策。

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联名要求戒严部队认真执行戒严任务。

山东、北京、四川、吉林等省市及北京军区和二炮分别致电坚决拥护中央决策。

五月廿六日,星期五(戒严第七天)

经漏夜辩论,近三百所广场静坐院校学生代表于凌晨议决,今后行动为坚守广场、主动出击。现广场学生总数约一万多,较前下降,其中多为外地来京学生。北京院校学生一般傍晚到午夜在广场。今日气温高达卅六度,学生在周边寻找阴凉。

除一辆外,提供给绝食学生的通道式公交车已全部驶离广场,回归公交服务。

晚间,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召开记者会,说明组成、人事、宗旨、任务等。

晚间,指挥部邀请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国音乐学院学生、摇滚乐队“五月天”、歌手侯德健等举行通宵音乐会。音乐会廿七日凌晨五时在《国际歌》声中结束。

久未公开露面的陈云主持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会议,乔石主持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会议,说明赵紫阳“错误”,分别表示支持戒严部队平息“动乱”。

前人大委员长彭真邀集全国人大民主党派副委员长座谈,指责北京学运为动乱。

中央政府开始逐级传达李鹏、杨尚昆五月廿二日讲话,公开赵紫阳“错误”。

各省市游行声援人次下降,学生复课比例上升。

欧洲议会敦促中共当局与学生对话。

五月廿七日,星期六(戒严第八天)

首都各界联席会议发布《关于时局的十点声明》,坚持运动独立于党内斗争,不为拥护或反对任何人所左右;相反,运动考验领导人对人民的态度。重申三个目标:解除戒严令;否定“四二六社论”;立即召开人大紧急会议。否则将继续广场和平请愿直到六月廿日人大开会。建议四月廿七日为“中国自由民主节”。

晚八时,广场指挥部举行有各方主要学运骨干出席的记者会,王丹宣读《十点声明》,宣布五月卅日举行“胜利大游行”,静坐学生撤出广场,并将于六月廿日全国人大开会时再组织游行。柴玲随之表示,撤离决定尚需广场学生通过。封从德介绍广场财务情况,称广场每日开支需四万元,但只剩五千元资金,已欠商店万多元,顷获红十字会转拨万元购买食品。

香港专上学联在广场设立物资联络站,管理转交港学联携来捐款捐物。

万里发表声明,虽然肯定学生爱国热情,但确切表示同意李鹏戒严政策。

李先念主持政协主席会议,一致拥护中央决策。

天津、浙江、福建、江西等省市和济南军区致电中央支持戒严。

中共元老在邓小平家中开会,确认选择江泽民替代赵紫阳为中共总书记。

香港支联会主办有三百余演艺界人士参加、持续十二小时的“民主歌声献中华”演唱会,筹得捐款总数超过一千三百万港币。

台湾艺文界、音乐界通力制作歌曲“历史的伤口”,送给北京争取民主自由的学生。

五月廿八日,星期日(戒严第九天)

全球各地华人举行同步大游行,声援大陆学生民主运动;北京上海两地各有近十万人的示威游行;广州白天学生游行,晚间以职工为主再次掀起游行热潮。各地游行口号多为“取消戒严”、“李鹏下台”。北京没有出现针对邓小平的口号。

香港一百五十万人呼应全球华人大游行,为香港史上规模最大游行。

香港各界声援团八十人抵京,携捐款数十万美元、二百万港元,逾四百大型帐篷和睡袋,以及食品药品等物资。彩色小帐篷开始搭建在广场。港学联认为广场财政混乱,决定冻结逾百万港元捐款。

柴玲接受美国自由撰稿人金培力(Philip Cunningham)录影采访,谈及自己心路历程。晚间返回广场。该采访在九十年代引起争议。

晚间,天安门广场学生广播站称,广场指挥部学生代表大会否决首都各界联席会议五月卅日撤离的建议;静坐学生在六月廿日人大会常委会召开前不撤离广场。外地来京学生接受采访表示,天安门是全国中心,一旦撤离,运动不可能在外地持续。

据报,今日外地学生抵京者总数锐减至不足一千,离京者过万。

世界各地华人响应号召,举行游行;北美各城市都有中国留学生的集会游行。

据报,持续有部队调往北京,总数已达二十万。北郊有部队试图进城、遭民众拦截未果。

赵紫阳秘书鲍彤被秘密诱捕失联;赵紫阳向宋平抗议。

五月廿九日,星期一(戒严第十天)

凌晨,广场学生代表召开“营地联席会议”(不是“首都各界联席会议”),柴玲表示要辞职,后接受慰留。会议检讨广场组织、纠察、卫生、财务等方面问题。傍晚,指挥部在记者会上承认不足,表示将设立机构完善财务监督,并委托港学联广场物资站管理资金,提供静坐学生日常所需物品。

今日无游行。广场静坐人数降至数千,下午至晚间人数上升。香港捐献的百余旅游小帐篷和数十顶绿色大帐篷陆续搭建,原简易帐篷拆除。学生纠察队从营帐周围撤除,民众可随意来往,众多境外记者聚集纪念碑基座顶层。

晚十时,八艺术院校合作、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雕塑系学生工作数日完成的“民主女神像”分三部分运抵广场,准备安装,吸引数万民众,至午夜方离去。

午夜前后,沈银汉等三名工自联骨干被警察带走或劫持。

高自联在各校宣传“空校运动”得到响应;“空校”影响且已扩展到南京、上海等城市。

新华社接令发出彭真廿六日与人大副委员长座谈讲话全文。彭真指反对国家领导人等“资产阶级自由化”行为,违反“四项基本原则”,是“违宪”。

官方称铁路运输已恢复正常。

军委副秘书长洪学智、刘华清前往北京郊区,代表邓小平看望戒严部队。各中央机关、北京市机关等纷纷慰问戒严部队。

五月三十日,星期二(戒严第十一天)

继三位工自联人士之后,又有市民摩托车“飞虎队”十一位成员被拘捕。工自联筹委会上午发出“紧急通告”,工人、学生、市民数千人北京市公安局门外静坐,要求放人,持续七小时。晚间工自联记者会宣布正式成立,英国工党青年部和加拿大新民主党左派代表到会祝贺。

上午,广场指挥部宣布柴玲、王丹因过度劳累,回北大休息,由李彔和封从德代行指挥职责,重申取消戒严、撤离军队、公开对话、新闻自由等要求。

逾卅位政法大学等校学生在新华门外静坐已有两周,他们表示将坚持到六月廿日。

由中央美术学院制作的高达八公尺“民主之神”塑像,在天安门广场搭建完工,于正午举行揭幕典礼,十余万民众聚集广场。中共官方认为此举已经侮辱和践踏“国家”尊严和民族形象,要求立即停止活动,将塑像撤离广场。

中央电视台晚间播出六名人大常委会委员个人声明,指此前连署要求召开常委紧急会议提议书(见上文五月廿一日条目)系未经本人同意被列名。

江泽民应召入京,受到陈云、李先念接见。

五月卅一日,星期三(戒严第十二天)

各大学校园广播呼吁声援被捕工人。从凌晨一时至下午四时,人民大学等校上千学生持续在北京市公安局门外抗议抓捕工人。晚间再次有数千学生民众前往抗议,高峰时聚集有两万人。

《澳门日报》、香港《文汇报》、北京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以及胡绩伟个人分别针对昨日六位全国人大常委委员指责假签名一事发表声明,澄清征集签名经过,除个别失误已在数天前更正,并无造假。胡绩伟并指是大陆新闻检查造成混乱。

晚间,香港学生邀北京高自联、外高联、广场指挥部学生骨干共同协商,希望消除外界关于学生组织矛盾和内哄传闻。

北京《十月》杂志编辑、北大毕业生于五月十四日至广场声援绝食学生时,突发脑血管破裂送医,今日不治离世。当局对家属施加压力,严密封锁消息。

中共北京市委在北京郊区发动群众集会及游行,并焚烧方励之刍像。观光饭店及中央机构也悬挂巨幅标语,支持中共当局镇压“动乱”。

邓小平在家中接见江泽民。

万里从上海返回北京。

全台湾各地百万学生由北至南,冒雨手牵手连线将近四百公里,支援大陆学运。

南韩官方首次对大陆情势发表评论,希望中共当局自制。

(未完待续)

原载:CND

阅读次数:12,1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