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雨:特朗普赞扬习近平力抗疫情 美官员说世卫团队有美专家

Share on Google+

2020年2月19日 05:02
莫雨

特朗普总统在乘坐”空军一号”专机飞往加州之前在安德鲁斯联合基地回答媒体提问。(2020年2月18日)

华盛顿 —
星期二(2月18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再次赞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努力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并说他做得“非常专业”。特朗普政府卫生官员表示,在中国了解疫情的世卫组织专家组中有少数美国专家,但未透露详情。

特朗普:习近平抗疫工作出色

特朗普乘坐“空军一号”专机飞往加州洛杉矶参加活动之前在华盛顿郊外的安德鲁斯联合基地对记者们说:“我认为习主席正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大家知道,我最近跟他通了话。他真的在努力工作。这是一个艰难的问题。我认为他会—要知道,我看到他在短时间内就盖起医院。我真的相信他希望把事情办成,他希望迅速把事情办成。是的,我认为他做的非常专业。我们也在与他一道努力工作,并且帮助他,而且就在最近几天,正如大家所知道的。”

本月早些时候,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主席通过电话,特朗普随后赞扬了中国在处理疫情方面的“透明”。但是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2月13日对媒体说,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问题上,中国迟迟不同意美国专家访问,而且信息缺乏透明度,对此美国感到“失望”。

《华盛顿邮报》2月16日的一则报道说,特朗普总统对习近平主席抗议疫情的大力赞扬让他的行政当局内部的一些官员觉得不安,他的顾问们仍然对中国处理疫情缺乏透明度感到担心。《华邮》援引一位不透露姓名的行政当局官员的话说,特朗普一再对他的顾问们说,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有可能会引起反弹,因为习近平完全控制着政府,如果美国发表有关中国的负面言论,他可能会拒绝与美国合作。

星期二,有记者在安德鲁斯联合基地问特朗普:“有些人似乎不相信来自中国的数据。您对此担心吗?”

特朗普总统回答说:“我知道的是,习主席热爱中国人民,他热爱他的国家,他在做着非常出色的工作,应对一个非常、非常艰难的局面。”

美卫生官员:中国透明度好过当年萨斯

星期二在华盛顿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一个活动上,特朗普政府的卫生官员在被问及中国在处理新冠疫情和与美国合作的透明度问题时都笑了,但是他们说,相比2002/2003年的SARS疫情期间的“极其严重的不透明”,中国这次做得比较好,至少从发布数据和病毒基因序列上来看。

美国国立卫生院旗下的国立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主任安东尼·弗契医生(Dr. Anthony Fauci)是特朗普总统上个月成立的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工作小组成员。他说:“中国的变化是,中国官员更加坚决地要惩治那些隐瞒信息的人。而在以前,中国的科学家犹豫或不愿谈论到底发生了什么。曾经有样的时期,我认识和打交道多年的人,他们很担心公开发声,他们会和我在电话里交流,但是不会公开说。现在,他们觉得,政府给了他们完全透明的自由度。”

但他也指出,中国医疗专家在美方专家交流时非常透明,但中国官方数字的来源有点不透明。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负责准备与应对事务的助理部长罗伯特·卡德莱克(Robert Kadlec)则补充说,中国的官僚机构非常庞大,这些事务通常由地方政府处理。

他说:“显然,至少根据一些媒体报道,在非常地方的层级,可能有一些由于困惑或者在权衡之后决定不通报的情况。人们可以想象,这是新的东西,会淹没在季节性流感中,可能不会很明显。我想有很多合理的理由。”

已有美国专家随世卫团队进入中国

卡德莱克还说,美国已有专家在中国了解疫情。他说:“我们正在获得信息,我们现在在北京有团队和世卫组织一起,那里面几名美国人。我认为,这将让我们有更多机会去更好了解疫情,真正协同合作管控疫情。”

但是卡德莱克没有具体说明美国专家的具体人数以及他们的专业背景。

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星期二也证实已经有美国专家到了中国。他说:“我们用了太长的时间才让我们的专家进入中国。我们希望本来可以更快一些。”

世卫组织专家组从星期一开始在北京、广东和四川省了解疫情,但是这些专家的行程目前不包括疫情的发源地湖北省武汉市等地方。

弗契说:“至于在中国的人员,中国方面希望由他们来宣布这些人员目前在哪里、将要去哪里,我们对此非常敏感,因为我们是在他们国家的客人。虽然’请问他们在哪里,要去哪里这样的问题’可以理解,但是我们宁愿让大家从中国方面那里获知信息,因为我们不想先于中国宣布,我们不希望中方撤回我方提出的派人建议。”

美卫生官员:中国封城措施虽严厉但有助遏制病毒扩散

武汉爆发疫情以后,中国当局采取了严厉封城等措施,试图控制疫情蔓延。

星期二参加智库活动的美国卫生官员表示,虽然这些措施“前所未有”,甚至“严苛”,纯粹从公共卫生常理来看有过度反应之嫌,因为会有很多潜在的弊端,但他们认为这种做法帮助减缓了病毒的快速传播。

弗契说:“我认为,这最终帮助我们减少了很多与旅行有关的病例。这类病例越多,就会有更多的二级三级传播。所以我认为,他们所做的,虽然非常不同寻常,非常严苛,但是最终确实帮助很大。”

弗契医生表示,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性极高,目前计算的致死率在2%左右,低于传染率较低的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高于季节性流感。

他指出,目前只有去医院进行过临床或核酸试剂检测的才被计算进总体感染人数当中,但是可能还有数倍的没有症状或只有轻微症状的人没有被包括在内,因此新冠病毒的致死率“毫无疑问”会低于目前的计算值。

关注全球及美国疫情动向

他说,目前令人担心的是,科学家还未掌握疫情在全球范围的规模及趋势,而一个关键问题是,出现与武汉旅行史有关的确诊病例的国家,是否会出现持续性的传播。

美国目前有29个确诊病例,其中14人是从停靠在日本的“钻石公主号”游轮撤离途中确诊的,另外在境内确诊的15人均与武汉旅行史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目前尚无发现社区传播病例。

在美国出现又一波流感之际,由于症状的类似性,为防止遗漏可能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美国疾控中心在洛杉矶、旧金山、纽约、芝加哥和西雅图五个城市开始对出现流感症状的病人检测新冠病毒。

VOA

阅读次数:3,9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