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我的信仰(美好中国之二十四)

Share on Google+

精神荒野

我生在一片精神荒野,道教、佛教、基督教、无神论、不可知论混杂的村庄。正如中国。

共产党教化无神论,宗教是精神鸦片。村边的寺庙被毁了。领袖像替代了祖宗牌位。风水算命归于“封建迷信”。一场又一场政治运动,塑造一尊人神。死后不久跌落神坛。

可人们的精神世界里,鬼神一直在。祭灶的传说代代相传。坟地,是可怕的地方。寺庙的废墟土岗传说很危险。为锻炼勇气,童年的我在一个弯月之夜独自一人到那里,环视周边,离开时一路狂奔,月亮飞跃树梢紧紧跟着。

春节,家家院门口横一木梁,挡鬼。院子里撒满芝麻杆,祈愿生活节节高。除夕夜,村里唯一的水井,香火缭绕,红光点点。初三上坟,祭奠祖先,冥冥中他们一直在,另一个世界。

父母都是不可知论。有敬畏。有没有神,说不清。父亲信科学,也不排斥风水。母亲常说,信神有神在,不信没妨碍。

1980年代,农村经济复苏,信仰的种子重新萌发。玉皇大帝,灶王爷,道教神祗重回人家。寺庙重建了。很多村庄有了基督教堂。黄河故道大堤上一棵古槐树成了求医问药的圣地。

唯物主义野火余威尚存。中南海请愿之后,本土新宗教遭到残酷打压。基督教堂被炸毁,十字架在烈火中燃烧。佛门丑闻不断,和尚列队升国旗。中国人信什么?强权?金钱?耶稣?老子?安拉?佛陀?这片精神荒野更纷乱了。

中学教科书说,世界是物质的,意识是对物质的反映。意识,这精神现象,哪里来的呢?没有种子,能长出麦子吗?什么是生命的种子?

我一直困惑。一直寻找。在一片树叶,一群蚂蚁,一缕阳光中,感悟神奇。

很多年后明白了,我灵魂深处有他植下的渴慕的种子。

每个灵魂都有。

渴慕之路

大一暑假,民权县城,我第一次走进基督教会。此后多年,几乎每个平安夜都去教堂。

和北大同学一起去过人大西门的小南庄教会,午餐是快乐的记忆。去过守望教会,那时公盟办公室和守望同在华杰大厦。

守望遭逼迫时,我们一起在海淀公园门口祈祷。漫天大雪。

2010年的平安夜在锡安教会,盛大的晚会。再次走进锡安是2018年7月,基督教会到处遭逼迫时。每一次礼拜结束,音乐中泪水润湿眼底。差遣我,差遣我,主,我愿意。

复活也信了。曾想,躯体生死有自然法则。已死的肉体,物理化学反应后,不可逆,不可能复生。有了这前提,对自然逻辑因果之信仰,所谓的理性,于是推测各种可能性,耶稣的躯体被转移了,门徒看错了人,幻觉,等等。

直到锡安的一个小女孩说,神需要耶稣复活给他的门徒看。我一下子明白了。一切神迹都是可能的。神需要借助耶稣原来的身体,显示给门徒。在那艰难时刻,支撑他们的信仰。

自然法则,是他为这世界编的程序,他随时可以改变。

可我还是困惑“耶稣就是神”。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是使者,神的分身,化身。但不是神本身。三同时是一?子同时是父?人同时是神?当神限制自己,成了人,还是神吗?神不会死,如果耶稣是神,就不会死。如果说耶稣是神,神的分身,每个人也都是。只是角色不同。

不认同圣经是完美的神的话语。四福音书的细节矛盾是显然的。不同人的记忆,矛盾很正常。圣经的编选,是历史事实。人类的语言表达和翻译也会有误差。圣经是神的启示,却是通过人感知,通过人的话语表达,有人的缺陷。

去过很多寺院。研读过一些佛教经典。佛陀和耶稣都深深影响了我。佛教不讲世界的本源。不问终极存在,变化,因缘,是一切的尽头。不认同此生皆苦。生命有苦,也有乐。有衰老、疾病,也有青春、健康。地狱般的尘世,也有光明。

拜访过一些道观。曾到终南山与隐修人长谈。接触了一群被迫害的中功信仰者,我才理解了道教在中国社会的深厚根基。玉皇大帝,灶王爷,八仙过海,神仙,都扎根于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可道教太人间化了,玉帝的朝堂无异人间朝廷,修仙追求肉身成为超人。

去过清真寺礼拜。从小到大一直有穆斯林朋友。在狱中认真读了古兰经。有诸多疑虑。很多内容和旧约相似。神常有愤怒和惩罚。默罕默德是先知、使者。可最后一位,意味着文明终结。对异教圣战,埋下了恐惧仇恨的种子。

2001年一个夏日傍晚,灵感闪现。所有宗教,信的其实是同一个神。只是给他起了不同的名字。我激动地写下《我们共同的神》。

去图书馆寻找,是否有同样的感悟。找到了苏菲教派。找到了巴哈伊。认真读了巴哈伊教的经典,参加聚会。我的两位大学同学,恋爱结婚,信巴哈伊,幸福美满。人类一家,也正是我追求的。可是神依然有仇恨,道路属于过去。

文明之路漫长。《圣经》旧约新约是人类通往上帝的两段路。人类认识神,如盲人摸象,不同时代,不同先知,摸到不同的部分。旧约,以色列人认识的神,有愤怒、冷酷,那是人的狭隘认知。新约,耶稣传递的福音是爱。人类对神更高的认知。文明进步,还有新的道路,通向未来。

对不起,这可能伤害很多人。可这不是骄傲。在神面前,我不骄傲,唯有谦卑。

没有那么多神,还相互打架。我们渴慕的敬拜的是同一个神。唯一的神。整个宇宙也只是他的一点点。人类太渺小了,寄居一粒尘埃之上。这世界很多矛盾冲突,宗教之间,宗教科学之间,只因渺小的人类,被造有限,无知狭隘。

文明进步,是在更高处认识自然,认识人,认识神。

仰望星空那一刻,人类听见了他的召唤。认识神的路,文明一样漫长。不同地方,先知受启示,创立宗教。数百万年,很多宗教消失了。消失的不是神,是人给他的名字,故事,仪式。

神一直在,引领这群蒙恩的生灵。文明走到今天,历史留下多元宗教。不同地方的人们沿着不同的道路走来。走到今天的地球村。

各自不同的心灵世界,我们相逢了。共处一个屋檐下。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根本分歧,某些时刻动摇民主根基。当一群人不相信自由和宽容,相信异教徒该死,宪政如何达成?

信仰的主流共识,作为宪政共识的根基,人类需要。

承认人的局限。有限不是无限,人不是神,有局限。认知、语言、经典都有局限。知识来自神的启示,文明进步,知识更新。以为两千年前的知识绝对正确、完美,是人的局限。以为自己信的唯一正确,别的信仰错误,是人的狭隘。

宗教是通往神的道路。不同民族沿着多条路走到今天。未来需要新的道路,一起走。

我不是严格的基督徒,如果严格意味着排斥别的宗教。我是基督的信徒,追随他在世间传扬神的爱。我也是诸多宗教的信徒。我坚定信仰神。尊敬所有虔诚的历史。

2009年的一天,灵感闪现一个词——灵子,分自神的精神个体。层层纠结,凝成万物。它是灵魂,亦是物质最小单元。世界唯一的本源,是精神。

狱中,安静感悟世界真相。物质极微处,不再是确定的法则死寂的尘埃,而是生生不息的鲜活的世界。宇宙万有尽头,是神的爱。

沿着科学与理性的道路,走到尽头,我看见了神。走到尽头。无边因果之网最终的因。唯有神。浩瀚的精神世界,引领这转瞬即逝的尘世,爱恨情仇悲欢离合。

艰难的渴慕之路,我找到了。

唯一的神

自爱、自由、永恒、无限、完美的造物主,终极的精神家园,生命和意志,万物运行第一动力,一切因果最初的因,一切奇迹最初的源,万有存在演化之起点、目的和意义。

他无形无相。如果说他是大海,我们的宇宙,是一朵小小的浪花。

他永在远方,无边无际。一棵小草发芽,也是亿万年的因之果,万有意义之网的一个结点。意义之网的编织者,是他。仰望神,如一只大肠杆菌仰望人体,难以理解浩瀚无边。其实这个比例不科学,与神比,人太小太小了。

他无处不在。在高山,在大海,在草木,在瓦片,在每一个最微小的粒子中,在每一个灵魂中。眼前的小木桌,空气,乃至“真空”,极微处都是分自他的灵子,我们在他怀抱中,亲密无间。每个灵魂都是他的部分,如大海的一滴水。

他不是天道自然漠然无情。不是斯宾诺莎和爱因斯坦的自然神。天道,法则,万物运行的逻辑,他创造的,不是他本身。他设定法则,唯有他,能随时改变。

他是生命意志。万物进化不是偶然,而是意志的创造。这冰与火的宇宙是精灵的世界,死亡新生只是过程,绵绵不绝。生生灭灭幻相背后是灵性,生老病死尘世间有温暖,爱恨情仇文明演进是生命计划。

他是公义,是非善恶的尺度。公义在永恒,强者弱者在此生与永在转换。公义在此世,启示人类道德律法,确定权责边界正义救赎。他在每个灵魂深处植下公义的种子,为着完美合一的此世。

他是爱。生命幸福的源泉。神爱世人,爱他创生的万物,如同爱自己的孩子。亦把爱的种子植于每个灵魂。无论善恶,强弱,渴慕还是背弃,都在他爱之襁褓中。脆弱渺小的人类,无边的爱是文明的阶梯。

狭隘的仇恨的愤怒的,不是他,那些属于渺小的人类。他按自己的样子造人。人也在按自己的样子造神——黑暗中摸到的他的样子。

他分出灵子,层层纠结凝成万物、生命、人类。他以天道和神迹支配万物轮奂,派遣先知使者引领文明。这不完美的世界为彰显他的爱,完美世界,快乐体验,是生命的意义。

他在每个灵魂深处植下了渴慕的种子。人类仰望星空那一刻,种子发芽了。宙斯,上帝,安拉,绝对精神,还有漫长历史上无数个名字,都是同一个神。唯一的神。

世界本源于精神

神从自身分出灵子。分,是宇宙的起点。精神的起点。亦是物质的起点。运动、能量、时间、空间的起点。合,是宇宙终点。分分合合,世间万有。

灵子,有限的差异的精神个体,神的分身。有神性,本能自爱、自由、永恒、无限。却有限,对他在的无知。各自不同。每个灵魂不同。每个电子、每个原子、每片树叶都不同。

灵子的神性、有限性、差异性,形成世间万相。分离中渴望合一,层层纠结,凝成层层粒子、电子、质子、原子,凝成尘埃、星系、地球,凝成生命、人类。

世界的本源是精神。物质只是幻相。看起来毫无生命的石头,也是灵子组成。宇宙生生不息。

人类曾以为石头无生命。也看到精神现象,“我”思。所以把世界分为物质精神二元。唯物唯心,只是争论世界的源起,不否认二元。如果先哲看到原子振动,电子运行不息,就不会这么分类了。

意识是生命的本质。世界本源若是无生命的物质,如何聚集,也组装不出“我”这种感觉。主体“我”的感觉,不是神经元互动的结果。互动,也有谁的互动,为什么互动。

物质是灵子层层纠结相互作用的现象。看见彩虹,是光子与水分子特定条件下相互作用的结果,不相互作用的看不见。万物都是质子中子电子,组合方式不同。细分,更基本的粒子。层层剥开,最终是灵子。

精神能幻化出物质,物质组合不出精神。

我们来自神,灵魂、身体都是。体验地狱的尘世和文明进步的幸福,最终归向他。

生命的本质

石头看起来毫无生命气息。显微镜下,原子振动,电子飞旋。原子以下,越微观,粒子越有活性,运动轨迹越不确定。不是测不准,是不确定。

一人来去自由。三人亦可同行。巨大人群,难定方向。一个灵子自由。一小群组成极微小粒子,也能一起行动。亿万灵子层层组合,到原子、分子,到一块石头,很难集体行动了,看不出生命迹象。

不确定性原理,是意识个性之结果,生命特性之彰显。

生命(生物),本源无异石头,都是灵子。只是,生物体有一个主导灵子——灵魂,它组装了生命体,主导生命体。

显微镜下,一个基因分子是一个生命。有意识主导,吸收,排泄,分裂,成长,组装身体,长成一棵草或者一棵树。

一棵小草和一块石头都是灵子组成。区别在于,组装小草的灵子有一个主导者,组成石头的灵子只是堆积排列,没有灵魂引领整体。生物是生命的大尺度彰显。

人是复杂的生命组合体。每个氨基酸,每个细胞,每个器官,整个躯体,都有自己的灵,自己的意识、欲望。细胞之间也会争夺食物。

“我”,灵魂,寄居于身体。“我”和身体的灵,相互依存,相互冲突,相互影响,不绝对支配。它做的很多事,比如调动白细胞吞噬入侵细菌,“我”不知道。身体的灵,和器官、细胞各自的灵,合作互利。

氨基酸、分子、原子,越不自足,越渴望凝聚,越容易被组织吸收。牛爱吃嫩草。自足、独立之过程,即生命之衰老。各自自足,相互道别,组合解体,是死亡。

灵魂不死。身体解体,灵魂失去感知这个世界的工具,进入另一个世界。

心灵构造的世界

“心外无物”。世界的样子,只是心灵的感觉。依身体工具,更依灵魂。

星星,近了是太阳。再近,是浩瀚的火海。星星还是太阳?在于我和它的距离。

眼前的小木桌,中微子穿它而过,如浩瀚的虚空。银河系,我们的浩瀚虚空,一个宏大生命眼中,只是一个原子。有这张木桌吗?在于我和它的大小比例。

一个细菌的一生丰富多彩,我们眼里,它静止不动。百米赛世界冠军快速奔跑,可一个宏大生命眼中地球只是一粒尘埃,人,比细菌还微不足道。我们以身体为标尺丈量时空。井蛙无知天外。我们世界的所有,只属于我们。

天空蔚蓝,光子列队冲击视神经,唤醒灵魂中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叫蔚蓝。不同感知者,不同的灵魂,不同的颜色。松鼠眼中红叶是另一种颜色。

音乐美妙,空气振动冲击耳神经,唤醒灵魂中那种感觉。不同感知者,不同的灵魂,不同的声音。蝙蝠的音乐我们充耳不闻。

有的看得见,摸不着,如彩虹。有的看不见,摸得着,如黑暗中的桌子。看得见,听得见,摸得着,光子波动,空气波动,手指的原子振动,都是微小粒子相互作用。无数光子扑面而来,和感官相互作用的,感知到的,是光明和色彩,不相互作用,感知不到,依然黑暗。

眼前这棵树,黑夜看不见。可它的物质结构,碳水化合物,难道不是确定存在吗?原子层面,碳原子比氧原子致密,它区别于空气。可都是电子质子中子,更小的粒子。层层破碎,都是虚空。极微小粒子层面,这棵树以及它周围的空气,结构无异。有无数层结构,我们只感知其一,看见了树。眼前有无数的世界,我们只看见了其一。就像一堆色块里,辨认出一个数字,色盲不能。这棵树的同一时空,有一只鬼魂,有无数相,我们看不见。这棵树在,因为我们。

没有一个所谓客观的世界。一切存在依附于条件。横看成岭侧成峰,不同位置,不同的样子。不是说,宇宙没有眼前这棵树。而是说,它的存在是附条件的。于我有,于一个中微子,没有。有,还是没有,取决于条件,感知者的大小,距离,工具,灵魂。

所谓客观,只是共识。共识的颜色、声音,外面的精彩世界,源自灵魂和身体工具的共性。我们都在井底,所以一样的天空。

世界到底什么样子?没有到底的样子。世界的样子,只是我们相信的样子。人类所有的知识,本质是信仰。神是信仰,我们看不见。眼前这张桌子也是信仰,我们看见了,有的生命看不见。存在,都是相信的存在。

窗外那棵海棠树,夜晚看不见了。它还在吗?也许在,也许已化作云烟。相信它在,很多故事和逻辑使我们相信。闭上眼,相信世界还在。其实每一秒的世界都不一样,而灵魂中是确定的。

世间万物,只是心中的万物。有些是我感知的,看见听见,唤醒灵魂,组装出世界的样子。

有些是别人感知的。远方的世界,悠久的历史,别人的述说,信了,成为我们的世界。

有人信了另一个故事,有了左右,各种思想、主义。所有的争论,不是世界不同,是各自灵魂中的世界不同。

辽阔的精神世界,思想、主义是活的物种。世间现象,是它们的食物。每个物种咀嚼、吸收自己需要的。不同的灵魂,不同的思想、主义,宣告不同的世界。

天道与神迹

他以天道和神迹支配万物轮奂。

宇宙有天道。神分出灵子,有了运动、能量、时间、空间,层层纠缠,有了质量、引力、距离、速度,凝成万物。粒子特定条件下聚合,分离。生命特性决定了它们分分合合,吸引排斥,所谓的化学反应。

化学反应不是生命的因,而是生命的果。

乒乓球打在桌面上,特定的力、方向、质量,落点可以算出。这是传统物理学。其实同样的条件,每次落点都不一样。原子无规则振动。所谓确定的结果,只是没算误差。

所谓规律,只是我们相信的。恒久时空中转瞬即逝。

物理化学规律背后,更根本的天道,是神赋予灵子的特性,其神性、有限、差异、运动。

他创造了世界,赋予其运行的程序。只有他,能改变程序。天道之外的改变,自然法则之外的改变,是神迹。

宇宙万有皆神迹。很多人类以为规律的,白昼黑夜,是很久以前的神迹。

闪电一倏而过,亦可细分成无限漫长的时段。生物进化,有法则,有神迹。进化,一种形态变成另一种,于短暂渺小的人类而言,沧海桑田。可他眼里,百亿年只是刹那。永恒面前没有时间。生物在进化中,也是他创造中。

科学家找到了变化的上一层因,植物之前是微生物,以为找到了真理,忘了终极的因,以此否定神的创造。神学家以为圣经的七天就是现在的七个昼夜,以神创造否定进化。所有的变化都有因。生命进化的果与因,科学发现的规律,不否定恒久时空中,背后终极的因。终极的支配万有的因,是神。

科学,宗教,都源自神的启示。

灵光与使者

他以灵光和使者引领文明。

神启示人类知识。所有的科学,所有的知识。每一灵感闪念,来自灵魂开向他的窗口,洒进智慧星光点点。人类的创造,是他的引领。如果不是智慧星光,猩猩劳动实践数百万年,依然是猩猩。

仰望星空那一刻,那群动物成为了人。冥冥中听到了远方的召唤。神告诉人类,世间万相背后有终极的创造者和支配者。人类一直在摸索他的样子。

他派遣使者,传扬新知,引人类走义路,幸福之路。不同民族,不同时代,有不同的使者。

使者是人。以人的样子来过尘世,有幸福欢欣,有痛苦绝望,有人的真切体验。

使者是神之子,神的分身。其实每个人也都是。都有自己的天命和角色。都是通往幸福的故事。人类用使者这个词,描述影响巨大的人生故事。他们引领文明。

科学家传递科学,另一种信仰,不同的道路,最后归于合一。有时人们会远离神,就像攀登高峰的路上,某些时段看不见顶峰的灯塔。可道路是他预备的,生命朝着同一方向。

黑暗亦是神创造的这个世界必有的角色。彰显光明。光明最终战胜黑暗,是人类的盼望,幸福的源泉,艺术的主题,漫长的文明之路。

文明进步,是在更高处认识自然,认识自己,也认识神。

自由与必然

如果说有偶然,那是天道之外,他的意志。万物在法则中,他是唯一的变数。

有果必有因。一起车祸,人们说,偶然。其实司机那一刻走神,有因。受害者那一刻横穿马路,有因。每一个闪念,都有因。没有无因之果。

那一刻他们相逢,时空的一个节点,背后是无边的因果之网。如果我们知道所有信息,所有的因,就会看到,那天早上两人各自出发,那一刻相逢是必然。

无边的因果之网,是命运。

所谓偶然,只是意料之外。知识,信息,那么有限,人类常有意料之外。把已经发现因果逻辑的,称为必然。其实已知的,只是无边因果之网的一点点。

今天中午吃什么,那些看起来一闪念的,偶然的决定,也有因。你的口味、收入、从小的习惯、精神世界里不同的思想、身体里一些细胞的渴求、路过街边的一个广告、昨夜看了一本小说……所有的因,决定了你那一刻走向那个餐馆。

人生每一个十字路口的选择,是注定的。无数因的果。以为自由,溪流在峡谷中欢唱,那是顺应了命运。不顺应,就会别扭、痛苦。圣经说,在真理中得自由。

我们被赋予了自由意志。分享自神性的自爱、自由、永恒、无限、完美的渴慕。神的尊前,终极意义上,被造物没有真正的自由意志。宇宙间唯一的自由,唯一的变数是造物主。

自由意志在此世。相对他人。每个人对自己的选择,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是尘世间的角色。人在角色中悲欢离合。

或超然于角色,微笑着回望尘世中的自己。

万有相依相映而生

上帝为什么创造苦难?我曾疑问过。魔鬼作祟。上帝打不过魔鬼吗?天使堕落。上帝为什么让他们堕落?

一切存在以区分为前提。没有差异就没有存在。看见了彩虹,因为它和周围的空气颜色不一样。黑暗中,颜色一样了,看不见。

人,只能感知变化,感知不到恒常。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一切痛苦幸福必有参照。没有黑暗就没有光明,没有饥饿就没有美食,没有束缚就没有自由,没有缺陷就没有完美。如果生来完美,连吃饭、呼吸都不需要,幸福在哪里呢?如果这世界生来完美,它就不存在。

《道德经》讲述了一个伟大真理,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是恶,让人知道美为何物。有无相生,难易想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

这世界有黑暗,我们才知道光明的样子。有灾难,才有生活的美好。有痛苦在,才感知到幸福。当下的幸福,一定有他者的痛苦,他人的,或自己过去的。

没有苦海,就没有幸福彼岸。苦难是必然的。神创造了这个世界,于渺小的个体而言,独自存在本身就包含苦。而这,是通往自由幸福的必经道路。

他人的不幸,是为我们的幸运担当。贫困,为富裕担当,疾病,为健康担当,残疾,为健全担当。所以幸运者帮助不幸者,怀感恩的心。

万有相依相映而生。灾难是神创造的这个世界,内在逻辑必有的。灵子分离那一刻,有限性决定了误解、冲突、痛苦。有毁灭,有苦难,有死亡,为彰显重建,幸福,新生。他创造这不完美的世界,引领人类完善它,完美世界中,体验幸福。

人性本善

没有魔鬼。恶源自无知。个体的神性、有限、差异,一切矛盾冲突之源。

神自爱、自由、永恒、无限、完美。人分有神的属性,追求自由、永恒(生命)、无限(财富、权力)、完美。然个体有限,人无知、狭隘,彼此误解、敌意、妖魔化,为自由而奴役,为财富而掠夺,为权力而专制。纷繁的人类故事。

人性有两面。神性一面,大爱。动物性一面,自私、无知、恐惧、敌意。文明进步,更少动物性,更多神性。

孟子说,人性本善。亲情,友谊,忠诚,善良……我们喜欢美好的东西,为美好的事物而感动。向往美好。那是本来的自己。

只有恶行,没有恶人。人不会为恶的目的做事。抢劫犯,迫害良心犯的警察,会想,我也要养家糊口。缺乏对世界的认识,或者有认知良心也有觉醒,但被另一种价值观支配——这社会就这样,支配恶的行动。

知行合一。不是应该行知合一,或行如所知。而是知行本合一。知就会行。不行,是因不知。耶稣说,原谅他们吧,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世间有公义。法律惩恶是必要的。但不为复仇,为救赎。爱与公义从不背弃。

制度确立自由边界,抑制动物性,张扬神性,个人自由之上公平正义。这是民主法治。

知识,仪式,美好的信仰,引领生命博大的爱。是为宗教。

生命的意义

他创造这不完美的世界,引领我们完善它。人类一直工作。从摘果子劈石头那时,直到当下。停下来,茫然若失。如果无事可做,人类会无聊至死。

认识自然,利用自然,满足物质需求。从原始的饥寒到如今的富足。认识自己,找到科学的制度,建立国家,幸福美好的社会。从奴役到自由,从恐惧到爱,从隔离的苦难到合一的幸福。漫长的文明之路。完美世界中,感受自我价值,感受幸福。

神面前,我们本平等。地球只是一粒尘埃,人的高矮胖瘦之别有什么意义呢?可我们在尘世的角色,差别是有意义的。差别不是为分歧、嗔恨。而是为完善,为我们经历,体验。美好未来,越来越多自由,越来越多公义,越来越多爱。

地狱不在深渊,地狱在此世。天堂不在远方,天堂在此世。我们本自由,无拘无束。降生拥挤的尘世间,与他者共存,于是处处障碍。以至于我们习惯地以为,所有运动都需要能量——额外的力。

这障碍的尘世间,自然的障碍,他人的障碍。消除樊篱,于自然,是科学,顺应规律,于人类,是制度和信仰,幸福合一。我们来自洪荒的地狱,缔造此世天国,漫长的文明之路。

从专制、不义、恐惧,通向自由、公义、爱,合一的文明。生命不断追求幸福。完美世界中,有不断的幸福。完美世界,快乐体验,是生命的意义。

活出你的样子

2013年冰冷的夏日。我用小砂石在墙上写下:

为自由、公义、爱,为众生幸福,为你的荣耀,主,我要在这世间活出你的样子。

感谢你。我曾经来过。曾经爱过。曾经和你相逢,在遥远的宇宙故乡。该怎样爱你,才能消融人心的藩篱,唤醒这孤独的尘世。

2018年秋天还在犹豫,清河桥下行人车辆川流不息,心中默念,为自由、公义、爱…..该怎样超越这时代的嗔恨、戾气,爱每一个人。给这个民族新的希望。

我知道你在。一草一木,一砂一石,宇宙生生不息。文明生生不息。这时代,仰望你的引领。

我知道天命。人与生俱来的角色。生在这专制国,辽阔的精神荒野。有特别的使命。

追赶人类文明脚步。永别专制,自由、公义、爱的美好中国。曾经苦难丛林,未来幸福楷模。

告诉人类新知。在更高处认识你,崇敬你。驱散灵魂世界的阴霾,民主宪政,有底线共识。古老荒野长出新文明,普适人类。你的荣耀。

该怎样爱你。天地间地狱的尘世。完美世界,体验快乐。我们人类。

2019年11月

中国公民运动网
2020年2月19日

阅读次数:6,77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