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出门记:今天去邮局想给余文生律师汇钱,但是没有汇成

Share on Google+

今天是2020年2月22日。我离上次2019年12月25日,在徐州市为余文生律师维权,已经过去快2个月,我以前一直是1个月左右去一趟徐州市,可是,现在特殊时期,不方便从北京去徐州维权,我心急如焚!特别担心余文生律师身体,也担心他没有钱买东西吃,免疫力下降。所以,我今天主要想去邮局给他存个钱。

我已经约20天没有出小区了。

出门前,我量一下体温,35.9度,我戴上口罩,戴上眼镜,戴上手套,拿一小瓶喷的消毒液,开始下楼。

到楼下,我想先去车里拿个充电线,好久没出去,车停哪里都忘了。在楼前找了一下,没有。那估计停楼后了?又去楼后找了一下,没有。再回到楼前,一辆辆找,终于找到了车。

我在车把手上喷了一些消毒液,然后打开车门,拿了充电线。然后往小区外面走。

走在马路上,比20多天前人多了一些,记得上次出门,一眼望去,约看到1-2人。这次出门,一眼望去,能看到10-20人。身边经过一辆公交车,上面坐约4人,上次去门看到一辆公交车上坐着1人。

经过附近的街道,有的门店还关着门,门上贴着几个纸条,也没看写着什么。有的门店是开着的。

我直接往邮局走,到了邮局,需要量体温,登记。然后,我填了寄钱的快递单。屋里还有几人,我站在了1-2米外的距离,等着汇款。

到我时,邮局的工作人员,以连不上网为由,没有给我汇款。这个邮局,每次一看到是寄给看守所的,都有点迟疑,要邮编,有时还问她们的“领导”能不能汇。所以,通过邮局方式汇款到看守所,其实挺不方便的。这次还没有汇成功。

然后,想到超市买点水果,可是看到又要量体温,又有一些人排队。就没有去,直接往家回。

路上,也会看到个别人不戴口罩,或者露着鼻子。戴口罩的反而更加注意距离。

走到小区门口,量了体温,要出入证,我没有出入卡,因为自从办出入卡,就没有出去过,然后办了一张。

一个男的,问我名字,我说许艳,他说许艳啊,一看应该知道我,但是我不认识他。一个女的,填登记信息时,我说许艳,她赶紧推了一下那个男的,说许艳。我又不是母老虎,有那么可怕吗?那个女的态度不是很好,比较凶,说什么规定什么什么的,也没有听明白。

然后进了小区,回到家里,把手洗了,鞋底消毒,衣服挂阳台通风,喝口白酒漱口,把眼镜手机钥匙喷了消毒液,擦了地,在喷点消毒液。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给徐州市看守所余文生律师汇款,没有汇成功。祈祷他能平安!早日获得自由!

许艳
2020年2月22日

阅读次数:4,57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