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的曙光 2020-02-29

胡舒立:

我说一下媒体行业,因为媒体是天然应当把公共命运至于首位决定它要遵循的这种价值和它的社会责任主要体现为新闻专业主义。

当然,在新闻界大家可能知道,但是在今天这个场合,我需要重新讲一下这个基本的价值,就是新闻不是宣传。

我刚才听到易纲行长提到宣传两个字,我急的要命,当然他并不是指的新闻,而是指他想说的那个东西的宣传。

但是我想说首先新闻不是宣传,也绝不能是宣传,新闻必须有专业的机制和操守,它有它的基本的界定,也就是说,关于新闻专业主义的定义有争议,但是它有一些基本内涵不可否认。

第一个就是媒体服从公共利益,再一个媒体必须报道事实。

第三个就是媒体作为信息流通的渠道,它要采纳一定的价值标准,这个价值标准在中国社会分化比较严重,我觉得可以采用就是社会的核心价值,就是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第四点就是必须服从事实这个最高权威。

第五、必须受制于专业规范,我想这个就是我们这个行业,我们这样的职业人能够尽你的社会责任,应该坚持的基本的操守和基本的价值。

那么,所谓的专业规范,它有比较多的内容,我就不一一讲。

我就讲,我觉得是最基本的,大家也能听明白,并且现在中国做不到。

一个是不迎合原则,就是人对信息的需求,其实每个人的欲望有很多层次,我不是提供你欲望当中最低的层次所需要的东西,而是提供你应该知道的东西,这就是不迎合。

第二个就是现场原则。就是说,在路透社和汤姆森合并之后,路透社发现他们自己最大的问题是到新闻现场的机会在比例上变少。

于是修改了他们的宪章,在每一次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们的记者必须在现场,就是只有用记者代表公众的眼睛看这个事件的发生。

第三个就是防火墙原则,媒体不能被收买,必须有一个对新闻内部的防火墙,就是编辑部和经营部必须是完全隔离的,它这个是不可逾越的,就是经营不能变成任何干预。

我觉得我们当前中国的媒体,可能遇到的最大问题恰恰是还没有真正的脱离宣传的传统,在没有脱离宣传的传统和宣传的习惯的同时,就不幸的陷入被收买的境地。

我们遇到的压力可能不仅仅是管制方面的压力,还有经济方面的压力,我们不但看到了有偿新闻,还看到了有偿沉默,我想这是我们这个行业最大的悲哀。

因此,我觉得中国现在其实比较关键的,不再展开谈中国的结构性问题,中国现在最主要的必须得有一个专业主义的成长。

新闻专业主义的成长,由新闻记者这些经过专业训练的人用专业、客观、公正的手法报道事实,让公众去判断,然后维护公众的知情权。

因为我们现在大量的时间陷入了在事实不完整,甚至事实不清晰的情况下,对100多个字简化的事实进行讨论,这个不是不可以,但是远远不够。

因此,中国需要通过整体的努力,利用新媒体的机会,构建起适应现代国家民主转型和社会治理所需要的以新闻媒体为主体的一批稳定的、开放的、包容的、理性的平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