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观点 2020-03-05

老李倒下了,现在还在当地医院抢救,昨天跟老李女儿联系过,欣慰的得知老李很快可以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只是现在还有些发烧,医生认为康复的过程还很漫长。之所以用老李的称谓,是因为老李的本名(李立群)和大家熟悉的那个名字(李悔之)太过敏感,互联网是有痕迹有记忆的,因此在这个弱小的公众号上,只能用老李这个称谓。

老李曾经写过许多有价值有影响的文章,博客时代拥有千千万万的读者,正是因为这些文章,给他的家庭给他的生活带来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艰难,但老李很乐观很豁达,不抱怨不后悔也不恐惧,只要有机会,依然坚持笔耕依然没有妥协,这个时代这样执着的人已不多见。

老李2月29日突然脑出血被送进当地医院抢救,开始传出的消息非常危险,我也担心刚刚60岁的老李能否逃过此劫。几个月前曾去过一趟老李所在的城市,见老李骑着一辆破旧的摩把车风尘仆仆赶来,聚餐时聊起来才知道老李清贫的光景,老李才华横溢文笔老道,如果在任何一个可以自由言说的社会,老李的生活都会很惬意。

做为一个户藉为偏僻乡村的农民,没有拆迁征地带来的惊喜,甚至他也没有买社保更没有什么医保,有一阵子可以通过写文章收到打赏,可以改善一下生活,后来所有发文平台都对他关上了大门,人们熟悉的那个名字也不能出现在网上,于是,老李就老老实实呆在城里的女儿家,做一个称职的外公,他说要等到年底满60岁了,才能享受农村低保,每月领取140元人民币。

老李倒下了,好心的笔友国庆冒着风险为他发起募捐,博客中国念着旧情破例发出了国庆发起的募捐呼吁,我在微信朋友圈转发该文时,听国庆老兄说已有407人奉献收了二万多元,我的诸多微信朋友却告诉我,打赏打不进去,后来才知道苹果手机受限,直到博客中国当天删除募捐呼吁,听国庆老兄说总共有500多人奉献收了三万多元,这对老李来说,既是读者的一份真诚,也是雪中送炭。

我的有些微信朋友不知道以什么方式来帮助老李,非得让我来代收代转,没有办法,我于是收下了几个很熟悉的朋友转来的奉献,其中有一位我忠实的读者,虽然人不在国内,依然打来电话询问情况,随即先转来1万元人民币,还有一位浙江温州的教师转来了1000元人民币,还有几位朋友分别转来了100元,有一位微信朋友说,现在还没有外出打工没有收入只能转来20元人民币略表心意,我不忍心收下这20元,说一定会向老李家人带去这份浓浓的心意。

老李倒下了我们应该帮帮他!第一次通过公众号向读者朋友向熟悉老李的朋友们发起募捐,或多或少,都是我们对老李的支持,因为老李自始自终都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的战友我们的同路人!所有奉献都会如数交给老李家人,请朋友们放心。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