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间,大概凌晨时分,本人临时栖身的海城大雨滂沱。听着雨声,联想到昨晚临睡前看到的视频,就觉得这是苍天在表达。苍天无言,苍天有眼,见人世惨象,以雨代泪。

舌苔严重溃疡,本该早上就敲出的文字,一直拖到现在。

一天喷多次“西瓜霜”,每次喷上几秒后就疼痛难忍。

此外,多啰嗦一句,且不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残忍的话,自己根本不懂作诗,因此,这里不过是用文字分行记下自己的感受。

昨晚九时许
朋友发来一个视频:
三个幼小的生命——
一个个从病床上抬下
让他们挤在一个
俨然装大提琴的袋子里
然后拉上拉链——
这就是他们的归宿啊
绝不会有人再看他们一眼
若非视频上附有几行文字
还以为这是让三个“小顽皮”
挤在一起睡觉呢

可就算睡觉——
也不能挤在一个袋子里啊
——就在拉上拉链那一刻
自己的心头一酸:
这几个小天使
相约结伴——
要到天上去游玩!

他们的身体一定还是热的——
在挪动一个孩子的腿脚时
他的头还来回摇摆两下
这让自己差点叫出声来:
他还活着!他还活着啊!
——回过神来才意识到
只因那孩子才刚离开这个世间……

都是五六岁的样子
看一眼就心酸——
可能读一年级
或者还是“幼儿园大班”
在家中,都是心肝宝贝
耍一次娇都要哄上半天

临走是否跟爸妈打声招呼
那又会是一个怎样的场面:
撕心裂肺
发疯般叫喊——
爸妈怎么能相信
活蹦乱跳的孩子
说没就没了
说不见就不见
——叫他们如何接受这残酷现实
他们一定情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换

将来所有的校园复课
或幼儿园重新开园
班里没有来的
大概就是走了
——那时
活着的小伙伴一定会嚎淘:
老师,告诉我:
他们去哪儿了!
他们去哪儿了!
我们都来了——
他们为什么没来呢?
老师很可能要陪着孩子大哭一场
只当作与那些孩子作最后的道别
——天堂一定不会再有灾难!

这样的视频就“不该”流出
它会伤透万千人心
会让幸存者感到心寒:
愚蠢的官员、专家——
你们怎么对得起那些孩子
他们是无辜的啊——
你们的乌纱
真的比人的生命还重要吗
——难道你们就不怕天谴!

2020.2.14晚间

※ 据说今天(2.15)武汉下雪了,是今年头场雪,不在当地,也不知真假。有网友说这是老天爷在为死去的冤魂撒纸钱!苍天无言。苍天有眼。苍天在看着人世,看那些造孽者如何收场。随后上网搜索,见一条消息:中新网2月15日电:15日中午开始,武汉出现降雪过程,据武汉市气象局官方微博消息,武汉市气象台15日11时14分发布暴雪黄色预警信号:预计今天中午到晚上,武汉市将有6毫米左右的降雪,需注意防范。

武汉果真下雪了!这是上苍在举行一场庄严的悼念!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7/202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