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为什么参加林一山追悼会的部长级官员要比李锐追悼会多出这么多?

Share on Google+

——中共利益集团的形成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虽然说参加李锐追悼会的最高领导人的级别要比参加林一山追悼会的要高,群众参加李锐追悼会的踊跃程度超过参加林一山追悼会,但是参加林一山追悼会的部长级官员要比李锐追悼会多出许多。林一山是三峡工程上马的主要推手,林一山使已经被枪毙了三峡工程起死回生。三峡工程上马使中国起码新增了六个部级单位。二十多年来在这些单位担任部长、副部长的官员们都感谢林一山。通过三峡工程封官许愿、结帮拉派,中共的利益集团就是这么形成的。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一年围绕三峡工程发生的事情

2019年2月16日李锐先生去世。时间过得真快,一年多时间就过去了。

在这一年时间中,围绕着三峡工程发生了许多事情。由谷歌地图而引发的关于三峡大坝安全的讨论,参与讨论的人数和参与程度前所未有;2019年长江中下游洪水,特别是湖南、江西的洪水灾害,惨痛的实践证明了李锐先生和陆钦侃先生对三峡工程防洪效益十分有限评价的正确: 2019年秋三峡水库蓄水再次导致长江中下游、特别是鄱阳湖旱情加重。11月底武汉出现历史低水位,大片沙滩露出水面。武汉人还把此事当作喜事来庆祝,到“沙滩”上来度一个浪漫的周末;2019年年底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宣布中国特有物种长江白鲟已经灭绝。袁隆平在《中国最大的劫难已无法避免》一文中写道:“据观察,农村原本生长的很多小生命、小生物都灭绝了,或者快要灭绝了。螺头、鳝鱼、野生的鱼虾已经很少了;就是池塘、水坝也是混黄的,已经不长水草了。我们吃的食物真的没有出问题吗?那些灭绝的小生命、小生物,和我们在同一环境下,处于同样的生物链当中,他们出了问题,我们还会远吗?”上天的警告,人们似乎没有听到。2020年1月23日长江水利委员会所在地武汉因新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封城,武汉成为人间炼狱。

图一:2019年11月底武汉,来源:网络照片

二、李锐和林一山追悼会的对比:2:1

三峡工程论争过程中有两对冤家,一对冤家是黄万里与张光斗,另一对冤家是李锐和林一山。

按照中国的风俗,人到走时才能盖棺定论。所以对比李锐和林一山的追悼会,可以获得一些平时难以得到的信息。一年前,笔者曾经撰文比较了李锐和林一山的追悼会,使用的是侯耀文和黄宏在《打扑克》小品中使用过的办法,得到的结论是:

第一:参加李锐追悼会的最高领导人的级别高于参加林一山追悼会的;
第二:群众参加李锐追悼会的踊跃程度超过参加林一山追悼会;
第三:参加林一山追悼会的部长级官员要比李锐追悼会多出许多。

下表是参加两人追悼会的部长级官员的对比:

最后的结果是李锐以2:1胜林一山。

本文讨论为什么参加林一山追悼会的部长级官员要比李锐追悼会多出这么多这个问题。

三、林一山使已经被枪毙了三峡工程起死回生

林一山是三峡工程上马的一个主要推手,使已经被枪毙了三峡工程起死回生。

文化大革命中,西德同意向中国出口一台1500毫米轧钢机,可以用于坦克和装甲车所需钢板的生产,这是当时毛泽东所急需的。1500毫米轧钢机安装在武汉钢铁厂,但是1500毫米轧钢机的启动电流很大,需要扩建华中电网的能力。钱正英和湖北省革委会主任张体学向毛泽东提议建设三峡工程,被毛泽东以军事安全问题坚决拒绝。后来几方达成妥协,在长江干流上建设“三峡大坝”,但是这个“三峡大坝”是低坝(坝高47米),不会产生严重的军事安全问题。这个“三峡大坝”实际上是孙中山当年所设想的,国民政府所规划的,是文革造反派翻出来的,唯一的区别是坝址下移到宜昌的葛洲坝。当时这个“三峡工程”称“三三零工程”,即现在的葛洲坝大坝。同时决定不再建设林一山向毛泽东建议的三峡大坝(坝高200米)。一句话,真正的三峡大坝工程已经被毛泽东枪毙了。刚刚“解放”出来的林一山坚决反对“三三零工程”,林一山向周恩来请假去考察南水北调工程,拒绝参与葛洲坝大坝工程的设计和建设。

真正的三峡大坝工程被毛泽东枪毙了。重庆市和三峡地区也放开了自1958年以来国务院规定的禁止在海拔200米以下地区搞基本建设的规定,重庆市的建筑红线下降到海拔185米,致使1992年全国人大批准的三峡大坝坝高只有185米。葛洲坝大坝工程的移民被安置在海拔65米到海拔150米的地区,安置到三斗坪(三峡大坝的坝址),包括文物保护重点屈原祠的搬迁。当1994年三峡大坝正式开工,这些移民必须第二次搬迁,屈原祠也必须第二次搬迁。

1972年10月,长江航运因三三零工程建设而被迫中断。周恩来说了一句话:“如果大坝建设造成长江航运中断,就把大坝炸掉。”周恩来决定三三零工程停工,重新设计。

周恩来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不得不请出林一山来收拾三三零工程的残局。林一山表示拒绝,坚持要先建三峡高坝。因为从建设程序上来说,应该先建三峡高坝,后建葛洲坝低坝。最后,周恩来做出让步,让林一山先把三三零工程建好,三峡高坝的事情好商量。

林一山看到这是他实现三峡高坝的最后机会,于是就答应了周恩来的请求,全面掌管三三零工程的建设。1974年10月三三零工程重新复工。手执上方宝剑的林一山从全国调来近二十多万水电建设大军在宜昌安营扎寨。1949年以来,水电建设大军都是随工程走四海为家,没有固定的家,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特别是子女教育问题无法解决。近二十多万水电建设大军在宜昌找到家,大家非常感谢林一山。但是他们不知道,他们已经成为林一山手中的牌。此外,林一山花大量外汇从国外进口大型设备、并规划和建设从宜昌到上海的高压输电线,一切为三峡工程上马做准备。原来计划三三零工程的造价是13.5亿元,最后林一山花了48.48亿元人民币。

此时,林一山完全改变了反对毛泽东建设三三零工程的态度,而是转身一变,成为毛泽东的坚定支持者,把建设葛洲坝工程说成是建设三峡工程的实战准备,这是毛主席和党中央的主意等等,把毛泽东枪毙了三峡工程的事实给掩盖起来。但是林一山已经没有能力把三峡工程的蓄水位恢复到海拔200米,也没有办法避免葛洲坝工程移民和屈原祠的再次搬迁。

葛洲坝工程完工之后,在宜昌已经安家落户的近二十多万水利工程队的就业问题就成为林一山手中把三峡工程推上马的核武器。总不能让近二十多万工人都失业吧!唯一的出路就是建三峡大坝。程晓农博士曾经就这件事情问过参加两会的湖北代表林一山,他没有否认。这样,被毛泽东和周恩来已经否定的三峡工程又回到了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议事日程,由已经当上副总理的李鹏来接班。

四、随着三峡工程的上马建设冒出了起码六个新的部长级单位

参加林一山追悼会的部长、副部长们除来自水利部外,主要来自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国务院南水北调建设委员、国务院南水北调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葛洲坝集团和重庆市。因为这些部门都是因为三峡工程的上马建设而新设的副国级、部级或者副部级单位,这么些年来也就多产生了一百多位部长和副部长。他们都特别感谢林一山,没有林一山就没有三峡工程;没有三峡工程就没有这些新的副国级、部级和副部级单位,也就没有他们这些部长和副部长们。就是这些部长和副部长们退休了,也还能享受部长和副部长级的待遇。就是在此次武汉新冠状肺炎疫情爆发中,退休部长和副部长级的医疗待遇还能得到保证,而退休厅局长的医疗待遇在非常时期无法得到保障。

五、封官许愿,结帮拉派,中共利益集团的形成

1979年,李鹏还只是一个北京电业管理局的局长,其权力还不够大,尚不能保证心爱女儿进入清华、北大,只能进华北电力职工大学学习。在邓小平、陈云、邓颖超等的“还是自己孩子可靠“政策的优惠下,这一年下半年李鹏当上了电力部副部长。电力部和水利部合并为水电部后,李鹏任部长级的副部长。到1987年11月李鹏当上代总理。从1979年到1987年短短八年时间,李鹏完成了四级跳。到1989年六四时,李鹏在党内、在国务院内所形成的帮派势力,足以和赵紫阳抗衡。在这期间李鹏利用三峡工程上马,新增新建许多部门,为形成利益集团提供了方便。李鹏许愿封官的干部,纷纷成为倒赵紫阳的干将。

1980年邓小平视察三峡地区,即表态支持三峡工程低坝方案(蓄水位海拔150米),指示胡耀邦和赵紫阳着手准备。1984年国务院原则同意建设三峡工程(蓄水位海拔150米),国务院副总理李鹏出任三峡工程筹备小组组长。这一年在三峡工程的研讨会上李鹏提议,为了解决三峡工程的移民问题,可以考虑建立一个三峡特别行政区,直接由国务院直属,享受省一级别的待遇。赵紫阳认为,主意是李鹏出的,也就由李鹏来负责筹建。新建一个三峡特别行政区,增加一个省的干部编制!而且人事权任命全部归李鹏!1985年1月9日李鹏向邓小平建议建立三峡特别行政区(后称三峡省)的事宜,得到邓小平的支持。1985年2月1日李鹏亲自找即将退休的水利部副部长李伯宁谈话,告知将任命李伯宁为三峡特别行政区的负责人兼党委书记。李伯宁喜出望外,立即赶往宜昌市,招兵买马,组建班子,弹冠相庆,一时好不热闹。由于全国政协委员们的坚决反对,1986年赵紫阳下令取消了三峡特别行政区,李伯宁和那些已经被封官的干部对赵紫阳是恨之入骨。1989年赵紫阳下台,李伯宁是一个最主要的打手。

与三峡特别行政区同时被提上议事日程的设立三峡开发公司。1984年12月29日中国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筹建处在宜昌成立,原水利部副部长陈赓仪出任主任兼党委书记。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筹建处的任务是完成三峡工程的前期准备,争取主体工程1986年开工。由于全国政协的反对,1986年开始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1989年北京发生六四事件,三峡工程反对派消声。1992年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1993年9月27日国务院批准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正式成立,升为部级单位,筹建处撤销。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副主任陆佑楣出任总公司总经理。2009年9月27日更名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副主任、三峡集团公司董事长曹广晶曾是十八届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中最年轻、最有前途的。后因与李小琳说不清的经济关系调任湖北省副省长,2014年由卢纯接任,未能当选代表参加十九届党代会,并失去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资格。一届任期未满、年龄未到线的卢纯又于2018年被免职,由水利部副部长雷鸣山接任。1993年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筹建处成立时是一个穷光蛋,全部资产只是葛洲坝工程的每年发电收入,还是李鹏特批的。后来李鹏利用向全国老百姓收取三峡基金,为三峡集团筹集了几千亿元的资本,现在是财大气粗。曹广晶被调查时的一个错误是,三峡集团在北京投资建设房地产,为集团和有关领导谋取福利。

1992年4月全国人大批准国务院兴建三峡工程。1993年1月李鹏提议新设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负责领导三峡工程建设和移民工作的高层次决策机构。总理李鹏亲自担任主任,设若干位副主任,其中一位副主任是国务院副总理,诸多委员。李伯宁失去三峡特别行政区的负责人、党委书记位置后,在国务院三峡地区经济开发办公室闲置几年。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成立后,被李鹏任命为副主任。

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下设办公室、移民开发局和监察局,后合并为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办公室,部级单位。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办公室的主任出任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副主任。水利部的一些副部长们都在这里干过。

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及其办公室的干部任命不受中共中央关于干部年龄的限制,这对许多干部有很大吸引力。很多人都是受李鹏的特别照顾,在退休前、后,到这里再干一、二届,比如原湖北省长郭树言、四川省长萧秧、重庆市市长蒲海清等等。他们对李鹏是感恩戴德,当然也不忘林一山这位祖师爷。此外,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及其办公室还提供一个好处,他们为这些干部提供北京住房。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下设机关服务中心(对外称机关服务局)专门解决领导的生活问题。

建设三峡工程的目标除防洪、发电、航运外,第四个目标就是南水北调。由于目前三峡工程的蓄水位只有海拔175米,无法向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自流供水。但是中共还是利用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的机会,把南水北调工程推上马。2003年新设国务院南水北调建设委员和国务院南水北调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其模式与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和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办公室完全一样,只是涉及的人员范围更加广泛。三峡工程只涉及湖北省和重庆市(先前四川省),南水北调工程涉及湖北省、河南省、陕西省、河北省、江苏省、山东省、天津市和北京市,管理的资金比三峡工程更多。国务院南水北调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下设综合司、投资计划司、经济与财务司、建设管理司、环境与移民司、监督司,机关比三建办更加庞大,官员更多。原国务院南水北调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鄂竞平现在就是水利部部长。水利部的一些高官也是从这里出去的。

1986年赵紫阳下令取消了三峡特别行政区,李鹏一直骨鲠在喉,要报一箭之仇。这一次李鹏要干更大的,把重庆直接提升为中央直辖市。李鹏采取的办法是先党内后人大,步步为营,先让重庆市代管“两市一地”。1996年9月5日举行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决定重庆市代管万县市、涪陵市、和黔江地区。张德邻继任重庆市市委书记,蒲海清任代市长,王云龙任常务副书记。政治局常委会认为,重庆市代管“两市一地”,可以解决四川省面积过大,人口过多,难于管理的问题。而且有利于加快四川省和重庆市的经济发展,有利于三峡工程建设和做好移民工作。

1997年3月14日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对国务院提出重庆直辖市的提案进行投票,到会2720名代表,投赞成票2403票,占88%。重庆市上升为中央直辖市,与北京、上海和天津同一地位。重庆市所有的官员自动提升一级,科长升处长,处长升厅长,厅长升部长,弹冠相庆。

回到林一山为建葛洲坝工程在宜昌聚集的近二十万水利工程建设队伍,当年它们归属三三零工程指挥部,后改称长江葛洲坝工程局,再改建为中国葛洲坝水利水电集团公司,1997年改制成为葛洲坝股份公司,成为第一个上市的水利水电工程公司。在《财富》杂志“中国企业500强”排行榜中名列第69位。据说葛洲坝股份公司老总乔生详是副部长级领导,与中共领导人江泽民、李鹏等都有特殊关系。2011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成为其下属全资子公司。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也由宜昌迁移到武汉。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是隶属于国务院国资委的国有大型企业(又称中央企业),是实行国家计划单列的国家首批56家大型试点企业集团之一。目前,中国葛洲坝集团公司在一带一路中起重要作用。如缅甸的密松大坝由葛洲坝集团承建,现在陷入停建的困境。但它在亚非拉还承担许多其他大坝项目。

中央企业领导人的位置,比部长级、副部长级的位置更有吸引力,更加抢手。他们有部长的权力,还有每年几百万的年薪。在中国弃商从政比弃政从商更加容易,在央企呆长了想回国务院下属部委或到省市当个领导,不是难事。中央企业领导人的任命不是凭借其领导能力,而是看其归属。利益集团就是这样形成的。

六、结束语

林一山是三峡工程上马的一个主要推手,使已经被枪毙了三峡工程起死回生。李鹏利用三峡工程,新设机构,封官许愿,结帮拉派,组成利益集团。二十多年来在这些新增单位担任部长、副部长的官员们都感谢林一山。李锐反对三峡工程,为的是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根本不顾那些想往部长位置上爬的官员们的仕途。因此,参加林一山追悼会的部长级官员要比李锐追悼会多出许多。

这些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各式样各样的“利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工程不断涌现,做一个这样的工程就增设一些新编制,提拔一批忠于党能力强的干部,而且大家都有一个先富起来的好机会。利益集团就像一个蜘蛛网,靠编织,靠持久维护,越结越大。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8/2020

阅读次数:5,79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