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腊月初一,是二哥76周岁生日。

大哥由三妹陪同昨天到达西安。他们明天一早飞回重庆。专程来给住院的二哥过生日。这一趟也挺辛苦。

我和老伴儿11点出发,打的,到达友谊医院不久就和大哥、三妹,四弟,还有五妹寅正一家汇合,一同来到二哥病房。随后,媛媛也走了进来。我们给躺在病床的二哥戴上寿星帽子,蛋糕插上蜡烛,齐唱生日快乐歌,二哥许愿、吹蜡烛、切蛋糕,一小口一小口喂给二哥吃,然后再喂给他吃寿面。二哥今天精神不错,一个个打招呼。看上去很高兴。虽然每一个动作都需要别人帮助,但是这么多家人围在病床前,像一股暖流,洋溢在整个病房。我双耳全无听力,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家人相互间互道祝福的声音。这是多么美好的声音啊!我握住二哥的手,那是一双瘦弱无力的手,却透出无穷尽的渴望,传递出无需言语的情感。之后的告别,我注意到二哥那双眼睛,似乎还要说些什么,似乎想留恋住大家。最终,依依不舍地离开病房。我想,过罢生日,再迎新年,祝愿二哥早日康复!

给二哥过完生日,我们一起来到大妹家,她已经准备了丰盛的午餐。餐后,外甥女媛媛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她的夫君升职了,这真是值得祝贺的一件喜事。回到家,儿子从深圳打来电话,报告了创业状况,今年取得了良好成绩。听到这样的消息,应该足以高兴了。

记得这个月初,高中同学于长华给我微信“2019年老同学年末聚会定在飞鹿酒店,请参加的同学在12月16日上午10时半左右到达。”我随即答应按时前去。临近,12月12日,于长华又给我微信“原定于12月16日在飞鹿酒店老同学聚会因故取消,何时聚会另行通知。”我本想问一下“何故”,想了想不问了,回答说“好”。

其实,果真聚会的话,我还有点犹豫去还是不去。因为前不久生了场大病住院手术,出院后一直在休养中,不知体力如何。

确实,出院之后,我一直缺乏精力。上个月月底,大学同学张慧增给我微信说“新的一年快到了,想请你和鸿奎都写一篇元旦贺辞,在元旦时发到班里,相信你不会推辞。先谢谢老班长,老朋友”。当晚,我回复说“谢谢慧增!刚刚出院休养,恐无精力撰文。过一段日子看看吧”。可不,自从9月底以来我就没有写过一篇文章。

趁此给住院的二哥过生日之机,多写几句,不算“元旦贺词”,权当一篇给张慧增的应景之作吧。

说起来,我家二哥此次住院,病情颇为严重,能在病床前过个生日,已属不易。而相应来讲,我们这些年过古稀之人,哪一个不是面对着生命倒计时呢。不论活到哪一天,都应该觉得满足。一辈一辈,人生长短不一,一代一代,旅途风景各异。好好活着,这是每个人需要恪守的名言。平静,自然,轻松,快乐。这八个字就是好好活着的方法。2019年就要过去了。让我们平静,自然,轻松,快乐地迎接新的一年吧!

2019年12月26日18时58分–21时26分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