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涛:西方弱化难适应中国崛起

Share on Google+

当今世界变得越来越“不西方”,而西方自身也变得越来越“不西方”。“西方弱化”(Westlessness)便成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的主题。美国放弃多边主义、中东冲突不减、英国脱欧、气候暖化、中国崛起、俄罗斯强势、5G运用、新冠状病毒扩散,这一切都让西方无所适从,处于不确定状态。所有人都意识到一定有事发生,却不清楚该去哪里。在问题面前,每个人都把责任归咎对方。西方意识到,它必须清醒起来,且最终找到解决方案。但这绝非易事。

2020慕安会上“西方弱化”首先表现在欧洲与美国诸多分歧上:一、对“西方失势”的不同看法。欧洲国家领导人普遍认为,西方正在弱化,其世界影响力正减弱,西方越来越不确定自己的作用。德国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称:“美国本身拒绝了国际社会的想法”;“在这个时代,(美国)在国家舞台退缩使我们陷入死胡同,进入了黑暗时代”。他警告说,“撤退回国家”(放弃国际多边合作)极其危险“。

法国总统马克宏也抱怨“西方的撤退”。几乎所有与会的人都发出警告:欧洲在技术上落伍了,其自身价值正日益下降。而美国则拒绝一切来自欧洲的批评,国务卿庞培欧说,这些言论与现实不符。西方赢了,我们在一起赢了。

二、在中国电信公司华为是否应参与在欧洲国家建立5G网路问题上,美国与几个欧盟国家存在很大分歧。庞培欧敦促欧洲国家将华为产品排斥在5G发展之外。这个问题上,美国民主党人与川普总统立场一致。众议院议长波洛西敦促欧洲人,“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你:走这条路要非常小心,除非你想结束像中国这样的社会”。

由于成本原因,德国电信机密会议已与中国华为技术牵扯一起。美国政府威胁在必要时收购瑞典竞争对手爱立信,以便使爱立信能以与华为类似的水平,为未来的数据网路提供5G技术。

三、美国催促欧洲对俄罗斯能源供应能自主,而欧洲却另有打算。德国倡导的北溪2号天然气项目,庞培欧再次质疑这不是纯粹的经济项目,不能无视俄国对欧洲的战略牵制。美国一直警告说,欧盟过于依赖俄罗斯天然气,试图阻止北溪2号。美国希望通过注资10亿欧元,促进东欧国家摆脱俄罗斯的能源依赖。

其次,“西方弱化”还表现在欧洲内部意见不一和对待中国态度上。马克宏呼吁,欧洲必须考虑自己的核防御系统。他在会上抱怨,知道在德国进行这样的核武讨论多么困难。此前,他已就法国将核武器纳入欧洲安全提出辩论。对此,德国防长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却发表了谨慎讲话,并未积极回应。

在涉及标准化武器系统或欧盟发挥更多影响力时,马克宏感到沮丧,因为他总是须等待柏林回应,而从德国传来的通常是刺耳的声音。在华为和5G问题上,欧洲国家间也存在激烈争论,很多国家至今尚未就华为问题明确表态。

分析人士指出,“西方失势”,中国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并加快这一趋势发展。中国在全球经济和安全政策领域不断增大影响力,使西方主导的自由世界秩序发生变化。由于中国在国际机构的影响力、经济势力以及军事扩张,中国成了许多非西方国家的选项,并成为美国之外的另一个选项。这一局面已导致美、欧关系变化,致使欧洲国家试图加强对中国经济关系,和保持对美政治关系之间,找到某种新的平衡。

世界安全的前景不妙,持续多年的这个趋势仍未改变。不仅全球面临困境,西方国家的价值观和战略方向也不确定,反自由主义风潮和民族主义沉渣泛起,置西方于危境中。这就是《慕尼黑安全报告》的作者们使用西方“不太西方”一词的背景。当今西方,人们再也听不见“承担更多责任”的声音,所有国家都有自己的算盘,它们的言论不仅相当黯淡,而且充满困惑。(作者为明斯克大学政治学博士)

世界日报2020年02月22日

阅读次数:2,57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